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老秃笔->正文
 专栏新作
 - 老秃笔:侃侃西班牙著
 - 介绍普契尼轻歌剧《
 - 老秃笔:钟声悠扬的
 - 老秃笔:美国历史上在
 - 老秃笔:天高云淡-闲
 - 哆嗦恋一把—再谈婚
 - 哆嗦恋一把-闲谈婚外

 
 
老秃笔:天高云淡-闲聊人到中年

老秃笔


<

embed src="http://www.ncvs.tpc.edu.tw/moviea_/bgmusic2.wma"width=400 height=100 loop=true autostart=true volume=100 type=audio/x-pn-realaudio-plugin&gt

 

 

 

最近,有位大学时的“校花“级朋友给我发了几张照片。 她看上去明眉皓目,安淡闲定。完美的脸型曲线配上微抿的嘴唇和细致的五官。 一头黑发衬映着雪白肤色,。把我都看呆了。自忖我当年满校园跑可就怎么把她给漏过了呀? 我再索要最新的照片,她不论如何不给了。 戏言: “老“了,没法看了。 你就保留我年轻时的样子吧。 其实,这位朋友是在客气。 如果不告诉她的真实岁数,别人看到她的照片多以为她只有30多岁。

 

而我自己的最近照片可真的是毫不留情地把我日渐帅老的形象如实地反映出来。 前在网上斗胆贴了张年轻时的照片。这用意倒不是哄骗网上的嫩草们。 谁年轻的时候都一定会比20年后的现在经看。青春就是本钱嘛。谁也都愿意将自己的青春形象示于人。 现在我这付从小秃-中秃-老秃演变成“秃老“ 的形象自己都不想多看。更何况真贴上去的话,可能吓跑几个嫩草,说不定人家从此不敢上网了。

 

话虽如此,我还是贴了一张今年的真实照片。这意思可是将本人的庐山真面目如实给大家看一下。 免得将来有人指责我不安好心,故意欺骗嫩草们。虽然事后诸葛亮让人笑话,咱这中国的默罕默德-易朴拉欣-未卜先知还真得要小心一把。古人曰,防人之口甚于防川。 嘿,有备无患嘛。

 

我在少年和青年的时候,认识了很多比我年长一些的朋友。他们把我当作小弟,关心备至。我把他们作为大哥大姐,敬佩尊重。回想从前时光,我几乎没有同龄人作为知心朋友。全是与这些年长些的朋友来往。我和他们保持了20多年的友谊直到现在。

 

上大学时,这些岁数大的老学生们最认真刻苦。很多人入学时,有家小,有年老的双亲。他们的生活负担不言而喻非常沉重。所以,这些老学生们多用功读书,甚少玩乐。不仅是年纪不饶人,生活的重任也不允许他们有闲情雅致去游山逛水追求个人爱好了。 当我们这些当年的小字辈们花前月下游戏青春年华的时候,这些老学生们多抓紧时间做那些做不完的学事家事烦人事。

 

一晃之间,当年的小弟成了老弟。当年的老朋友们也名副其实地见老,全过了50岁这个知天命之年。 不管如何百般不愿意,我们还是到了“回忆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挥手告别午后的骄阳,从容转身面对地平线上的夕阳“这种人生阶段了。

 

这让我想起毛爷在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写的一句诗,“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 想想也真是的,人生苦短,风华不长。 古诗中说,“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为青丝暮成霜。“ 这首古诗,年轻时还只是念念,赞其文华,丝毫想象不到写诗人的心境。等自己到了老大不小的岁数,才忽然戚戚地理解了诗中的含义,不情愿地意识到自己的岁数和外观变化。

 

谁年轻时能想象自己和这辈人的青春年华会过得这样快?谁会兴高采烈迫不及待地地庆祝自己天命之年?谁面对镜中的影像还能笑得出来? 即便心理上不承认自己年华已去,可看到自己当年暗恋的那位校花/校草时,也就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的样子了。哎,人生中,可以不服输,不能不服老啊。

 

人过中年,人生大半已过。也该得出个结论,对自己这辈子的生活大概有个数了。即所谓五十知天命。 该努力的努力了。该牺牲的牺牲了。该付出的付出了。而该收获的,也各有不同程度的回报。

 

这辈子过得如何,可以从几个方面衡量一下。

 

