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凡凡->正文
 专栏新作
 - 凡凡:为吃讴歌(4)
 - 凡凡:为吃讴歌(2)
 - 凡凡:为吃讴歌(1)
 - 为吃讴歌(3)广东老
  
  
  

 
 
凡凡:为吃讴歌(2)-温哥华版“让你一次吃个够”

凡凡


 

我每个星期至少一次出外就餐,否则,天天围着自家的炉子转悠,生活就没有什么奔头。

 

想吃日餐的时候,我就犯小农意识,尽管让你一次吃个胃翻天,也吃不穷老板,但总想和老板斗智斗勇,要把“all you can eat”的钱吃到自己心里充分平衡为止。所以,41街夹Granville那家一平是我平均每隔一月做一回“七把叉”的地方。饭店的空间是真的小,人是真的多,生意是真的好,等候的队伍是真的长,东西是真的实惠。好像没有龙虾和象拔蚌刺身,别的差不多齐全了。人多,食物就新鲜,寿司的米饭就新鲜、软滑。我一直钟情于吃生蚝,后来,有一次,一人独吃了两打,从此之后,见了生蚝就要绕道走,顿时失去了对一平的兴趣。

 

人生的乐趣在于追求的过程,吃的过程也一样。象我这样如此吃得穷凶极恶的人,是愣生生减少自己吃的乐趣。但我吃的时候控制不住,美味当前的时候,我象是在过世界的末日,明天,世界毁灭,我的人生完结了,来不及吃的东西还没吃就一命呼呼了,亏大了去了。哦,再次鞭打一下自己的胸无大志,中学受的什么教育来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还有什么生命人生的意义:当你告别这个世界的时候,你可以对自己说:我的人生完美了,现在,我可以闭眼了,因为,该吃的东西全吃过了!这是我篡改的,我脑子中就是这句话,在我耳边回响。我带着这种悲情意识进的餐厅,晚餐后,一定是痛苦的代价。那个时候,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登高Grouse mountain。遗憾,每每吃得饱嗝连天,胃对我的食物下载超出流量限制,直接给予了反刍现象的惩罚时,throat up,我出得餐厅,眼前都是黑漆漆的天空,Grouse mountain 就在梦里爬吧。

 

其实,温哥华有许多日餐厅是中国人或者韩国人经营的,我还去过越南人开的那家,就在Oakridge mall 对面,cambie街上。尽管那个风水宝地如今是天铁的大工地, 生意依然出奇的好。这家主要做外卖,对不起,我一时没有找到名片,因为本人对日语一窍不通,所以记不住那个名字。

 

有一家日本人经营的地道日餐厅,我经常想念,在西区42街夹west boulevard London Drug旁,日文字写出来是“味彩”,老板侍应都是日本人,大树去了,就卖弄一下他那几句日语,欺负我听不懂,也不知道他说得人家是否听懂。餐厅有我喜欢的海胆Uni 吃,鱼生新鲜,价格不菲,不接受订位,因为位置太少。我吃完后,就会来一句“友希”!这是我唯一会的日语。(经考证,这是粗鲁的说法)我觉得这家比附近的“将太”味道好。

 

其实,downtown有许多好的日本餐厅,我都是从Vancouver Sunfood版上看来的。那时,还有个排名,我没全部记住,但我记得,“味彩”是名列其中的。

 

关于寿司,我从不买任何放在超市冰柜里面的Sushi,包括大统华的。把做好的Sushi,置放于冷柜里,是暴殄天物。中国有许多食物要趁热吃,比如小笼包,油条这样的点心。Sushi当然要新鲜吃,那个饭团怎么能存放在冰柜里呢?日本人应该抗议,这样的做法就是对于日本饮食文化的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