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俞力工->正文
 专栏新作
 - 评李登辉的使命
 - 评台湾外交部制作的
 - 两岸服贸协议不是左
 - 两岸服贸协议的受阻
 - 台湾服贸风波感想几
 - 台湾“服贸事件”与
 - 克里米亚的公投与带

 
 
克里米亚的公投与带给各方的难题

俞力工


克里米亚的公投与带给各方的难题

 

俞力工教授

 

  昨天(16日),烏克蘭克里米亞舉行公投,并以96.6%的高票决定加入俄罗斯。此前,克里米亚议会也做出宣布独立的决定,因此引发的问题不只是“与俄罗斯合并是否非法”,更加关键的是,“一个主权国家的部分行政区宣布独立是否非法?”

 

法律思考

 

  迄今,国际法并不支持主权国家内部的独立运动。唯一的例外是,自十九世纪以来的殖民主义侵略所造成的殖民地独立运动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其原因不外是殖民主义扩张带有明显的种族歧视、侵占土地和掠夺资源内容。

        九十年代苏东集团分崩离析导致许多地区的分离与独立。这主要是因为分离出去的地区原属加盟共和国,法律上享有加盟与退出的权利,因此既非法律上的例外,也没造成太多的问题。巴尔干前南斯拉夫发生军事冲突,则是因为分离出去的加盟共和国境内有很多的民族团体也同时提出独立或与塞尔维亚合并的要求,但却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军事干预下受到镇压而暂时“平息”。

  至于殖民主义之前的传统帝国的自然扩张,虽然也都造成了多民族共处的国家,但其少数民族分离运动却得不到国际社会与国际法的支持。原因是主要发达国家都存在同样问题,如果公开支持其他大国的分离运动,等于给自己添加麻烦。除此之外,传统帝国只有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分,而没有压迫民族与被压迫、被歧视民族之别,因此不能算是种族主义压迫。鉴于此,若干强权即便暗地里支持疆独、藏独与台独,却不能在公开的外交场合对中国的领土主权提出挑战。

  及至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之交冷战结束,西方集团便在美、英主导之下乘胜追击,重新安排国际秩序。因此,造成了两个抵触国际法规定的先例,即分别于2008年与2011年宣布独立又受到西方承认的科索沃与南苏丹。

  尤其是在科索沃独立时刻,西方已意识到将会促使俄罗斯加以利用,因此口口声声强调“科索沃情况特殊,只能视为国际法上的孤案与例外,不得放诸四海加以援引”。

  果不其然,如今克里米亚的独立造成了西方集团的尴尬,这不能不说是破坏国际法的现世报。其实,要说情况特殊,任何地方都有他地无可比拟的特殊性。

 

政治思考

 

  早于十世纪,在当前的俄罗斯(欧洲部分)、白俄罗斯与乌克兰范围已建立了一个共同的“基辅罗斯王国”(俄罗斯之名由此而来)。其后由于蒙古帝国、奥斯曼帝国与波兰立陶宛王国的入侵而造成这三地的分裂。此后,待俄罗斯王国崛起,便又处心积虑地把失去的小兄弟给召回。

  大致从十七世纪开始,俄罗斯当局(包括苏联)便先后四次把自身的领土划入 乌克兰行政范围,其中则包括了1954年由赫鲁晓夫赠送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据报道,当时赠送的承诺相当戏剧化(酒席谈笑之间),且没有在正式手续中具体规定克里米亚境内重要军港(塞万斯托波尔市)的去留,因此法律上至今还可视为俄罗斯的直辖市。

        实际上,目前乌克兰的“领土”约有90%以上是俄罗斯赠送的。该情况,采用换位思考办法,则相当于国民政府光复后为了笼络台湾而把福建、广东送给台湾省政府管辖。可想而知 ,俄罗斯对待小兄弟始终是相当的大方,以至于一向称呼乌克兰为“小俄罗斯”。如今,乌克兰西部部分居民受到欧洲联盟与美国的引诱,不惜切断与俄罗斯的文化、政治、经济脐带。然而,其境内近80%的东正教人口自然不会轻易答应。对多数人口而言,向欧盟与西方靠拢,不过是渡过经济难关的权宜之计。至于两地间的文化脐带,那是近千年培养的传统关系,就好比河南与山西之间的难舍难分。

如前所述,单纯从国际法角度观察,一个国家如何管辖自己的领土属于不容侵犯的最高权力。如果能够取得族群间的谅解,例如捷克与斯洛伐克的和平分离,当然是最理想方案。更何况,目前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加拿大的魁北克,英国的苏格兰都有离异倾向。不论这些政府是否同意,也不论其他联邦成员是否同意,应当都是外人不得置喙的内政问题。

然而,最近乌克兰的政变,明显受到外界的干预。无论是贿赂民众上街示威游行,培训反政府力量的抗争手段(如使用网络),提供武器给极右势力,公然让数百名美国黑水公司招聘的雇佣军在基辅首都耀武扬威,以及遭窃听的美国与欧盟领导人的私下电话记录,都可说是“给抓个正着的确凿证据”。因此,外来力量的干预首先就破坏了乌克兰内部和平协商的政治基础。在此情况下,西方集团难免把自己置于非常尴尬的处境。如果一味反对克里米亚的自由选择,那么又如何对自己支持科索沃独立自圆其说?如果往后对乌克兰的财政支持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又如何提防下次乌克兰选举再度决定与俄罗斯结盟?就俄罗斯一方而言,处境也不轻松。如果热烈欢迎克里米亚的独立与合并,又如何对境内有离异倾向的少数民族说“不”?中国亦然,道义上,看来北京政府甚是同情克里米亚民众的抉择,然而考虑到自家的一堆问题,最后可能会选择遵守现行国际法“不支持独立运动、不干预内政”的普遍原则,而只会泛泛地主张和平,但对具体的独立与合并问题保持沉默。2014/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