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水井->正文
 专栏新作
 - 为杂草请命
 - 中国食文化的阴影
 - 妈呀,《妈呀,中国》
 - 士大夫的风骨 -- 悼
 - 比基尼与黑面纱
 - 老虎偷情,干卿底事
 - 引经据典的美国总统

 
 
引经据典的美国总统

水井


美国总统访问中国,总不免找机会引经据典一番,俨然已成传统。

 

开风气之先的是尼克松。尼克松1972年访华,做所谓“破冰之旅”。毛泽东主席一派哲人风范,与尼克松谈天说地,云山雾罩,至于喝酒吃饭,则恕不奉陪,自有周恩来总理代劳。在周总理主持的晚宴上,尼克松起身祝酒,谈到美中两国关系前景,引用毛主席的《满江红》:“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博得满堂掌声。须知那是在1972年,全国人民都以“打倒美帝苏修”为己任。然而,毛主席词句一出口,美帝头子顿时化敌为友,变得可亲可爱。尼克松这一手,颇得“四两拨千斤”之妙。

 

尼克松一炮打响,后任们纷纷跟进。

 

19818月,卡特到北京访问。当时正是赤日炎炎似火烧,卡特走下飞机,似乎触景生情,随口便引两句中国古诗:“今世,触热到人家。”主人听得一头雾水,不知典出何处。这个脸怎么丢得起?外交部十万火急,四处找高人请教,最后总算得知,这是晋人诗句,极为冷僻。美国国务院那位替卡特出招的老夫子,如果看到中国外交官们抓耳挠腮,一定会暗自得意。不过,这位老兄虽有学问,但实在透着几分迂腐,不免“掉书袋”之嫌。说起来,卡特引用这两句晋诗,必须以精准无误的天气预报为前提。如遇北京阴雨,这番功课就算白做,除非卡特还为刮风、下雨、冰雹分别备有中国古诗。

 

里根19844月访问中国,在国宴上致词时引用王勃诗句:“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中国主人听到这句诗出自美国总统之口,一定会生出沧桑之感。文革期间,中国自称是“世界革命人民心中的灯塔”,阿尔巴尼亚则被称为“欧洲的一盏社会主义明灯”。毛主席我行我素,有阿尔巴尼亚紧紧追随,也算“吾道不孤”。当时,一首以毛主席语录谱写的歌曲,赞颂中阿友谊,唱遍神州大地,开头两句便是“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于是,这两句唐诗深入人心之深,恐怕已超过“封资修”的“床前明月光”和“春眠不觉晓”。从街头推小车卖冰棍儿的老大娘,到巷尾用小铁耙拣破烂儿的老大爷,只要你说出上句,他就能对出下句,而且完全是“如流”水准。岂料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这个“知己”竟从头号朋友阿尔巴尼亚变为头号敌人美国。里根一不做,二不休,在第二天的晚宴上再引易经:“二人同心,其利断金。”西方的美国佬和东方的中国人“知己”而“同心”,北方的老毛子听在耳中,心里不知是何滋味。

 

老布什1989年春季访华。他曾常驻中国,自诩中国通,于引经据典这一传统节目,自然是有备而来。果然,较之其他各位前任,老布什的中国文化功底更见深厚,先引民谚“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赞许中国改革政策泽被后世,再以李白诗句“两岸猿声啼不住”描述游览三峡情景,顺当自然,生动贴切,确实比卡特的今世子”高明许多。

 

克林顿贵为总统,但不幸生在美国,手下没有大臣以“总统也是人嘛”护驾,结果尽管拉链门没有演成滑铁卢,也已是灰头土脸。1998年克林顿访华,正好借机冲冲晦气。西安举行盛大迎宾仪式,号称“仿古”,然而一眼看去,全是张艺谋风格,因此对这一“古”字不免存疑。不过,西安迎宾与张艺谋电影一样,糊弄老外绰绰有余,就算功德圆满。克林顿面对一片金碧辉煌,脸相庄严,引礼记“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似乎对中国有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表示认可。在国宴祝酒时,克林顿借孟子的“一乡之善士斯友一乡之善士,天下之善士斯友天下之善士”,将中国人引为朋友,让主人听来很是舒坦。克林顿在中国人缘颇好,或许与此不无关系。

 

凡事都有例外。小布什数次访问中国,不秀诗文,却大秀自行车技,与他的牛仔作风倒也相符。

 

奥巴马年纪虽轻,但甚为精明,眼见诸位前辈引经据典行之有效,他自然照办不误。今年11月,奥巴马在上海谈美中关系,引用孔子语录“温故而知新”,既点出美中关系以往曾有沟沟坎坎,又表明只要以前车之鉴做后事之师,两国关系便可望走上坦途。奥巴马的引经据典饶有意味,赢得一片好评。

 

美国人一向讲究实效,总统也不例外。他们在中国引经据典,既不是为附庸风雅,也不是为显示渊博,而是为了以最简捷有效的方式与主人拉近关系。中国人最讲关系学,外番来朝,在这方面往往无师自通,美国总统引用中国诗文,便是神来之笔。当然,总统们的“书袋”都是由美国国务院的秀才事先准备停当,只消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去“掉”即可,类似诸葛亮的锦囊妙计。于是,客人说得痛快,主人听得高兴,记者有了素材,百姓有了谈资,皆大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