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谢盛友竞选班贝格市
 - 记录我在家园的心路
 - 如何融入德国社会
 - 中国的“国母”是不
 - 刘少奇前妻谢飞生命
 - 没有国父,哪来国母
 - 德文著作《留德岁月

 
 
母亲节怀念: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谢盛友


 

 

我的母亲

母亲节怀念: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作者:谢盛友

我的母亲很平凡,简直平凡得每年母亲节快到来时我怀念母亲,却不知道写些什么才好。今天肚子饿,再次想起我平平常常的母亲,原来天下所有母亲之所以伟大,是因为她们一生担心自己的小孩挨饿,担心全家人没有饭吃。所以,我的母亲很平常。

我的母亲没有受过高等教育,也没有父亲那样精忠报国的远大报负,她心里挂念的只是如何照顾好父亲和我们的饮食起居,如何使自家的庄稼收成更丰厚一些,如何使我们得到再好一些的教育。母亲的生活目标虽然简单,但活得很精彩。她平凡的一生留给了我们很多的回忆,有些是甜蜜的,有些是辛酸的。

我的母亲是一个典型的贤妻良母。勤劳节俭善良无私,这些形容词都给母亲,都不过分。我母亲管教我很严格,她是慈爱母兼任严父。但是,我母亲从来不在别人面前骂我一句,打我一下。我做错了事,她只对我一望,我看见了她的严厉眼光,便吓住了。在家里,母亲会跟我分析为什么做错的道理。
我的母样待人很仁慈、最温和,从来没有一句伤人感情的话。但是,我母亲有时侯也很有刚气,不受一点人格上的侮辱。我在母亲那里学会做事认真负责,学会如何待人接物,如何宽恕他人,如何体谅他人。这一切,我都得感谢我的慈爱母亲。

怀念母亲,想起当年饿肚子,米在我脑海里的记忆非常。那年,家乡海南岛遇到史无前例的粮荒,我家没有什么米吃,主要靠外婆救济。外公在泰国,每年要寄钱给外婆和舅舅他们作为生活费,那时,国家视外汇如宝贝,侨眷收到外汇,可得侨汇券,侨眷凭它可以购买粮食或其他某些紧俏商品。外婆救济给我家的米吃光了,代替之的是蕃薯,偏偏我们那一带蕃薯产量也很低。
我妈本来应该是很会持家的人,然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家里已经好几天没掀锅盖了,妈让我带着弟弟到外婆家借米。我母亲是最爱面子的人,哪怕是跟她自己的妈妈借,她也不愿亲自去,面对自己的母亲,她也许更难启齿。我和很小的弟弟,要走二十几华里的路,才到外婆家。路上弟弟说,他很饿,而我的肚子连发出咕噜响的力量也没有,弟弟不停地问我,何时才到外婆家,他说路这么远,他很难支撑得住。

快到外婆家的时候,我们看到大队大墙上的政治口号标语“抓革命促生产!”

看到革命两个字,想起父亲年轻时的读书笔记,父亲写道:孙文一生与钱财无缘,民国建立后,难以逾越的财政危机使革命党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孙回国之前,南方革命阵营就传闻他带了巨额华侨捐款,指望能充作军饷大干一场,许多革命同志与各路将领都是把他当作财神爷而伫候于上海码头的。无论是在孙中山登岸之时,还是在他当选临时大总统之日,都有人直截了当地向他提出同一个问题:带了多少钱?当他如实回答:“予不名一钱也,所带回者,革命之精神耳!”
 ......

父亲的读书笔记是,孙中山革命遇到“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那时很小,很难懂得这么大的革命大道理,看到“抓革命促生产!”标语时,我在想:我们的父老乡亲是在生产种地呀!所以我在纳闷:种稻者为何没米吃?

糊里糊涂加上饥饿,我们到达外婆家,我看见了外婆家里的米缸,当时的我只比米缸高出一个头,伸头往米缸里一看,外婆家的米也不多了,底下的柚叶可隐现看见。外婆的米缸很黑很亮。她跟我说,她十五岁嫁到外公家时,就有这个米缸了。米缸用久了,就油溜溜的,而且发亮。那时,米缸的光亮,是表明这个家庭之富有的主要尺度。把柚叶放在米缸底下,是怕米发霉,家乡的人一般都这样做。

外婆把热气腾腾的稀饭连着锅子端到桌子上来,先用铁勺在饭锅里翻腾,然后仔细地搅拌,使之冷却,她知道两个小外孙走了那么老远的路,肯定饿坏了。我和弟弟对坐在桌子旁边,外婆站在我们俩的中间,不说话,只是边搅拌边注视着我们,整个屋子里只听到锅里的稀饭随着搅拌而发出的响声。弟弟和我都极度的严肃和专注,我们的目光全被锅里的热饭所吸引,它对于饥饿的我们来说是一个磁场。弟弟没吭声,我看见他咬紧牙,腮部肌肉突起,口水慢慢地滴下来。他没有控制能力,这一点是肯定的。我看清楚了他的神态和目光,那是饥饿者的贪婪相。

那顿米饭给我大脑皮层留下永久的记忆,我开始懂得饥饿是一种痛苦。饭吃饱后,披靡不振的弟弟突然间露出异样的光芒,刚才的愁眉苦脸被几碗稀饭一扫而光,弟弟开始说话,问外婆这问外婆那。我的眼睛也一下子发亮了起来,仔细看看跟前的外婆,觉得她很高大。

外婆,你是我母亲的母亲,你比我母亲更加高大!


写于2008年5月7日,德国班贝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