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一娴->正文
 专栏新作
 - 要从历史感高度看中
 - 美国很多人认同 时间
 - 对台军售是一把双刃
 - 白宫高官为何大秀中
 - 现阶段中美军事战略
 - 2011年,美国心目中
 - 从胡奥通话看中美关

 
 
2011年,美国心目中的敌人是中国吗?

一娴


  
  年前去夏威夷度假,在去机场的路上,看到某报头条报道,有恐怖分子用保温瓶绝缘层装爆炸品,因此机场保安全面升级。因为喜欢喝热茶,出门经常随身携带保温杯,看了报道,只好把杯子留在车上。

  到了机场,并没有感觉保安升级的紧张气氛,可见媒体是喜欢以渲染抓眼球的。通过安检比较顺利,同行有两个男同胞被指去接受X光扫描,引来大家一阵会心的笑声。接受安检的时候,看到安检门里面有一个长相像阿拉伯人的男子在接受摸身检查,等我通过过安检穿鞋子的时候,看到另一个安检人员对这个男子再实行了一次摸身检查,直到我离开,那个男子独自站在那里左顾右盼,仍然没有被允许离开。

  911以后,阿拉伯裔的人在机场“引人注目”,是人们已经习惯的事情,被“注意”的人很难抱怨自己受到歧视,为了飞行安全的缘故,大部分人都 愿意放弃自己的隐私权。这是911改变美国的一个重点。

  911改变美国的另外一个重点,是本拉登给美国树立了一个新的敌人。众所周知,美国在过去几十年中,一个一个地打败了威胁美国的敌人:纳粹德国、日本军国主义、前苏联,尤其是结束冷战,打败共产主义前苏联,更是美国人引为自豪的事情。但是,冷战结束也使美国失去了敌人。

  1987年,戈尔巴乔夫的高级顾问阿尔巴托夫对美国人说:“我们正在做一件对你们来说是真正可怕的事情——我们正在让你们失去敌人。”国家受到敌人的威胁固然不好,但是敌人的存在对美国来说,也有正面的作用,当美国人面对共同的敌人的时候,人民会团结起来,内部的分歧和敌对情绪就会减少 到最低限度,例如二次大战激发了美国人的公民献身精神,冷战则促进了美国国内种族歧视和隔离的基本结束。

  冷战结束的时候,很多学者纷纷指出,冷战的结束会损害国家的凝聚力,种族和地区之间的分歧会加剧,个人利益会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等等。社会学和历史都表明这一点:没有外部敌人的威胁,内部就容易出现纷争。911过去十年了,现在的美国实际就是如此。在冷战结束一直到911的十年左右的时间,美国外交政策辩论中的主要问题就是,谁是美国新的敌人?

  本拉登的出现暂时中止了这一辩论,当时,美国的敌人清晰而明确,并为此打了两场反恐战争。但是,十年后,本拉登依旧没有被抓获,美国的敌人开始变得模糊,恐怖分子除了文化和人种不同以外,不是像纳粹,像日本军国主义,像前苏联那样,都是和意识形态有关的,军事上强大到足以和美国对抗的敌人。

  恐怖分子对美国本土采取的零星攻击,虽然在心理上造成很大的恐怖效应,但是,这样的敌人不是美国人心目中的敌人。大致符合这几项标准的敌人:人种和文化不同,意识形态不同,军事力量开始强大,好像就只有中国了。

  中国是否会成为美国的新的敌人?和美国历史上的敌人相比,纳粹德国和日本军国主义就不用谈了,和前苏联不同的是,其一,在意识形态方面,中国在理论上是共产主义国家,(经济上并非如此),但中国现在并没有想输出自己的意识形态。其二,最重要的是,冷战时美国和前苏联几乎没有经济上的往来。而现在,一种叫做全球化的东西,把美国和中国的经济牢牢地绑在一起,使美国无法把中国当作心目中的敌人。

  美国之音年终有一篇文章题为:中美因中国持有美债而共生。在一定程度上就说明了问题,当然还不止因为美债,中美经济关系已经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密切程度。尽管美国也好,中国也好,都有视互相为敌的人存在并施加影响,但是在经济因素已经决定在目前互为敌人是不可能的,中美要开战,先得通过全球化的资本这一关。

  2011年初始,中美两国关系已经大为改善,但谁都知道表面上的缓和是为了中美首脑高峰会议制造宽松气氛。胡锦涛主席访美之后,中美关系会如何?

  2011年,出于自身利益,美国仍然会希望遏制中国的崛起,未来会有更多不确定的因素在影响着两国关系。例如困扰两国关系旷日已久的对台军售,西藏问题等等。美国在返回亚洲时做得很漂亮,但是在面对亚洲强国中国,美国想要做亚洲领导人,又如何持久,对经济实力已经不如从前的美国是一个挑战。

  2011年,美国和中国的经济结构都会有较大的调整,美国开始努力振兴制造业,中国则开始在国际金融方面施加自己的影响,因此在经济方面,会比过去有更多的磨擦和碰撞。此外在军事上,尽管为了中美首脑高峰会议,重新启动双方军事交流,但是在实际上,双方并没有建立战略互信。之所以美方会提出战略再保证的说法,固然因为美国实力有所下降,但也是对中国的崛起尤其是军力的崛起明显的不放心。

  总之,2011年,美国不会把中国当作敌人,只会当作合作背景下竞争愈发激烈的对手。2011年的美国依然没有心目中的敌人,奥巴马在国会纷争中也许会焦头烂额,但是走出国门寻找强敌,仍然是拔剑四顾心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