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人民”,一个邪恶
 - 国家强大就好了
 - 权责必须相符,功过
 - 施化: 一开枪,就分
 - 施化:什么人才是公
 - 施化:大难启发良知
 - 施化:民主是个好东

 
 
权责必须相符,功过不能相抵

施化


 

自邓小平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引进了大量西方的资金,技术和管理规则,但是基本上没有引进西方的现代社会观念。这个状况从老佛爷手里就开始了。那时候搞洋务运动,也是只引进西方的资金技术管理,不引进观念。由于根子不变,外来的东西不容易嫁接成功,一场中日甲午战争,就打回原状。现在的情形有点相似,新“洋务运动”已经让中国崛起,愤青们跃跃欲试,要找机会和西方较量。会不会再来一次打回原状的甲午战争呢?

这不是危言耸听。面对发展现状,已经不断有人在问,为什么中国现在硬件行软件不行?软件就是观念。人家是靠了观念这个软件,才慢慢整出了那一套你引进的硬件来的。可是我们舍本求末。没有好软件的硬件,不是好机器,像一堆废铜烂铁。好在现在有很多人已经开始意识到软件的重要性,比如开始提出建立公民意识和公民社会。公民意识就是一种观念,也就是软件。

现代观念有许多,比如人权,公开,对等,宽容,妥协等等。“权责必须相符,功过不能相抵”,也是一种现代观念,也就是公民意识。几千年来中国都是朝廷当政,所以直到今天中国人的脑子里还是把政府当朝廷,把公务员当命官。朝廷可以朝令夕改,官员可以换走马灯。所以中国人对政府基本没有要求,从不追究责任。前朝的官员有了罪错,后任只要做几件好事,就冲抵了。有的甚至不要等到后任。地震救灾积极一点,就抵销了忽视预警的责任。

权和责是一体不可分的,不论是何种责任。有多大权,就要负多大责。权力越大,责任越大。平时有权力的,关键时刻要出来负责。国外的政府要员为一句错话就要下台,中国的官员下了台还可以再换一个上。有人问,为什么要权力大的负责呢?谁错谁负责不就得了呗。这是很可笑的。

连一个乡下的农民都知道,孩子在外面犯了错,要家长负责。因为家长对子女有监护权,管教权。幼年子女在家庭中没有自主权,必须听从长辈。但是到了子女长大,自主权多起来的时候,所负责任也相应增多。

现代社会把权力交给政府,不是把他当老爷供,而是要他负责的,作为自己交出权力的某种交换。当一届政府行使权力的时候,同时也担负不可推卸的责任。中国政府和世界主要各国不同,他高度集权,所有的权力集于一身。当然,也必须高度负责,担负所有的责任。想少负一点责,可以,多交出一点权力。否则,这个家也太容易当了。平时紧抓权力,好处一个也不放过。关键时刻撂挑子,找一个替罪羊来负责任。这样的政府难道还是政府吗?如果是,也是流氓政府。

四川地震有许多人要追究地震局的责任,追究建筑商的责任,但是只有个别人想到追究政府的责任。一提出追究政府责任,就引来一片嘘声。结果,谁的责任都追究不了,政府一道命令都盖住了。因为地震局是政府部门,建筑商是政府批准的。如果换一种方式追究政府而不是下属,不但下一届政府不敢轻心,建筑商也是跑不掉要被抛出来的。

六四的责任同理。谁的权力最大,谁负的责任就最多。六四清场在世人眼里是很不光彩的,连在世的当时领导人或领导人子女,都不敢冒风险自夸一句英明果断,最多也只说必要。如果说六四屠杀不是一个值得发扬光大的事件,而是一次责任事故,那么,责任全部在政府。从激起民怨,到疏导失职,到反应过激,到过度使用武力,没有一个环节不是政府的主要责任。任何把责任推卸到他人比如民运领袖的试图都是荒谬的。

再说功过相抵。“将功抵过”是一个古代观念,主要是从古代的军事中来的。意思是说,将领犯了一个指挥错误,可以再通过下一次胜利弥补。此外还适用于罪犯。但是在基于法制的现代社会,“将功抵过”是可笑的。因为功和过之间有准确的界定,作为法固定下来,让后人严格遵守。如果功过之间没有界限,可以互换,司法怎么建立,怎么执行?

中国的观念却不同。中国的观念不是按照事情的性质而是按照对当事人的好恶来分是非。如是一个好人,哪怕再大的罪过也可以原谅。毛泽东虽然害死了几千万人,但是建立新中国有功,功过就抵销了。因此后人就不再去防止有人被害,而是积极争取再建一个中国,弄得政府一天到晚清查个别人的颠覆政府罪,却不在意预防几万人死亡的大地震。

功就是功,过就是过。不论大小功过,都要客观实在冷静清醒地给与界定,给出准许和不准许,合法和违法的界限,记录存档,公布于世。否则一百年之后的子孙,还是搞不清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一笔糊涂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