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杨柳岸->正文
 专栏新作
 - 杨柳岸:写在办公室
 - 田 头 歇 烟
 - 杨柳岸:曾国藩的家书
 - 边草 燕支草
 - 晚霞中的未名湖
 - 孔 子 故 里
 - 梅 开 沈 园

 
 
滩涂上的事情

杨柳岸


  滩涂上生物的名称,比较生僻。信手拈来一种,肉长在锥形的壳里的,当地
人叫它“覆鼎”。这种菜端上酒桌,外地客人感觉不好理喻。所谓覆鼎,便是翻
过来的锅。虽然形象,终究兆头不好,于是改了过来叫“斗笠”。“斗笠”的称
谓,饱含深意,斗笠的下面不也是肉吗?虽有这肉与那肉的天壤之别,终究是这
肉吃了进去就会变成那肉。总之,是维妙维肖。

  还有一种叫“虾姑”的,名也取得好。形体象虾,却比虾大,壳很硬,叫它
虾的姑姑,可能因为它会产卵,否则叫它“虾伯”。相形之下,虾姑因为沾了虾
的名声,比较的家喻户晓,容易“嫁”得出去。至于覆鼎,却必须端到眼前才可
能一拍大腿叫喊:真形象!虽然改成“斗笠”的名,仍是被斗笠遮了容姿。

  我们吃着滩涂上的东西长大,从来无所谓它们的称谓。塞在嘴里,可口便吃
;填在肚里,能饱就行。在意是的外地人,他们必须认认真真地记下所尝过的海
鲜,以便回去以后做“广告”。或者说他们的本意并不在吃了什么,而是记住了
什么。这对于主人却是一道难题:滩涂上的东西大多只有土名,便有一些是无法
“翻译”成国语。有心人去翻百科全书,一般地一无所获。它们不能登大雅之堂,
或许是小而众的原因,譬如名人录里不可能记着普通人的名字一样。因此我们吃
滩涂上的东西,如何吃也吃不出大气来,大可省略不计。

  但客人的心情,是必须琢磨,否则是花钱买冤言,十分不值。客人的心情,
一言以蔽之,是潮水一般来去的好奇心。既然如此,凡是无法“翻译”成国语的,
不妨请客人当一回“取名大师”,偏偏逗起了他们舞文弄墨的雅兴。孔子说:三
人行,必有我师。这是孔子的谦虚,世间人都是好为人师,我们在餐桌上就看得
很清楚。几个客人在桌面上争得脸红耳赤,不就是在说自己的在理吗?他们看一
样,说一样,津津乐道,俨然有那么一回事,却从来没有统一过。终归要散的筵
席上说的话,没有几句可以当真。

  现在人们记起了,深深的海洋的边缘,还存在着浅浅的滩涂,一片片几乎还
未被嘴巴“开垦”过的处女地。据说滩涂上的东西,基本上都是有毒的。但是现
在的人正吃得起劲。我们把有毒的海产品来招待客人,客人很高兴。大鱼大虾人
们吃腻了,改成吃小鱼小虾,从深海吃到浅海滩涂。滩涂上若干奇奇怪怪的小动
物,堂而皇之地替代黄瓜鱼带鱼鳗鱼摆上酒桌,并且大受青睐,是否可以说明现
代人的舌头出了差错?

  总之,滩涂上的东西是渐少了。从前赶小海的人的背篓,显然是今人的数倍。
有些东西,已经绝了种。跟这些东西有关的一些往事,也同样淡远。比如有一种
叫“毛蛤”的,壳很薄,寄生在浅土上面,手带着海土扫过去,就是几十只,毛
蛤煮清水,主要喝汤,一种说不出来的清甜。毛蛤不见了,一半原因是吃的嘴多
了,一半是海水污染。滩涂上的生物,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遭遇到生存的艰难。
值得一提的一种名叫“剑蛏”的,比蛏小,肉质特别嫩,开水一烫就熟,添加些
佐料,味道鲜美。据说全国只有两处产地,物以稀为贵,若有再编百科全书,是
得好好记载,否则吃到没有的时候,便记不清它们的长相。人都是这样,从来的
健忘和喜新厌旧。

  最后,想说一种叫“梅螺”的,软壳,腌着吃,味道苦而甘甜,正可调和现
代人油腻的舌头,大抵也必须在走一条绝路。它们不走绝路,人类的舌头就会变
短。现今的餐馆,为滩涂上的许多小丑提供了扬名四海的机会,这是它们想也想
不到的事。其实它们连想的权力都没有。乌鸡变成金凤凰,经常不是好事。至少
对于滩涂上的小动物来说,滩涂不属于它们的日子不会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