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谢盛友竞选班贝格市
 - 记录我在家园的心路
 - 如何融入德国社会
 - 中国的“国母”是不
 - 刘少奇前妻谢飞生命
 - 没有国父,哪来国母
 - 德文著作《留德岁月

 
 
他是黄埔毕业的右派(图)

谢盛友


 

潘先焕老师居住的房子(左第三间,2005年摄)




他是黄埔毕业的右派(图,我中学里的人和事)


作者:谢盛友


2008年8月8日,我们高中同学聚会,有些已经当了爷爷奶奶了,有些已经不在人世了,有些像我一样浪迹天涯无法赴会。

海南岛文昌县罗峰中学始名罗峰书院,创建子公元一八八四年(清光绪甲申年)间,迄今已一百二十多年。一九四九年以来,先后由符振中任校董会董事长,谢肖珊(笔者的堂伯伯)为副董事长。一九五六年改为文昌县罗峰中学。

我们是一九七三年进入罗峰中学的,当时是裴用福、苏大兴任正副校长。大家还记得什么叫做教育回潮吗?我们进入高中时是正儿八经考试进去的,但是,没过多久潮就退了。然后,在学校里我们根本没有读书,天天劳动,种甘蔗、种水稻、养猪,养到个个几乎变成笨猪。实话实说,我在中学的时候,不但不喜欢裴用福校长,我曾经很怨恨他,因为他主政中学时,让我养猪。我第一次不恨他时,那是八十年代初我报考研究生的时候,认识到那不是他的错,是制度的错。第二次不恨他时,是我到了海外,我第二次认识到,他没有自由的权利。
当年逼迫我们养猪的裴用福校长,他的亲戚来德国留学,我热心照顾,毕竟我很喜欢读书的年轻人,更加喜欢来自家乡的读书的年轻人,不用养猪、可以读书,真好!他的亲戚柏林工业大学毕业,今年去了新加坡工作。

但是,我从来不恨潘先焕老师,我最敬佩的老师之一。潘先焕老师是黄埔军校的毕业生,先在国军炮兵部队任文官。一九四九年以后每次政治运动他都被遭殃,先被打成右派。我还没上学时,就听说很多关于他的故事。当右派后,他逼迫养牛,天天在太阳底下在田埂上牵牛、与牛为友。他跟牛说话:赶快吃草了,你的命运比我好,一个黄埔军校的高材生在养你。

潘先焕,黄埔军校高材生养牛的故事,我们家乡的那女老少人人皆知。二零零四年罗峰中学一百二十年校庆,见面时,潘先焕老师竟然能喊出我哥哥的名字,可见他的记忆惊人。哥哥说,一般是学生记住老师,老师有那么多学生,哪能记住那么多的名字?!
潘先焕老师竟然还记住我的名字。

文革时被自己的学生批斗,不堪忍受,潘先焕老师从学校的三楼跳下来,命大,可胸骨被折断好几根,每逢天气变凉,就感到闷痛、剧痛。
还没退潮的那几个月里,潘先焕老师教我班数学和化学。我永远不会忘记开学的第一个月里的一次化学课,潘先焕老师让我上黑板解一道化学题,我一边写一边解答,潘先焕老师一边赞扬:这个同学的基本功特别好。没过多久,教育退潮,潘先焕老师与我日夜养猪。
……
一九七七年高考恢复第一年,我没有考上大学,我没有恨潘先焕老师,相反我更加敬仰他。到中山大学读书,有一次过年回母校拜访潘先焕老师,他很心疼自己手下的那些读书优秀的穷苦学生,有一句话我一直记住:“盛友啊,年过了我就戒烟了,自己吃少些,好几个学生读书不错,缴纳不起学费,我人老了,快死了,抽烟也会死,不抽烟也会死,还不如让多几个学生读书。”那是一九八零年的是实情。后来我远走高飞,但是,我一直惦念着潘先焕老师。

二零零五年春节,妻子带儿子回老家过年,我让他们带一条大中华、一件衣服,一本我的海外随笔集《老板心得》去看望我的潘先焕老师。时,他已经八十三岁,退休后被返聘回校教书。一间十二平方米的房子,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收音机,这就是黄埔前辈的所有财产。

妻子说,潘先焕老师一边翻阅《老板心得》,一边老泪纵横:我的学生,我的学生,我没教你几个字,你竟然也可以在世界第三经济强国站稳脚跟,书写老板心得,…… 。

啊,黄埔,你是我们中国真正的摇篮。啊,罗峰,我永远恨你,不仅仅是因为我该读书的时候,你强迫我养猪,更多的恨是,你不应该这样对待我们中国的摇篮。……

我尽管“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是故乡”,我纵然人在欧洲,但根系故乡、心系我家乡的亲人、老师。故乡啊故乡,无论我漂泊异乡有多久,无论我创业的故事有多曲折,无论我的命运有多大变化,有一点不会变,那就是我与生俱来的故乡情、与新老朋友的情感。



写于2008年9月4 日,德国班贝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