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谢盛友竞选班贝格市
 - 记录我在家园的心路
 - 如何融入德国社会
 - 中国的“国母”是不
 - 刘少奇前妻谢飞生命
 - 没有国父,哪来国母
 - 德文著作《留德岁月

 
 
老井的故事

谢盛友


 

老井的故事
 

作者:谢盛友

我家乡的那口井,已经不在了。现在,我村里的人比过去自由了,也多了一些生之路,生活富裕了,几乎每家每户都在自己的家门前打了一口手压机械井,村里的人再也用不着提着水桶到南边或北边的水井去打水了。村里南边那口水井,连同它周围的一切,都被铲平,在那块地方盖起了一栋又一栋的楼房。

然而,家乡南边的那口井,在我的人生旅途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我大脑的记忆里永远有它的位置。

我家的那个村很小,村民都和睦相处。村里南边有口水井。听老人家说,这口井在我爷爷的曾祖父以前就有了,是我爷爷的曾祖父,他的爸爸那一代挖的。那时当然没有机械,他们就用仅有的凿和自做的铲子,一凿一凿地凿,一铲一铲地铲,凿挖出一个大坑,大坑很深很深,然后他们再用石头垒起来。在大坑的中央,垒起了一米宽一米长十米深的一个架构,之后再用土把架构周围填了起来,这就是我们的水井。
这口井,我们世世代代的人都离不开它。人们用它的水来烧饭,来止渴。我们喝它的水长大。世世代代的人用它,坏了,再修补,修补了再使用。就这样补了又修,修了又补,才有我二十几年前离开家乡时的那口井。   我们南边的三户人家,一般都到这口井去挑水。村里北部的人自己在北边也有一口井。中部的那三家人,时而到南边时而到北边挑水,因为两边的水井对于他们来说,挑水的路程都是一样的。不过,尽管北边的那口井比我们的深一些,但我们南边的那口井比北边的水源要多一些,水源旺,水质当然好些,因此,逢天旱时,中部的人家,甚至是北部的人家也都到南边来挑水。
 
我六岁上小学时,就得为妈妈挑水了,我村里的小孩都这样。小孩个子小,父母亲们一般都为孩子自做水桶。会木工的人家,用木板为小孩制作小水桶。我爸在外地工作,我妈很笨,只好找来用过的罐头油桶,把桶的上端弄空,左右两侧各打两个洞,再用铁丝穿洞过来,两边铁丝联结起来,就可以用它来挑水了。小时候,妈妈到田里干农活,我放学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先看水缸里有没有水。妈妈规定,若水缸里的水少于三分之二,我得先挑水,再干别的。我的个子比别的同龄小孩还要矮小,挑水时又不会掌握平衡,一边挑一边走,水也不断地从水桶中溅出,到家时若还存半桶,当算成绩不错。这样来回地跑,跑了几趟,裤脚往往都给溅出来的水湿透了。这倒不要紧,我最怕的是,打水的桶的绳子不牢,断了,桶沉井底,我们小孩是没有能力把水桶从井底打捞出来的。
村里有条不成文的规定,谁家的水桶如果掉进了水井,在打捞之前,要通知村里的每家每户。掉桶者挨门挨户地安民告示:我家的水桶掉井了,你要挑水赶快去挑了,不然我捞桶,水会浑浊的。这条不成文的规定,世世代代都实行着,大家都很自觉,大家都这样做,也用不着有人监督。哎,我家那口井多好,不但给我们提供水的养分,还成为我们联络感情的纽带。
  
天大旱时,我们水井的傍边就更加热闹了。天旱水源少,供不应求。在水井傍边往往排着长龙,水井里的水很少,有时可以看到井底下拇指大的石头。我们用微小的水桶,一点一点地往上舀,井边放着大水桶,舀上来的水便往大水桶里倒,让它沉淀,大桶满了才往家里挑。记得有一年,天旱得连大地都冒烟。有一次我用小桶舀水时,嫌弃舀上来的水太浑浊,不把水倒进大桶里,而是把它倒掉。站在后面的五婶看到了,责骂我说,怎么把水倒掉了,这大旱天,水贵如油。我尽管做了错事,五婶骂的对,但我心里还是不服。暗想,怎么说水贵如油呢?我用一公斤水跟你换一公斤油,你肯吗?那年代,在我村里,一年有十公斤花生油的是大富人家了。尽管大伙都没有钱,但集市里购买任何东西都要排队,队伍比水井边等待舀水的还要长。
  
对家乡南北这两口井,我的感情始终摆在南面这边。我高中毕业后回家干农活。在田地里劳动,我经常是很累很饿。每天晚上收工后,我到村里南边的那个水井去,一桶一桶地把水打上来,用一整桶一整桶的水从头往脚上淋。然而,水只能冲掉我身上的泥巴,却不能冲掉我身上的疲劳。每天晚上,洗好澡后,我就在水井边那块大石头上静静地躺他一刻钟,只有这时,我才知道,人是累不死的;只有这时,我
才觉得有一种享受,因此,我称之为“快乐一刻”。
  
我们当年都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那时,我以为,我这样扎根农村,再也不会出来了。谁知,山不转水转。毛主席也不能万岁,他老人家死了,邓公上台,恢复了高考制度,我考入了中山大学。这回我真的“背井离乡”,到广州去读书。在中山大学,我认识了我现在的妻子,尔后我们相爱了。四年的大学生活很快就结束了。毕业时,我们都快到“而立”之年了,学校党委书记说,要么我们一起去西藏,要么一个在“天”(天津),一个在“南”(湖南);要么一个在“海”(上海),一个在“北”(西北)。要想两个人一起分配到大都市,那是不可能的。于是,我们择“善”而走,我现在的妻子去了天津,我被分配到湖南,一去就是五年。在而立之年,我们结婚了。在我们的婚礼上,没有牧师,没有证婚人,没有神圣的结婚进行曲,也没有一桌酒席。我们回到老家,在湖山乡办公室领回那闪闪发光的结婚证。按照我们村里的习俗,结婚后新到的媳妇得到水井去挑水,把家里特别为新婚夫妇新摆的九个大水缸挑满为止,这样就表明,新建立的家庭“来源广大,婚姻永久美满。”

我陪着妻子到南边的水井去挑水,把整整九个水缸挑满。然后,我们远走天涯海角,在海南三亚的大东海,我们静静地躺在沙滩上,让海浪尽情地吹打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