第一,是否有所成。一是可能是成名成家,在所工作的那行业可以作为有分量的人物,作为头头脑脑的,有些知名度,说话有些分量。 当然,这意思不是绝对的老大,而是相对于自己的努力,所在行业,市场大小,等等。这衡量的尺度很有弹性。 二是虽然出门三里就没人知道你,可以说是行的正走的端,也是踏实肯干的人物。我们大多数人属于这个范畴。其实大部分作教授的,也是除了上课的学生知道他,出了几片读者范围极窄的文章,很难成为具有社会影响的公共知识分子。

 

第二,是否积累些财富。财富多少是个更有弹性的指标。设若毕生经营生意,那本来就应该赚的不错。如果为官不贪,为吏守廉,可能就能过比一般人好些的生活。但是可以心中坦荡,不用提心吊胆。基本点是能保证自己有个衣食无虞的黄金晚年。也就是所谓老有所养的地步。也算在人生中给自己有个交待。

 

第三,个人对自己一生努力和努力成果的满意度。这是最重要的主观指标。个人的幸福感,成就感,全在个人的心胸大小,目标高低。身居高位可能牢骚满腹,愁肠百结。平庸之人可以欢天喜地,心宽体胖。所谓知足者常乐,说的就是这种境地。

 

人的一生能不能用位置高低来区分贵贱。人的一生能不能用财富多少来衡量轻重。这答案虽然只有两个,也完全看个人的价值观决定。

 

中心就是个比字,跟自己比,跟别人别。 多多少少,谁也免不了攀比的俗气。你不把自己同别人比,躲进小楼成一统,别人也会把你同他比,非要比出个高低才行。涵养好的,不哼不哈,偷偷比。少德寡耻的,偏要公开比。暴发户之所以让人看不起,正是其发财后的那幅粗俗的嘴脸,那幅小人得意便猖狂的心态,明白不过地就摆在脸上。不过,你生气也没用,他能从一穷二白到吃香喝辣的这步,也真的付出不少心血,吃了不少苦。他不得意,谁得意? 曹雪芹文采盖世而不得一碗白粥果腹,最后草席一裹死无葬身之地。 地痞官人西门庆小有钱财就可以花天酒地睡女人无数。 那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原不是古人喝着小酒闲的无事绉出来的。 

 

人过中年后。许多年轻时的爱好有了变化。

 

就我来说,早就不再看爱情小说了。年轻时看过不少,曾激动不已。现在,看看别人写的爱情东西,看个题目就跳过去了。心里想,那是年轻人的事儿了。

 

此外,对年轻女孩子也不再用过去那种“粘糊糊“的眼光看过去了。 看个漂亮女孩子,就跟看张照片一样。 这转变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的。开始也还不太习惯,让我很为自己的心理状态担心,以为哪儿不对了。不过,再想想,就知道了原因:这把老牙口看年轻女孩子宛如看小辈分的,心里不认同与自己是同一代人。当然就没有兴趣了。

 

说到此处,不禁要对两个伟大的老男人表示敬意。 第一个是伟大的杨科学家。不但在科学研究上成就非凡,到了耄耋之年还敢为人先,下娶了一位如花徐娘。那徐娘,就是我这把年纪上阵都嫌年轻了。杨老先生居然用爱情把那岁数的天堑填补成天桥。 第二位是有名的《花花公子》创办人海夫纳。老家伙一直是老牛吃嫩草,上门等着被挑上的美女不可胜数。这辈子玩过无数年轻貌美的女人,还是颇有格调豪华地公开玩乐。 结果,玩出了个花花公子企业王国,可谓财色双收。 这两下子,可真不是吹的。真真地气死天下无数男子啊。说句老实话,那日子,得让多少男人眼红啊。我反正是下辈子做梦都没敢想啊。

 

人过中年,对许多事情有了同年轻时不同的悟解。同年龄的朋友们在谈话时,多用一种看穿了的态度说起工作和生活中的甜酸苦辣。你说这是豁达也罢,无奈也罢,总而言之,是一种经历了生活后的感悟。年轻时候不可能有。唯有沿着生命的足迹一步步走来,才能有。

 

不过,这中年得多大岁数才能算啊?

我年轻时,某相声演员时年47岁,还是共青团中央委员呢。

嘿嘿,看来我也还算共青团的管辖范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