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刘少奇前妻谢飞生命
 - 谢盛友:30年前的大
 - 谢盛友:康乐园歌(
 - 谢盛友:回忆长沙(
 - 谢盛友:文革是什么
 - 谢盛友:回忆在上海
 - 谢盛友:父亲给我留

 
 
童年回忆(16):排队

谢盛友


 

童年回忆(16):排队


作者:谢盛友


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天还没有亮,奶奶带领我去湖山镇排队买猪肉,每个人都想买到七毛六一市斤的平价猪肉,所以大家都很早就起床排队,肉少,肯定有人买不到猪肉。我堂哥很大胆,他眼看最后只有大约几斤肉,还有很多人在那里排队,他干脆把八毛钱扔在卖肉大叔的桌子上,猛劲地拿走一市斤肉,跑了。他家那天有肉吃。我和奶奶带着遗憾回家。

有个什么经济学家说过这样的一句话:资本主义是货追人,社会主义是人追货。这话太含经济规律,我一个小小的快餐店老板搞不懂。德国人说来也真傻,一个挨着一个老老实实地排队,依序上前,不是该轮到他的时候,他绝对不会抢到别人的前面。
我曾经仔细观察过,在我的外卖店里经常发生这样的情况,先到者已经订好餐,正在那里等待厨房为他专门做的菜,后来者一踏入店门,马上就问那个正在等待的客人:您在我的前面吧?前者一定回答:已经有人为我服务了。只有前者同意的情况下,后者才认为该轮到他了。在店里,哪怕只有两个客人,他们也这样做,绝对不争先恐后。这样的事,我每天至少碰到很多例。
德国人很守规矩,不论是大事还是小事,都按规则来办,有秩有序。德国人见面时往往会问:你好吗?若是很熟悉的朋友,会这样回答:Alles in Ordnung! (一切符合秩序!其实是说“一切都很好!”)德国人办事总是循序进行,任何事情在办理之前,先计划,订规则,再定进度,然后步步跟踪。有时中国人会觉得,德国人好呆板哟!其实,这种个人的“呆板”带来的是大家的“方便”。在德国,一切凭规矩,按原则办事,官方的法律和行政政策也很详细、很透明,灵活性不大,你可以地了解法律和规章的内容,知道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做到何种程度,你可以预期办事的效果,自主选择,自己负责。碰到你自己解决不了的疑难问题则可以求助律师,事情有了结果以后,一般不再有异常的变化。所以,照规办事,很方便。

我想起了好友周匀之(前星岛日报总编)的一段话:中国人在美国排队,在欧洲排队,到香港也排队,但中国人在中国就不排队了。其实,周兄太健忘,中国人在中国是必须排队的,为什么呢?因为在中国没有这张呆板的秩序网。在中国,很多事情,直到发生前的一天,你也不知道能否办成,办事情要通过关系,找熟人,遇事找规则的人会被人嘲弄为最没本事的人。在中国,是一张由“熟人”编织而成的“关系网”。有了这张关系网,很多人做事情就不按照规则,故此没有秩序,因为他要比别人“聪明”才行,而绝对不能比别人“呆板”,你要呆板地去了解法规、政策也很难,因此,很不容易知道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可以做,况且,法律、政策、规定不透明,不严谨,而且经常变化,即使是有明文法令,也形同虚设,因为更多的人不是守法,而是通过人情关系去绕过它。别人办不成的事,你办到了,那你就是“有本事、神通广大”。

这种“人情大于国法”的社会状态,并不完全是立法的问题,在中国,法律尽管不完善,但也不少,许多问题,比如行贿受贿等,都有法律规定,我想,主要是执法不严的问题。法治社会的运转,是在立法之后,要靠强硬地执行,这就需要清廉的、有效的执法队伍和行政管理系统。

西方国家从立法完善,到训练全社会守法,是经过长期艰苦努力的。“一切排队”是非常了不起的法治文明成就。
 
 


写于1996 年 8月, 修改于2008年6月20日, 德国班贝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