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谢盛友竞选班贝格市
 - 记录我在家园的心路
 - 如何融入德国社会
 - 德文著作《留德岁月
 - 谢盛友:2012回顾
 - 谢盛友:交通灯遐想
 - 谢盛友:当儒道佛遇到

 
 
月光下的築夢者

谢盛友


 

月光下的築夢者                                    



採訪/撰稿 王敏俐

 


每 一個海外學子都有一個深切的體驗:進入一塊陌生的土地,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不再相同,我們身邊的朋友,多數只是點水之交,隔著一曾保護膜-我們走不進彼此的 故事裡。然而我們依然相信,在這個冷漠的世代,在孤獨的異鄉裡,依然有許多美好精采的故事,等待我們去發現,去體會,去享受心靈對話的震撼與感動。

帶 著一份探索的悸動,讓我們沿著古老歐洲的山色與城堡來到德國。隨著孕育生命與文化的多瑙河,我們來到巴伐利亞北部的班貝格(Bamberg),此城坐落於 緬茵河和多瑙河的交匯處,是座渾然天成的河濱古城。在這樣的一坐古城裡,我們本應只是到此一遊過客,頂多在博客中以文與圖像交織文人騷客的懷想。但是,在 古城之中,竟然洋溢著一股來自故鄉的熟悉香氣。追蹤香氣的來源,看見許多德國年輕學生聚集在街角的一個中國餐館裡,我看看手錶,正午十二點半,老闆從奔騰 的食物熱氣中抬起頭,诚恳厚實的微笑,額頭上的汗水還來不及擦,反射在燈光中,有點像天使頭上的光環。

武 俠小說的原則告訴我們,許多武林高手總隱身在平凡的生活中,越甘於平凡,越顯出其中的不平凡。若不是餐館角落的幾份中文書刊透露了玄機,我們可能就与謝老 師擦身而過了。謝盛友,曾任德國班貝格大學經濟系客座教授、巴伐利亞工商會顧問,現為歐洲《European Chinese News》出版人,華友集團董事長,歐洲華文作家協會副會長。《海外校園》歐洲版同工,臺海兩地與海外文壇專欄作家。

白天,他是笑容可掬的餐館老闆,以愛心預備美食,溫暖食客們飢腸轆轆的肚腑;夜晚,他有一支擲地有聲的好筆,在字裡行間,他訴說,他挑戰,他感懷,他立意。

謝 盛友, 1958年出生於海南島文昌,說起他的成長故事,謝大俠自己有最經典的論述:『我們這代人生來就挨餓,上學就停課;該讀書的時候,我們在修理地球;該出成 果的時候,我們卻在嚐寒窗苦;該有作為的時候,我們必須養家糊口。』信手拈來,好一首趣味的打油詩,其中的故事,又有多少是我們現在這些幸福的海外學子可 以體會、可以承受?

感恩的是,在這條看來崎嶇的道路上,始終有一雙看不見手,纏拉著他,帶領著他,在失望中放下盼望,在苦難中放下祝福。

面對生命與時代的巨浪,謝老師似乎總能在第一時間重新找回自己的步調。1970年代末高考恢復之後,謝盛友成為海南島的外語類狀元,由於環境的因素,就讀中山大學德語系。在中山大學,謝大俠遇見了他的愛妻張申華,而後兩人一起來到德國深造。

离开家乡,到德国来留学,那夜謝盛友与父亲对话。

謝盛友:“我们这代人在文革中长大,离开书本实在太远了,我只想读书!”

父:“文化大革命只是耽误你们这一代人,其实毁害人最深最久的是《进化论》,你到德国读书,你能搞懂,为何阿登纳(Konrad Adenauer)这么伟大?”

(编注:阿登纳为德国战后第一届总理,著名政治家、法学家,带领德国从二战废墟中站起。他虔诚信奉基督教,“毕生……力求不违背他所理解的基督教义,按照基督教义的精神想事和行事”。)

睿智的老父,彷彿深知兒子對時代的憤怒,老練的父親,所給出的挑戰,是要孩子放下對時代的憤怒,去探索去發掘,歐洲文明底蘊的核心,去探索那一個,使德法之間的對恃,得以在二戰後化為和解的力量。

(编注:阿登纳认为,德法之間结下的仇怨,那是一个魔鬼的圆箍,一个邪恶的圈套,非破除不可。)

带着父亲留下的思考,那一年,謝盛友坐上火,车经过蒙古、苏联、波兰、東德到西德巴伐利亚,展開留学的生涯。

謝 盛友與張申華的小家庭,很快地在他們來到德國的第二年,多了一個新成員,生活自然更顯忙碌:『我們輪流帶小孩輪流上課,輪流打工,這就是我們當時的邊工邊 讀邊養的“三邊”政策。』新生命的誕生,帶給了小夫妻許多的挑戰與樂趣。謝大俠更是因著兒子的成長,開始更多的了解這塊土地的教育、文化與信仰。愛子心切 的謝盛友,為著自己的孩子更多可以融入德國社會,從小就鼓勵他的孩子接觸當地的教會:『我們是外國人,已經跟德國人不一樣了,我們在人家這裏生活,應該努 力使我們跟人家一樣。至少小孩上學時,讀宗教課的內容一樣,不能讓他一個人去讀倫理道德,他一孤單,就會自卑,會覺得被德國人隔離似的。』

