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俞力工->正文
 专栏新作
 - 文明冲突与自闭症
 - 俞力工:基督教与政
 - 俞力工:“犹太王”
 - 俞力工:当前欧洲神
 - 德国人的反犹历史与
 - 俞力工:基督教《新约
 - 俞力工:以色列院外

 
 
《达芬奇密码》与犹大事迹的解密

俞力工


                       《达芬奇密码》与犹大事迹的解密

 

  这两天,美国作家丹.布朗(Dan Brown)的畅销小说《达芬奇密码》在各大洲以电影形式同步出笼。该书3年前发行以来,销量高达4,600万册。由于其情节多处抵触《新约》记载,因此引起基督宗教界(包括天主教、新教、东正教等)的一片抗议之声。

 

  《达芬奇密码》把耶稣描写为一个平常人,并非如《新约》所述,为“圣母玛丽亚未孕而生”;耶稣也不是《新约》中的单身汉,其妻子为十二门徒之一的玛丽亚.玛格达蕾娜(《新约》记录的门徒中无女性)。两人还生了后代,在达芬奇所属的秘密团体的保护下,其子孙延续至今。

 

  由古至今,学术界一本正经向基督宗教提出挑战的人士多如过江之鲫。但是,《达芬奇密码》的最大亮点在于,作者不是学究式地提出历史凭据对基督教的内容加以批驳,而是强调自编的情节具有“真实性”。如此一来,便无异于指责基督教和教会撒谎,并否定了其存在的合理性。于是,基督宗教各界人士便被迫进行广泛辩驳,同时无意间却替该小说发挥了最大的促销作用。接着,似乎还必须对“真实性”问题有所交待。笔者无意就上述两版本孰真孰假问题参加意见,而只想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宗教信仰的真实一面。

 

  众所周知,基督宗教的圣经为《新约》,而《新约》中最重要的又是头四篇“福音”中的“耶稣受难”事件(见拙作《耶稣受难记之我见》)。两千年来,基督宗教界对这段记载深信不疑,即“济世救人的耶稣遭门徒犹大出卖后,让犹太人押解给罗马当局,而后处以十字架刑丧生,死后第三天又突然复活,由是感召了广大群众…”。然而,一般人对《新约》的自相矛盾处,却不加细究。例如:《马可福音》就曾提到犹大是耶稣的心爱弟子(313),甚至准许他以耶稣的名义进行布道(612);《马太福音》也提到,耶稣曾授权予犹大,使他能够施展神奇治病救人(1014)。既然如此,为何受到耶稣喜爱,又在其小组织里“掌管银子”的犹大,怎么会为了蝇头小利出卖耶稣呢?同样牵强的是,当另一个名叫约翰的弟子事前获悉犹大要出卖耶稣,为何不及时拯救耶稣呢?当耶稣被捕之后,为何所有其它门徒均溜之大吉呢?此外,既然耶稣受难是上帝的“感召世人”的刻意安排,同时耶稣事前明知将要遇害又不躲避,那么犹大即便将耶稣身份泄露给犹太人长老,(而不是押解给罗马当局),他又犯了何罪呢?

 

  另据《马太福音》记载,这个“最好就不存在这个世上的犹大”(2624)听闻耶稣受难后,就羞愧地上吊自尽(同上,276);随后,在《使徒行传》叙述同一事件时,又变成了犹大“仆倒在地,肚腹崩裂,肠子都流出来”(I1518)。其实,诸如此类的纰漏,不只是在《新约》里比比皆是,《旧约》里也是不胜枚举。例如《创世纪》里就有亚当、夏娃所生的两个儿子相残的故事。兄弟在上帝面前争宠而引起仇恨,一个杀了另一个,而存活者竟然娶了妻子,有了后代。留心阅读的人士不禁追问,“人类的始祖”亚当、夏娃就只生了两个儿子,那个女子又是从那儿冒出来的呢?一句话,经书非历史,不能认真,不得细究。

