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捷夫->正文
 专栏新作
 - 陈光诚事件 考验温家
 - “王立军事件” 美国
 - 揭秘 习近平访问爱荷
 - “荡妇大游行” 席卷
 - 沙祖康:贪杯走了嘴还
 - 欧美媒体惊呼:“中国
 - 万维专稿:“北京奥运

 
 
沙祖康:贪杯走了嘴还是酒后吐真言?

捷夫


沙祖康:贪杯走了嘴还是酒后吐真言?


据欧美媒体报道,大陆高级外交官出身的联合国副秘书长沙祖康在奥地利某外交场合“酒后大出国际洋相”,对包括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内的许多高官出言不敬。

据信最先报道的是美国著名杂志“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它于201099日就此发出消息,迅速引发了国际舆论的热议。

媒体感兴趣的细节莫过于沙祖康不顾周围官员的劝诱,坚持拿着麦克风、面对上司和同事说出了震惊全球的“感言”----他如何“不喜欢潘基文”和“不喜欢美国人”。“外交政策”和法新社等媒体特别指出,沙祖康在“发表其生硬的祝酒词”之前,“几杯酒已经下肚”(the blunt dinner remarks...came after Sha had a few drinks)

另据媒体报道,在事件发生后的次日凌晨,沙祖康约见联合国秘书长潘文就其“酒后失言”正式道歉。海外中文媒体在做报道的时候,大都提到沙祖康事件或为中国高层带来某种“尴尬”。

自诩为“农民外交家”,沙祖康不仅出言犀利,并且以此为荣。国内媒体在介绍沙祖康时,通常都会把他和李肇星等人归类为中国“鹰派外交官”。其“豪言壮语”,最令人瞩目的莫过于他对西方记者说“美国你闭嘴!”以及对台湾记者就台湾加入国际组织问题直言“谁理你们!

西方记者曾对几位中国“鹰派外交官”做出评论:他们的出现改变了中共建政后的“外交套路”,中国外交官从此有了一副“新的个性化容貌”。其实这些外国记者并没有看到问题的实质。中国外交官,包括所谓“鹰派外交官”在内,都不会、也不可能会超出中共高层的决策思维;只要中共高层有“鹰派决策者”、解放军高层有“鹰派将领”,中国的“鹰派外交官”就可能继续生存。

沙祖康事件被“外交政策”披露后,国际和海外中文媒体都把目光凝聚在事件的过程上。其实,“外交政策”在此报道的基础上不久又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的约翰·鲍顿(Exclusive: Chinas John Bolton)”的独家新闻分析。

据说沙祖康还有一个称呼,即“中国的约翰·鲍顿”。约翰·鲍顿(John Robert Bolton, 1948-)是美国的一名高级官员,耶鲁大学法学博士,曾出任美国联邦司法部助理部长、驻联合国大使。此人对联合国多有不满,积极提倡联合国的改革(包括去除联合国的腐败现象、裁员并提高行政效率,以及严厉制裁北韩伊朗等),是美国外交“鹰派”的代表人物。他以语言直率、不留情面而著名于世,因此中国驻联合国大使王光亚就把“中国的约翰·鲍顿”这一绰号“送”给了沙祖康。

这篇后续报道对沙祖康事件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和评论。

文章援引联合国的一位高级官员的话说,沙祖康在外交场合极度违反外交礼节的祝酒词使人们不禁对“中国就联合国所做出的外交承诺”感到迷惑;西方外交界正在拭目以待:此事会不会导致中国政府能对联合国做出更加严肃负责的承诺、会不会向联合国派出“最杰出和精明的外交官履新”。这位高级官员指出,事件还反映出这样一种疑问:“中国究竟是不是一个成熟的超级大国”?

三年前,中国政府四处游说,将沙祖康推上联合国的最高领导层,然而他在宴会上却说对其外交使命毫无兴趣。据同事们说,沙祖康是一个“聪明而刻苦”的外交官,但他在从“激烈的民族主义者”向“中立于各国的国际组织的高级官员”的转变过程中,始终痛苦地挣扎着。事件发生后,一名官员回忆,沙祖康首次以联合国副秘书长的身份会见同僚时说:“请叫我‘沙’,‘沙’在中文是‘皇帝’的意思(Please call me Sha: it means King in Chinese)”。

两个最受关注的悬念也被提及。沙祖康会不会提前退休(即在任期期满之前离职)和潘基文会不会“炒掉沙祖康”,分析指出,除非中国政府下令,否则沙祖康很可能会做到任期期满;至于潘基文,他不会轻易让沙走路----因为联合国和联合国秘书长都还需要中国的支持。

有意思的是美国民众的反响。沙祖康事件引起美国网民的愤怒,他们说,“应该解散联合国”,“联合国在滥用财富和资源”,还有一位美国青年人写道,“不管人们怎么看沙祖康的祝酒词,反正他所吐露的恰恰是中国政府的心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osted on www.creaders.net: 2010-09-10 15:25:46
http://news.creaders.net/world/newsViewer.php?nid=444452&id=1008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