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施化:大难启发良知
 - 施化:民主是个好东
 - 施化:善恶之道,此
 - 施化:我的价值观
 - 施化:紫微,泼妇还
 - 施化:《色戒》终于
 - 施化:平等是基督教带

 
 
我理解的“自我利益最大化”

施化


 

 

 

不论是用心非常良苦或用心非常险恶的中国“知识分子”们,他们一贯不懈地主张的那种“克己”、“消除人的贪欲心”的理念,不管听起来有多么高尚纯洁美妙,都是虚幻的。凡是不真实的理念,对于一个理性社会的形成,都是致命的“毒剂”。当然,这种理念的形成,有自己十分深厚的文化、历史和社会根源。不过随着对外开放,所有这些都很慢地在变。之所以慢,也和“毒剂”有关。

 

建议在当人们贬低“私欲”的时候,不用“自我利益”而用另一个词汇比如“自我贪欲”来代替,以示区别。用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来说明。几年前,我和一个朋友去餐馆吃自助餐,照流行时尚各付各的帐。差不多吃饱的时候我说:“我已经饱了,再吃就对不起自己的肚子了。”朋友说:“我也饱了。但是和你不一样,还要吃。不吃对不起自己的肚子。”细心的人看出这不仅是玩笑,也是两种不同的利益标准在对立。我以自身的健康为“最大利益”,朋友以金钱的赢入为“最大利益”。如果以“自我利益最大化”来判断,哪个“最大”呢?

 

我当然知道吃进的食物超过付出的帐单,心理上是快慰的。但我也知道,这点快慰和肠胃受损相比,得不偿失。这里我一点也没有嘲笑朋友的意思。客观原因是,当时我们都收入很低,难得放开大吃一次。更重要的是,相信在他成长的过程里,没有人教育过他:怎样吃最符合自己的利益。不过随着经济发展,人们对如何吃才符合自己的“利益”,认识越来越正确。从大鱼大肉到水果蔬菜,从高蛋白到高纤维。

 

从吃又联想到性。中国文化制造出大批的“性盲”,已经是公认的事实。性和个人欲望一样,是与生俱来的。生理阉割可以除去太监的部分功能,精神阉割却可以除去全民的部分功能。“性盲”不是没有性需求,而是在畸形环境下畸形发展了性。表现在,一面是大量的性冷淡,一面是大量的性放纵。性生活质量的低下,造成许多家庭的不幸;性生活无保护无节制,又造成群体的健康破坏和传染病。好在已经有人意识到,并开始改变它。希望今年在北京和广州的两次“性博览会”,都可以有所推动。注意一个事实:所有的放纵行为都是在长期被压抑之后发生的。对比一下西方社会在解开性束缚之后,反而减少了性放纵,就明白我所指的畸形的含义了。利益需求也是同样原理。

 

人的何种行为才符合“自我利益”,中国文化自古以来就没有这一说。说得多是“自我利益”如何大逆不道,应该如何加以阉割。对“自我利益”的无知,可以用一个自造的词“利益盲”来形容。对“自我利益”认识的盲目,同样可以造成两个极端:一方面,大量的人不清楚“自我利益”的边界在哪里,不知道在第一时间产生自激保护反应,维护自己的最终和长远的利益,反而却廉价出卖自己重要的基本利益;另一方面,凡是和权势沾上一点边的,又无不无限制地扩张“自我利益”,甚至侵犯他人利益,结果到头来还是损害了自己的最大利益。他们在这方面的知识几乎是零:什么是最大化的“自我利益”?一个人的利益和另一个人的利益之间的关联、互动、相生相克的过程是怎样?独立个体的利益观的成熟和民主社会的成熟有什么关系?……很显然,这些基本常识被摈弃于华人的思维之外,他们被人成功地从精神上阉割了。

 

中国需要一次文化启蒙,或常识启蒙。“五四”的反帝反封建的任务,不但没有完成不说,就其内容,也远远不够帮助中华民族走入现代化。“五四”以后,没有出现任何真正意义上的文化启蒙,即使有一些,比如“八九”,启蒙的理念也是肤浅或不真实的。真实的理念应该是“自我解放”、“自我回归”,其中最根本的一条是重新定义“自我利益”。

 

近年来陆续写过一些杂论,试图解释“自我利益”和“个人利益”(欢迎访问施化文集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php?blogID=24)。无非想指给人看:“利”和“益”在汉语中没有贬义,偏偏和“我”字联上,就变得可耻肮脏。可见“我”在华人思维中被埋葬得有多深。近二十年来,中国人开始讨论民主。其实民主既不崇高又不神秘,民主即为不同的个人、不同的自我之间,在利益上的相互了解、关注、妥协、互惠、承诺、缔约而已。没有“自我”,就没有民主存在的条件和必要。极权统治者哪怕为了“自我利益的最大化”,也必须走向民主。否则,结果一定是从民间暴乱的火海中携款出逃,逃到其他有民主的地方去。

 

当然也可以不提“我”字,比如用“我们”。须知,在利益关系上,只有“我”是真实的,而“我们”、“群众”、“阶级”、“人民”……均不可能实指。只要是超过一个人存在的社会,就没有完全一致的利益。所有公众利益、民族利益、国家利益都是无数个人利益的最大公约数,而且还必须常常调整照顾到每一个遗漏的少数。排除自我利益的、个人必须为之牺牲的公共利益一定是假的,只有极权国家才有高于一切的“国家利益”。有很多汉语作者在行文中不断使用“我们”作为第一人称教导读者,又只有一个署名。这种文风给人的感觉,一是自己信心不足,二是强奸他人意志。

 

现代法律的灵魂是保护个人。只要有一个人的利益被以“神圣”的名义抛到法律保护圈外,这个法律就是假的,实质上谁都不保护:今天抛的是他,明天就将是你。仔细阅读一下某个国家的法律条文,如果里面找不到保护个人利益的字样,即使有也是含混其词,那么这个国家一定不是宪政国家。今后这个国家如果有人开始修改宪法或法律的时候,千万不要忘掉“个人利益”。

 

日前读到一条新闻,有人对中国新富阶层做了一个调查,发现他们都非常“自我”,同时却也关心弱势群体。不矛盾吗?不矛盾。他们已经意识到,如果周围环境由于贫困而恶化,自己的利益也一定受到损害。如果通过全社会的普及传播,人人真正认识了“自我利益”,就知道为了使自己和周围的人共同存在共同发展,“自我利益的最大化”就解读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20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