為 了了解在基督信仰的價值觀中成長的兒子,謝老師與申華常常與兒子一起看聖經。因著兒子的影響,申華也在1998年受洗歸主。上帝把這兩個天使放在謝老師的 生命中,漸漸地,謝老師發現,申華因著信主,她的心中所生的一種喜樂與寬廣;另一方面,他的孩子雖然年幼,卻因著認識真理而時有智慧而簡單的話語。謝老師 曾在文集中記下一段父子間的對話:父︰『做人做到愛自己的敵人就是好人了, 對不對?不然就是壞人,是不是?』子︰『做人無法區分壞人與好人。上帝才能區分好人與壞人。』

在 謝老師的生命,依然有著一雙看不見得手牽引著他,有一個來自最高處的聲音,不斷地在向他說話。1993年,謝老師完成新聞學碩士學位,為了在生活與夢想中 找到一個平衡,開始了餐館的創業,並且利用夜晚休息的時間,在歐洲的華文媒體中扎根,以文築夢。然而上帝對他的愛與呼喚,卻不曾停止。期間因著申華的原 因,謝老師接待了許多來自美國、台灣、香港的傳道人,藉著與這些傳道人的對話,上帝繼續敲著謝老師的心門。

時 間很快的推移至2009年,那是德法二戰後合解的60週年,因著一個台灣媒體的邀稿,年過半百的謝老師再一次回想父親在二十年前提出的挑戰:放下對時代的 憤怒,去探索去發掘,歐洲文明底蘊的核心,去探索那一個,使德法之間的對恃,得以在二戰後化為和解的力量。是什麼樣的文明核心,轉動著世代的齒輪、左右著 歷史的結局?二戰之後,同樣面臨著美國強權的虎視眈眈,何以中日無法合解以致於處處受美牽制,德法的合解卻改變了國際政治的權力版圖?

追 溯本源,謝老師發現,關鍵還是在於,歐洲大陸的基督文明核心價值:上帝是唯一的審判者。『阿登纳是战后德国第一任总理,1949年73岁的阿登纳主张西德 倒向西方的同时,尽量保持獨立和与伙伴国的平等关系。如果没有阿登纳和戴高乐(de Gaulle)带领法德和解,当今的法国德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欧洲也不是现在的欧洲,世界恐怕也是另一个样子。德法之间在上半场相互厮杀攻打,在下半场 中结下仇怨,那是一个魔鬼的圆箍,一个邪恶的圈套。德法之间在加时赛中终于破除了那个圆箍。和解,因为他们找到了一个共同的裁判。』反觀二戰後的中日關 係,雙方有太多狂妄的彼此批判,太少的內裡謙卑反省。

原來,父親當年所提出的挑戰,內裡所隱藏,是一個千年不變的道理:聰明而愚妄的人類呀!放下一切驕傲與論斷,面對自己的問題,仰望那一為創造天地的主宰。唯有祂,能使仇敵彼此合解,唯有祂,能拆毀人與人之間阻隔的牆。

謝 老師在一篇關於信仰的文章中寫道:『新約聖經中通用的希臘語詞匯ἁμαρτία(hamartia)經常被翻譯為「罪」。在古典希臘語中它的意思是「未中 標記」或「未中目標」。射擊未中目標,就是罪?頂多是遺憾罷了,頂多是不完美罷了,怎麼能是罪呢?在上帝眼裏,我永遠是不完美的,所以我是罪人;我達不到 上帝對我的要求,我永遠做不到完美,所以我永遠有罪過。因為神是照自己的形象造人,而我沒有達到這個標準,就像聖經上說∶「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 耀。」(《羅馬書》3∶23)。』

『德國著名哲學家雅斯貝爾斯(Karl Theodor Jaspers , 1883 – 1969) 在其著作Die Schuldfrage《(納粹德國)罪過問題》(1946) 中把罪過分成四類:

第一種是刑法罪過,它侵犯的是法律。審判這種罪過者是法院。

第二種是政治罪過,它源自參與罪惡的政治制度。審判這種罪過者是勝利者(如果獨裁政權被打倒)。

第三種是道德罪過,它關係到個人的錯誤行為。審判這種罪過者是自己的良心。

第四種是形而上學罪過,指的是不能盡自己的責任去維護文明的人性。審判這種罪過者是上帝。

雅斯貝爾斯所說的四種罪過分屬兩個不同的領域,前二者屬於公眾領域,後二者則屬於私人領域。而前面三種罪過,很容易理解,很難理解的是形而上學罪過。根據德文原文,我們可以這樣理解:如果我不能盡我所能去阻止這些罪行,那麼我同樣有罪。』

當 生命的光照進謝老師的心裡,有限的人與無限的神在永恆裡相遇。是人類不斷的犯罪,漸漸堆積建構起一層又一層的牢房,把自己困在裡面。我們無法一憑己力破繭 而出,唯有神的兒子耶穌基督,把我們每一個願意信靠祂的人,牽移到這愛子的國度裡。2010年3月21日,謝老師接受洗禮,見證耶穌為他生命的救主。

佇立在古城的一角,看見許多德國年輕學生聚集在街角的一個中國餐館裡,我看看手錶,正午十二點半,老闆從奔騰的食物熱氣中抬起頭,诚恳厚實的微笑,額頭上的汗水還來不及擦,反射在燈光中,沒錯,在他喜樂的笑容之中,我看見彷彿天使頭上的光環,那是光明之子的印記。

作者來自臺灣,曾留學德國,現居住在瑞士。

(文章來源:海外校園雜誌歐洲版總第28期,轉載請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