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茉莉->正文
 专栏新作
 - 茉莉:她把那双男人
 - (图文)茉莉: 诗人王
 - 茉莉:绝对坦诚-也
 - 茉莉:读《寻找现代
 - 茉莉:打起火把照亮
 - 茉莉:在中国革命幻
 - 茉莉:倾听淮生:农

 
 
茉莉:地震诗歌中的反讽

茉莉


 

 

 

                               地震诗歌中的反讽

 

                                                                     茉莉

 


 在大地震令人类陷入悲痛之时,诗人朵渔说:“今夜,天下写诗的人是轻浮的。”尽管如此,四川地震发生后,诗歌就如白色的雏菊,一夜间在各网站遍野绽放。这是因为,诗歌这种形式短小方便,适合人们即兴写作,及时表达他们与灾民同在的良知和哀伤。

 大多数诗人是业余写诗的网友,他们的语言朴素,感情真挚。但在自发性的诗歌运动之后,中共有关部门组织了抗震救灾诗歌朗诵会,在各地竞相上演,原本真诚的诗歌运动开始滥情而变味。直到出现吟唱“纵做鬼,也幸福”一类的专业文人,给这场热门演出打上一个耻辱的印记。

 在地震诗歌中,有一种东西闪闪发光,那是西方人称之为“诗的正义” ( poetic justice )的理念,即艺术惩恶扬善的审美理想。 正义在现实中往往难以实现,而艺术却能以它独具的手段,为人们寻求正义。中国地震诗歌中体现的“诗的正义”,往往是以一种反讽的手法来表达的。

 

   ◎ 反讽以对比造成审美惊奇


 从古希腊罗马文学到现代,西方文学评论中经常运用的一个概念是“irony”,它在中文里译为“反讽”、“嘲弄”或“滑稽”。这种丰富多采的文学表现手法的效果是:以正反两极的尖锐对比,造成意外的审美惊奇。

 在《天堂里没有坍塌的校园》里,诗人辛昭吟诵着:“在一路绵延的残垣与尸骸中/ 那依然高高矗立的/ 是一幢幢的府衙/ 坚固而且高贵/ 那颗娴熟的红五星/ 安然高挂楼前/ 格外眩目和耀眼 ”

 诗人描绘他一路看到的景象,把灾民的残垣尸骸与政府衙门的坚固高贵,做了一个鲜明的对比,这种尖锐的反讽,让我们看到今日中共官僚“以民为本”的实质。

 杨宽兴在《我诅咒你,时间》一诗中写道:“但在72小时过后,必要说出我的诅咒/ 时间/ 我不曾信任过什么/ 却把信任全数交给你/ 除非你停下/ 才会给挣扎的人以机会:以生命的名义,/越过良心、国体、边境和稳定的口号/ ——这些全不相干的东西——/ 而紧抓住最后一缕悲哀的呼吸/ 你却用尸臭般的死亡背叛我/ 与我成为终生的敌人”

 这可以称为命运的反讽或者浪漫主义的反讽。此诗描述那些被压在倒塌房屋之下的灾民,他们曾真诚相信政府会在第一时间里抢救他们,但三天时间过去无人来救,他们求生的梦想因此幻灭。

 

   ◎ “成年人的世界已是道德的屠宰场 ”


  视角的反讽这一手法,最典型地体现在安徒生童话《皇帝的新衣》之中。一丝不挂的皇帝以为他真的穿了一件漂亮的新衣,其他人除了骗子之外全都半信半疑,但旁观的读者是明白的,最后由一个天真的孩子道出真相。

  “课本里充满了谎言/ 欢歌中浸透着虚情假意/ 成年人的世界已是道德的屠宰场/ 可是他们/ 却说这样的社会是和谐盛世/ 这样的国家正在和平崛起 ”这是网上广泛流传的一首诗,诗人以与当权者不同的视角去看和谐盛世,就像孩子看皇帝的新衣。

  我们中国人常说的“反语”,即修辞的反讽,指行文的字面意义与作家的真实含意恰好相反。鲁迅的“中国军人屠戮妇婴的伟绩,八国联军惩创学生的武功”,就是一句著名的反语。

  一位署名”湖南大少”的诗人写下很有创意的诗歌《对祖国说再见》,诗的抒情主人公是在地震中死去的孩子,他如此向祖国告别:

