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湘君->正文
 专栏新作
 - 湘君:拉姆斯菲尔德
 - 湘君:遭遇“民主帝
 - 湘君:制胜之道-以北
 - 台海之争,曲在台方
 - 让激情远逝
  
  

 
 
让激情远逝

湘君


“六四”十四周年的尘嚣渐渐平息下来了,也许,只有平静下来,我们才能更好地反思过去,展望未来,毕竟历史已翻开了新的一页,如果说对中国而言,二十世纪是一个充满血与火,充满战争与牺牲的激情飞扬的时代,那么湘君衷心地期待二十一世纪是一个充满理性,和平与秩序的新时代。

是的,我们期待社会变革,但真正的变革需要的更多的不是激情,而是大量理性务实的沉潜的实际工作。我们渴望政治民主,但民主从来都不应该是一种运动,民主一旦与运动连在一起,就会让人想到法国大革命与文化大革命,“六四”的误区也许正在于此。湘君自己也是“六四”过来人,也曾充满激情地走上街头为民主自由而呼求,但当看到一群群的学生在大街上随便拦住一辆不管什么汽车,蜂拥而上,指令司机将车开到某个地方,然后挥舞着校旗招摇过市时,当看到同学们设立路障将市民赶飞机的车和运送蔬菜,邮件的车统统拦截下来时,湘君心里就有阵阵隐痛,我们对民主自由的追求不应该是这样的,以这样的方式,即使获得政权,那也许是其它的随便什么东西,但绝对不会是民主。民主的实质,归根结底,就是一套游戏规则,要使民主成为实践,就必须保证每个人都必须在这规则之内,若有人不遵守游戏规则,这游戏就没有办法玩下去。民主一旦成为运动,就成为一种对现有规则的破坏力量,打破旧的规则也许容易,但要建立新的规则却有相当的难度,这期间的间隔,往往就是社会动乱,辛亥革命,文化大革命的教训难道还不够深刻吗?也许,现在是我们抛弃“革命”,“造反”,“打倒”,“推翻”,“铲除”这些旧时代的旧话语,建立更加理性务实的新时代新话语的时候了。

王亮和他的选民们已经给了我们这样一种启示,那就是中国的民主政治也能甚至只能从现有的规则开始。湘君一直认为,中国现行政治体制并不是毫无民主可言,湘君还记得,湘君的家乡湖南省常德市人大的市长选举,还有浙江省人大的省长选举,都曾选掉了上面指定的候选人而选上了代表们自己推举的候选人,还有距今最近的去年湖南省岳阳市人大的市长选举,第一轮就根本未能选出市长。但绝大多数时候,我们自己并没有认真地参与到这场游戏之中去。据湘君自己的经历,每次人大代表选举,同事们不是去逛街、买菜,就是去看电影,洗衣服,根本不关心,认为与己无关,投了票也没用。问题是,投了票也许没用,但不投票岂不是更没用?是否有人,有多少人愿意多花一点时间去了解一下候选人?是否有人,有多少人勇于联名推出自己的人大代表候选人?又有多少人勇于自己站出来竞选人大代表?一种游戏规则本身并无真假可言,关键在于是否认真对待。一方面轻易放弃手中那张选票,一方面又去抱怨人大代表不能代表人民;对我们手头本已来之不易的有限的民主毫不珍惜,却一心梦想着有朝一日完美成熟的民主政治会从天而降,这才是我们的问题。

如今,海外民运已与中国大众渐行渐远,已看不到什么希望,隔空的谩骂,指责已经于事无补。湘君以为,任何人,如果真心希望推动中国的民主政治,就应该放下身段,象王亮和他的选民一样,从现有的规则开始,从最底层开始,扎扎实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出一条中国人自己的民主之路,这才是当前中国最实际,最稳妥,也使最有成效的政治改革途径。

二00三年六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