 

  “犹大”这个犹太人的通俗名字原来是指“感谢主”。自从在《新约》里扮演了“弑神”的丑角之后,就再没人敢取此名字了。不仅如此,两千年来,犹大,犹太人几乎成了同义词。由是,原本是“耶稣的钟爱子弟”,“上帝的选民”,经过几篇“福音”的情节编排,便大祸临头,成为天诛地灭的过街老鼠。倒霉的犹太人,避得了犹大名称,却无法摒弃犹太人的民族称号。

 

  凡对基督宗教稍有研究者,均知道长期以来,不时有人提及曾有一篇早已失传的《犹大福音》。非仅如此,大家都还知道该《福音》对耶稣受难过程的记载与其它《福音》截然不同。根据《犹大福音》,犹大完全是在耶稣的指示下,做出举报耶稣的行动,因此并非是“出卖”耶稣,而是执行上帝与耶稣安排的神圣使命。依笔者之见,甚至是基督宗教得以创建的一大功臣。

 

  如果暂时撇开宗教信仰而专注于历史科学的研究结果,大可相信耶稣于公元30年左右遭杀害;而其使徒保罗的书信,出现在公元5060年之间;《马可福音》写于公元70年左右;《马太福音》及《路加福音》写于公元90年左右;《约翰福音》则迟至公元100年许才出现。这意味着,所有有关耶稣事迹的文字记录都产生在他逝世之后的20年至100年之间,而其信徒为了在此期间建立一个有别于犹太教的独立宗教,便难免把犹大与犹太人涂黑,把耶稣提高到上帝之子的地位,并让基督徒顶替犹太人的“上帝选民”殊荣。

 

  至于《犹大福音》究竟出现在什么时期?目前似乎没有定论,由于史料最早提及该《福音》的日期是在公元170年左右,因此大可推论它撰写于170年前的某时。《犹大福音》于公元六世纪突然失踪,直到1978年才在埃及再度现身。此后几经波折终于在本年49日发表于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经学术界考证,这本经书抄写于第四世纪,其中,的确把犹大当作英雄人物和耶稣的贴心看待。

 

  既然如今新发现的文字史料显示“犹大弑神”极可能是个历时最久的冤案,那么两千年来所有教堂里的丑恶犹大画像是否也要相应重新绘制呢?所有把犹大和犹太人联系在一块的污言秽语是否也要加以修正呢?是否各个教会也要将犹大恢复名誉,对犹太人表示诚挚的歉意呢?是否也该把“上帝选民”的荣誉归还犹太人呢?如果尊重历史科学,如果执着于“真实性”,翻案的触及面似乎会超过任何基督教会所能承担。如果把宗教当作与学术无关的纯朴信仰,那么,更是毫无必要与《达芬奇密码》的作者在“真实性”问题上纠缠不清。反正,基督宗教早已占领了四分之一的思想世界,《新约》编辑过程中的“黑箱作业”大可永远保持其神秘性;《达芬奇密码》依样画葫芦,目的无非是为了取得最高票房记录和赢利。但持平而论,其手段端是诙谐、聪明又毒辣;至于《犹大福音》是否真能有朝一日起着纠偏作用?这才是个真正深不可测的问题。

  

  最后,忍不住地还要提及一段有趣的题外故事。笔者虽经再三思考,始终不太明了为何《达芬奇密码》要把达芬奇设定为秘密组织的要角之一。实际的达芬奇一生献身艺术,有一次在意大利多米尼加教派的寺院赶工滞后,遭到寺院主事的责骂。达芬奇一气之下威胁该主事说,将要把此老的面孔充当“最后晚餐”画像里犹大的造型。从此之后,该主事再也不敢干预达芬奇的进度。达芬奇是否掌握密码不得而知,但至少善于施用小规模毁誉武器。2006/5/19

  

说明:本文引用的《新约》为中文和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