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茉莉->正文
 专栏新作
 - 茉莉:《潇湘晨报》
 - 茉莉:撑藏语-孩子
 - 茉莉:活着,为了森
 - 茉莉:独特的“瑞典
 - 西方人怎样解读西藏
 - 茉莉:打起火把照亮
 - 茉莉:《野鸽子》带

 
 
茉莉:波兰,走出卡廷谎言的阴影

茉莉


 

 


  
             波兰:走出卡廷谎言的阴影
 

    
                                                                                                                                                  茉莉
 

  世界在为波兰悲痛。4月10日,波兰总统的专机在俄国境内坠毁,这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和几十位担任国家要职的人员突然罹难。到处是哀悼的鲜花,泪水和挽歌,钟声,汽笛声和祈祷声,现实的残酷令人心碎。
 
  我想起波兰诗人密茨凯维支在《给波兰母亲》中的悲哀诗句:“虽然一切民族、国家、教派都说要相爱,/虽然全世界都高唱着和平,/但你的孩子只有殉难的死亡,/只有不能获得光荣的战争。”
 
   尽管如此悲伤,但波兰人并不放弃希望。曾在历史上遭受很多次侵略、占领和毁灭,曾“命定地坠入了二十世纪的黑暗中心”,波兰人已经磨炼出承受悲剧的坚韧的民族精神。俄罗斯那篇森林吞噬了两代杰出的波兰精英,但波兰人向世人显示,他们会从卡廷悲剧的阴影中走出来,继续建设一个稳定发展的、负责任的民主国家。

  
     ◎ 卡钦斯基总统对北京不假辞色
 

  世界历史上很少有这样的巧合。1989年6月4日,经过长期抗争的波兰人,第一次享受到民主选举权。就在那一天凌晨,北京长安街上枪声响起。波兰人在投完票之后,立即走向中国驻波兰大使馆,展开抗议示威活动。经历过前共产党统治的苦难,波兰人对中国民主运动有一份特别的同情与关心。
 
  1999年5月底,我曾应国际特赦组织波兰分部之邀,到华沙参加纪念六_四10周年的活动。参加那个会议的,有波兰国会的代表、原华沙市市长、波兰笔会会长、英国和俄国等人权组织的代表。一个原驻北京的波兰记者讲述他目睹长安街惨案的经历。华沙市前任市长发言回忆说,当年“六_四”屠杀发生后,他拒绝了北京要和华沙结成“兄弟城市”的要求。
 
  也是由于这个原因,刚遇难的波兰总统莱赫·卡钦斯基在2005年上任后,对北京从来就不假辞色。2008年,卡钦斯基第一个站出来抵制北京奥运,同年,卡钦斯基在华沙总统府会晤西藏精神领袖达_赖_喇_嘛。卡钦斯基总统还代表波兰人民,祝贺达_赖_喇_嘛获得波兰弗罗茨瓦夫市荣誉市民的称号。在祝贺信中,他说,“作为团结工会的所在地,我的国家和所有权利不受尊重的人团结在一起。”
 
  正如美国总统奥巴马评价说,卡钦斯基总统是一位致力于弘扬自由与人类尊严的领导人。他不仅捍卫本国人民的权利,在经济上给波兰人带来福祉,同时也超越国界地追求民主和人权。
 

  
     ◎ 葬礼是波兰悲剧的精神洗礼
 

  这次空难发生在俄罗斯卡廷地区,那是一块遭受魔咒的森林。七十年前,有2.2万名波兰军人和知识分子,在那里被苏联秘密警察集体杀害。这次卡钦斯基总统率团访俄,是为了参加纪念卡廷事件的活动,结果96位新一代社会精英也在同一地点遇难。有人猜测,对于长期敌对的波俄关系,这是不是会雪上加霜。
 
  但是,这两个昔日仇敌的邻邦都已经成为民主国家了,他们已经有了成熟的智慧和力量,将这场悲剧转化为建立友好纽带的机会。这一次,俄罗斯人民为遇难者而哭泣,他们前往波兰大使馆敬献鲜花,留言致哀,加深了这两个源自同一语系的民族的感情。
 