  再见啊,我伟大的祖国,总理的泪
  我沉重的眼皮,开始打扫理想的灰尘
  向白云申请一刻安静的瞌睡
  只是短暂的再见吧,我还会回来
  带着星子的微光,做您心疼的标本”

  “标本”的古希腊文意思是运动着的皮张,是再现死亡动物形象的一门工艺。一个修建大量豆腐渣学校的祖国,并没有把孩子当作有血有肉的人去疼爱,此诗中的“心疼”即是反语。这种修辞的反讽含蓄深沉。

 

   ◎ “这是一场只有失败的国殇”
  


  《天堂里没有新闻联播》是网友公认的一首好诗。作者雎鸠面对地震后御用媒体的一片歌功颂德,沉痛地吟诵道:“别预言什么胜利,/ 这是一场只有失败的国殇。/ 百万苍生流离失所,/ 万千亡灵正在路上,/ 此时的祭台/ 怎能变为皇恩浩荡的舞场?”

   在祭台和舞场的对比中,诗人对时弊进行了辛辣的反讽。类似的对比还有:“西南地坼,葵花们已成片倒下/ 东南歌舞,美女们劈腿未休”(凌沧洲《哀我中国》)

  反讽还有一种“突转”的特点,在某种意外出现后,发生卒不及防的转折。例如艾鸽的《死者不会上诉》:

  “我很想立即吊起声带
  挤入歌功颂德的音浪中发癫
  可你的血团竟卡住了我的咽喉
  尸影乱絮般穿过我的胸口”

  作者在此诗中先是自我贬抑,然后悲从中来,展示了自己不与当权者同流合污的道德观。湖南大少也在他的另一首诗中,表达了无边的悲哀:“电视台把不间断的画面给了泪水,悲伤/ 报纸把所有的版面给了感动,赞美/ 废墟上渐渐微弱的呼唤,无奈的眼神,撕心裂肺的痛/ 还有绝望,责问,还有所有人的惭愧/ 没有说出来。永远的惭愧啊”


   
      ◎ 朵渔的诗具宇宙反讽意味

  
  西方的悲剧性反讽,常对受到命运拨弄而失败的英雄做出美学上的肯定。书写地震灾难的中国诗人,深感自己在政府造成的“人祸”面前无能为力,这种懦弱和苟且的民族性,是另一种形式的悲剧。

  佚名在《孩子,对不起》一诗中,以深深忏悔的心情向冤死的孩子们倾诉:“你倒下了,让大人还怎么有脸站立。”“孩子,对不起/ 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 掺着土的水泥中也掺着我的冷漠/ 我的懦弱夯实了本不该歪斜的地基/ 细细的‘钢筋'正是我的脊梁/ 支撑不起灵魂索性就选择卑躬屈膝。”

  在地震引爆的大众诗歌热潮中,一些化名的草根诗人的作品,往往胜过专业名家。但著名诗人也有一些不俗的成绩,例如一边教书一边写诗的槟郎,他在《悼念汶川地震遇难者》一诗中悲愤地质问:“文明的混凝土为什么/ 有选择的成为刽子手的帮凶?”

  从艺术上看,朵渔的《今夜,写诗是轻浮的……》被人视为地震诗歌中最好的一首。评家认为,此诗的视角是全景式的,在意象纷呈的时候,摇曳出一个个有表现力的画面,并结合了暴风骤雨般的节奏和细腻柔转的悲伤,显示诗人的心绪动荡,引领读者的阅读感受。

  在笔者看来,此诗具有“宇宙的反讽”之意味。作者一开头写“今夜,大地轻摇,石头/ 离开了山坡,莽原敞开了伤口……”,然后,逐个列出一系列他认为是“轻浮”的事物:从上海、将军、县长、电视、主持人和官员,到医院、祖母、孕妇和护士,显示了人类在宇宙震怒面前的卑微与渺小。

       人类总以为自己在宇宙中扮演中心地位,相信“人定胜天”,甚至不惮于地震带大修水库和核武库。而宇宙的反讽则是对人类挫败的讽刺,它告诉人们,无论人的野心和算计达到怎样的高度,总是存在一种更高的、无法达到的认识层次。优秀的诗人如朵渔,似乎敏感地意识到这一点,他哀叹道:

  “当我写下
  悲伤、眼泪、尸体、血,却写不出
  巨石、大地、团结和暴怒!
  当我写下语言,却写不出深深的沉默。”

----------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08年8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