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谢盛友:钝感钝感力
 - 海南女人
 - 谢盛友:海南男人
 - 谢盛友:留学德国海
 - 你也许会遇到的事:
 - 谢盛友:魔鬼无法毁
 - 谢盛友:中国人为什

 
 
啊,1958!

谢盛友


 

啊,1958!

作者:谢盛友

啊,1958,对我太重要了,1958会跟我一路生死,那可不,你谢盛友每次填表时不都1958。

1958对于我们谢家也太重要了,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由于我的到来,多一个人多一张嘴,就必须多一个饭碗。多一个饭碗多一份忧愁,饭碗里有没有米饭,那应该是父母的忧愁。我还没满岁,忧什么愁什么?
据我妈妈生前跟我讲,我满岁时,妈妈把三样东西放在我跟前:一把剪刀、一支笔、一个糕点。妈妈说,根据文化传统,若我第一反应抓剪刀,说明将来会动手;若我抓笔,将来喜欢读书;若我抓糕点,将来贪吃懒做。
不幸我真的抓了笔。我一直埋怨我的父母,你们干吗不在我跟前放置一毛钱,让我抓钱? 爸妈从来没有回答过,我也没有继续追问。怪不得我至今还是一个穷光蛋,所以,我至今还是耿耿于怀没有那一毛钱。

我出生没多久就碰到三年自然大灾害,在饥饿中爬滚,在爬滚中长大。小时候肚子咕噜叫时经常埋怨父母,我家的爸爸妈妈怎么这样不负责任,把我生在没饭吃的年代。干吗不早些,或者干脆晚些。所以,我小时候经常饿肚子,一饿肚子就恨爸妈。

后来长大了几岁,半懂半不懂地感觉到,幸亏爸爸妈妈不负责任,把我生在1958,如果不是我,就是我七兄弟姐妹的任何另一个。我们兄弟姐妹从小不仅情如手足,我们兄弟姐妹就是手足,我宁肯我自己挨饿,也不愿看到自己的兄弟姐妹挨饿。
直到现在我还是这样,兄弟姐妹生活比我好,比我生活比他们好,我更加开心。兄弟姐妹比我会挣钱,比我自己会挣钱,我还要开心。
后来长大后,尤其上了大学,我终于明白了,那不是爸妈的错,更不是爸妈不负责任,错的是那个制度。更大的错误是,我们没有选择制度的权利。我们的父母没有,现在我们自己也没有。

1958,我们的中国发生了什么事?
1958,在中国抓笔的人干了些什么?1958年的元月一日,牟宗三、张君劢、徐复观、唐君毅四先生联名发表《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宣告当代新儒学的成立。
1958,中国教育部拍板,开始使用汉语拼音。
1958,我们中国人开始乱说话、说空话、说废话、说假话。面对“三面红旗”和“大跃进”不说假话就办不了事情、升不了官、当不了科学家。所以,1958,“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人定胜天”。1958,太阳也必须听从人的指挥。
......
1958,我们的父母们“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争取在十五年或者在更短的时间内超英超美超苏。
今天 2008,我们的中国超英超美了没有?苏联就不用超了,反正已经没有了。如果真的是超英超美了, 在哪些方面?在国民生产总值还是教育普及?在普及教育还是在公民教育?

1958,世界又是什么样的世界?那是一个《悲惨世界》。自从雨果的这部世界名著问世至今,已经有不下30个电影或者电视剧版本推出,但要是说到最忠实于原著的、给观众们留下最深刻记忆的,那勿庸置疑的得首推 1958年的版本。
我们这些1958年属狗的朋友们,长大后看的《悲惨世界》就是1958的《悲惨世界》。

十九世纪的巴黎,贫苦的冉•阿让为了挨饿(怎么搞的,又是挨饿,1958怎么都跟全世界挨饿联系)的孩子去偷面包,结果被饱食终日的法官判处19年的苦役。出狱后,走投无路的冉•阿让被好心的米利埃主教收留过夜,却偷走了主教的银器潜逃,后被警察捉回。主教声称银器是送给他的,使冉•阿让免于被捕。主教的言行感化了冉•阿让,他化名马德兰,从此洗心革面奋发向上,十年后成为成功的商人并当上市长。这时,以前缉拿过他的警长沙威出
现,一心要找他的麻烦。在此期间,冉•阿让得知了妓女芳汀的悲惨遭遇,并承诺照顾她的私生女柯赛特。八年过去了,平静的生活再起波澜,柯赛特爱上了共和派青年马利尤斯,轰轰烈烈的巴黎人民起义爆发了,无赖德纳迪埃和冉•阿让又狭路相逢,而多年来从未放弃追捕冉•阿让的警长沙威又出现在冉•阿让的面前。

《悲惨世界》中冉•阿让人格的伟大之处,正在于他心地善良,宽广无私的胸怀包容了海洋、天空甚至整个茫茫宇宙。每当夜深人静,万籁俱寂时,我常常扪心自问,自己能否做到他那样在坚定信念的支撑下心怀慈悲,并且始终如一、毫无怨言呢?我们恐怕能一时、也无法做到任劳任怨的一世。冉•阿让终生不悔的一如既往,反衬出我们个人灵魂的卑微和渺小。这是一种不能替代的、永恒的记忆。

1958,也有开心的世界。
1958,我没满岁,巴西球王贝利尚不满18岁,而贝利一举攻入6球,震动足坛,为巴西夺冠立下赫赫战功。在后两届世界中,贝利因伤过早退出比赛,仅分别各进一球。1970年,已届30的贝利锋芒不减,攻入4球。巴西再次夺冠。

我很崇拜贝利,更加欣赏他那句话:
记者问:“您对自己进哪一球最满意?”
贝利答:“下一个!”
若有人问我:“您对哪一篇作品最满意?”
我学贝利回答:“下一篇!”

写于 2008年1月25日,德国班贝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