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谢盛友:钝感钝感力
 - 海南女人
 - 谢盛友:海南男人
 - 谢盛友:留学德国海
 - 你也许会遇到的事:
 - 谢盛友:魔鬼无法毁
 - 谢盛友:中国人为什

 
 
我怀疑我成了植物人

谢盛友


 

我怀疑我成了植物人

作者:谢盛友

2008年2月份,我收到在国内一本尖端思想表达的刊物任总编的朋友的来信:
早就想跟您谈谈心了,一直不太好意思。但老拖着也不是办法,还是直接把我的想法说出来吧。我很乐意传播您的观点,但每次都收到读者反馈,称您的中文已比较生疏,词汇、句式、标点符号都挺拗。另一位海外的作者也有这个问题,与您一样,他的作品在海外也获得最好的文学奖项,但他的中文读着很费劲。我想可能是由于去国太久,用中文太少的缘故。

我回信:
感谢您的真诚真心,说实在,很感激你们。如果不写,中文就更加忘光了。国内能有你们这样的刊物,我少一份自己的“不美”。 再次感谢您的真诚真心。 祝您开心!

一直以来,我在思考:我可能是一个植物人。

我想到海外的唐人街,为什么是清末的样子,因为前辈漂流到海外时,就是清末的年代,前辈们对中国的记忆,就是那时的中国。一直以来,海外所谓的中国问题专家了解中国,第一步就是从唐人街开始,也就是清末时代的中国。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前辈们、中国问题专家或多或少,都成了植物人。由于我是一个媒体人,我的思想或多或少可能还可以跟得上中国的改革开放,但是,我的中文肯定是植物人中文了。

植物人(vegetative patient):大脑皮层功能严重损害,受害者处于不可逆的深昏迷状态,丧失意识活动,但皮质下中枢可维持自主呼吸运动和心跳,此种状态称“植物状态”,处于此种状态的患者称“植物人”。
植物人(vegetative being)是与植物生存状态相似的特殊的人体状态。除保留一些本能性的神经反射和进行物质及能量的代谢能力外,认知能力(包括对自己存在的认知力)已完全丧失,无任何主动活动。又称植质状态、不可逆昏迷。植物人的脑干仍具有功能,向其体内输送营养时,还能消化与吸收,并可利用这些能量维持身体的代谢,包括呼吸、心跳、血压等。对外界刺激也能产生一些本能的反射,如咳嗽、喷嚏、打哈欠等。但机体已没有意识、知觉、思维等人类特有的高级神经活动。脑电图呈杂散的波形。植物状态与脑死亡不同,脑死亡指包括脑干在内的全脑死亡。脑死亡者,无自主的呼吸与心跳,脑电图呈一条直线。

社会上一般人认为,植物人等于“活死人”,不可救药。其实,植物人不但能催醒,而且有相当部分植物人是可以治愈的。

一直以来,我在思考:能治愈植物人的医师肯定是天下最好的医师之一。

人,留存的记忆和观念,对自身的成长和影响是致命的。
根据文友徐贲的文章《顺从的“觉悟者”:七十多年前的苏联青少年》:塑造一国人民的国民性就象培育一个新物种,只要一次性成功就足够了,剩下的便是它的自动延续,除非环境因素的剧变为它的再度变化提供了条件。斯大林制度绵延不绝的魔力和遗产不在于国家结构,也不在于对领袖的个人崇拜,而在于“渗透到我们心灵之中的斯大林主义。”
以当苏维埃人为最大的光荣,对于没有前苏维埃记忆的青少年,要比对有这种记忆的前辈容易的多。新的一代人从小就相信,他们是世界上所有国家种最幸福的人民。米哈伊.尼可莱夫(Mikhail Nikalaev)在1930年代经历了好几个孤儿院的生活长大。据他回忆,孤儿院一直教导他们,苏联是最好的国家,苏联的儿童是全世界最幸福的,而斯大林就是这个国家的父亲。“要是我们出生在别的国家,我们早就饿死、冻死了。……他们是这么教的,当然我们也是这么信的。孤儿院怎么教,我们就怎么信。我们的所有关于世界的想法都来自苏联的政权。”

……

读了这些文字后我就想通了很多,明白了一个道理,明白旅居海外几十年的超左墨客,他们为什么会极力维护文革时代的中国,为什么反对中国政治改革,为什么会为十九年前的镇压鼓掌。……

说到那场运动,我一定要说说胡耀邦,根据胡启立先生发表在《中国青年报》2005年12月7日上的回忆录,在胡耀邦任总书记时,他主持开的会议总是最活跃的,开会的人都可以畅所欲言,言无不尽,民主气氛十分活跃。胡耀邦身为总书记,可是连一点官架子都没有。他向年青人提倡每天读二万字的书,一生读一亿字的书。他自己就是一个手不释卷的读书好手。他以自己的亲力亲为,为当时的年青人做出了好榜样。他一生真正践行了那个著名的论断:用全世界的优秀文明成果来武装自己的大脑。好的东西是不分阶级,不分东西,不分民族,也不分国界的。

一直以来,我在思考:能催醒植物人的,恐怕只有读书。

读书,读书,再读书!

 

写于2008 年6月7日,德国班贝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