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水井->正文
 专栏新作
 - 为杂草请命
 - 中国食文化的阴影
 - 妈呀,《妈呀,中国》
 - 士大夫的风骨 -- 悼
 - 比基尼与黑面纱
 - 老虎偷情,干卿底事
 - 引经据典的美国总统

 
 
钱学森的功与过

水井


常言道,盖棺论定。这句老话,在钱学森先生身上似乎并不适用。就官方而言,钱先生备极哀荣,不但是伟大的科学家,而且是伟大的爱国者,可谓金中足赤,人中完人。然而,草民们生性散漫,不肯为官方统一口径所拘,于是对钱先生便褒贬不一。

 

伟大的科学家,未必自幼便立志报效祖国。中共党组织1949年与钱学森接触,邀他回国服务。翌年,钱先生申请加入美国国籍。由于未能通过安全审查,他被迫离开高度机密的科研领域。钱学森天纵其才,抱负甚大,自然不甘从事一般基础研究。所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既然在美国无法施展,回国便成为不二选择。依常理推断,与其说钱学森“自愿回国”,不如说“负气回国”,或“被迫回国”,更为准确。不妨做一假设。如果钱学森当年通过安全审查,如愿加入美国国籍,则这位中国航天之父或许会成为美国国防科技领域的巨擘与李政道、杨振宁做同类爱国人士。尽管都是“爱国”,彼“爱国”与此“爱国”的成色大不相同。

 

回国后,钱学森在科研领域成就卓著,然而每临重大政治运动,他总是置个人利益于道德良知之上,依傍强势一方,因而在个人操守方面每有败笔。反右运动中,毛主席祭出“引蛇出洞”之策,堪堪将正直敢言的知识分子一网打尽。在这紧要关口,钱学森立场鲜明,坚决与党中央、毛主席站在一边,痛击出洞之蛇,手下毫不容情。譬如钱学森批判揭发钱伟长,措辞严厉凶狠,鼓舌如棍,棍棍不离“七寸”,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纵使半个世纪后的今日读来,仍觉悚然。

 

在大跃进中,眼见高产卫星左一个、右一个上天,钱学森耐不住寂寞,展其所长,从科学角度论证“亩产万斤”不但可能,而且远非极限。钱学森身为学界泰斗,说话的份量不言而喻。党中央、毛主席获钱学森鼎力相助,于是“小脚女人”们更无立足之地,正常年景大饥荒的惨剧更无可避免。

 

在大跃进中推波助澜,在反右中讨伐同类,这些均非知识分子的本分,也都超出了自保的限度。当时当地,或许难免一时糊涂而随波逐流,然而事过多年之后,对无端饿死的千万同胞,对忍辱负重数十载的右派分子,从未见钱先生流露丝毫歉疚自责之意。

 

功就是功,过就是过,二者不可相抵。钱学森做人方面的缺失,不能遮掩他在科研领域的辉煌,反之亦然。就科研成就而论,钱学森是国家栋梁;就个人品行而论,钱学森不足为训。

 

钱先生走了,世间荣辱俱成过眼云烟,似应不再挂在心上。后人在逝者脸上涂抹厚厚的油彩,做另类脸谱化,即使出于一片爱国热忱,也是不敬之举。钱先生倘若九泉有知,未必领这份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