  俄罗斯领导人在这次空难前后也表现得明智而大度。空难前,总理普京第一个到卡廷屠杀纪念碑前献花致哀,低头追思,并强烈谴责前苏联的罪行:“没有任何理由可以为一个极权主义政权所犯下的这些罪行辩护。”在空难后,普京再次来到这片森林,在飞机坠毁现场向遇难者献花致哀,并亲自主持这起事故的调查工作。
 
  就在世界多国元首因火山灰造成航空瘫痪而缺席葬礼时,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坚持坐飞机,前去出席了葬礼,表达俄罗斯人的一片心意。波兰历史上曾被俄罗斯瓜分并沦为附属国,波兰人心中曾深藏着仇恨与耻辱感。在这次纪念会上,波兰总理表示赞赏俄国的努力,说:“我相信,一句真话就能将两个被历史痛苦分开的伟大国家连接在一起,”坚冰正在融化,悲剧是一次精神洗礼,它可以解除历史的魔咒。
 
 

  ◎ “卡廷谎言”为何能维持五十年?
 

  波兰著名导演瓦依达在他拍摄的影片《卡廷惨案》中,不仅再现了人类史上一场骇人听闻的惨剧,同时也讲述了死者亲人们的故事。他让观众看到,在弥天大谎面前,死者的妻子、儿子、妹妹和老师,宁可牺牲生命,也拒绝接受谎言。
 
  “卡廷谎言”的出处是:1940年4月,俄罗斯卡廷森林内有两万多波兰军官被枪杀。1943年4月,纳粹发现了殉难军官们的遗体,他们指控是苏联干的,而苏联却反指是德国法西斯所为。由于纳粹德国的失败,战胜国苏联的指控也就成为唯一“正确”的说法。这个不能自圆其说的说法,居然流传了五十年。
 
  极权主义是靠谎言堆积起来的,没有谎言,它一刻也不能生存。“卡廷谎言”之所以流传很多年,主要是苏联在二战后控制了波兰,依靠其统治地位传播巨大谎言。在那几十年间,任何追问、揭露卡廷事件真相的人,都被视为反苏反共分子加以迫害。
 
  就如流亡的波兰作家、诺贝尔奖得主米沃什在诗里描绘的:“我们被允许以侏儒和恶魔的囗舌尖叫,/而真纯的话已被禁止 /在如此严峻的惩罚下,谁敢说出一个字 /谁就是一个失踪的人。”战后的波兰人因此被迫与谎言共存。
 
  直到1991年12月,戈尔巴乔夫邀请叶利钦共同阅读总统密档第一卷。读到斯大林等签署命令,同意秘密处决波兰战俘共25700人,戈尔巴乔夫说:“当时我头发都竖起来了。”苏联开始承认卡廷屠杀是“斯大林主义的严重罪行之一”。维持半个世纪的谎言这时才告终结。
 
 

   ◎ 诗歌为苦难的民族保持气节
 

  用谎言维持的前苏共阵营,终于土崩瓦解。回顾过去,在波兰饱受屈辱的历史上,幸好有诗歌为这个民族保持气节,有一系列优秀的诗人守护这个民族的心灵,并为历史留下见证。
 
  曾参加过波兰起义、后从共产党统治下逃到西方的诗人米沃什,经常痛苦地思考诗人何为的问题。他在诗里写道:“不能拯救世界或人民的 /诗是什么?/官方谎言的共谋,/喉头即将被割的酒鬼之歌,/大二女生的读物。”为此,波兰诗人无法轻松地做语言游戏,历史要求他们承担道德责任,揭露时代的谎言和羞耻。
 
  波兰女诗人辛波丝卡在《与死者密谈》一诗里,涉及了卡廷屠杀的牺牲者:“在什么样的情境里你梦见了那些死者?/在你入睡前老是想到他们吗?/谁最先出现在梦中?总是同一个人吗?/姓啥名谁?墓地在哪?死于何日?……/他们被杀害了,他们来得及舔自己的伤口吗?/他们记得是谁杀死他们吗?”
 
  米沃什曾用诗歌悼念牺牲的死者:“他们从前将玉米或罂粟的种子撒在坟上,去喂化成鸟儿回到人间的亡魂。”我们祝愿波兰的死难者在地下安息!
 
--------
原载《争鸣》杂志2010年五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