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湘君->正文
 专栏新作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一 戏缘

 
 
人生缘之二 武缘(三) 日本鬼子

湘君



    我们的外籍队友渡边,全名是渡边成人(因为是日本人,所以我也不用担心他会来找
    我麻烦,就欺负他一下,用他的全名吧),那时大约二十出头,一米七左右,人长得
    挺精神,就是眼睛比较小。
    
    渡边说,在日本时,有一次,观看了赵长军的地趟拳表演,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从此
    立志学习中国武术,自费到中国留学,学习中国武术,计划学成之后回日本开一家中
    国武术馆。
    
    渡边到中国时,最初是在山西省体工队学习武术,在那里,他打下了扎实的武术底子,
    同时还喜欢上了武术队的一位女生。他告诉我们,有一次,他午饭后去那女生宿舍,
    看见小姑娘正在午睡,他站在床边看着女孩俏丽的面容,心痒难熬,忍不住凑上去在
    女孩脸上亲了一口。没想到这一口把女孩亲醒了,只见女孩怒目圆睁,粉面含嗔,抬
    手就给了渡边一个大嘴巴(鼓掌,MM打得好,打他个小日本登徒子),渡边从此再也
    不敢造次。
    
    渡边到我校留学,学的是历史还是文学,谁也说不清,有一次他来训练时兴致勃勃地
    告诉我们,他刚刚写了篇作文,武打小说,内容大致为:毛泽东打南拳,周恩来打太
    极拳,邓小平打地趟拳,三位高手围着使鹰爪的蒋介石大战一百多回合,打得老蒋是
    落荒而逃。他这篇作文最后得了多少分,我们没能知道,只知道了他的文化学习大概
    只是蒙事儿,学武术才是他的专业。
    
    渡边刚来时,我们还以为他也就一尚未入门的业余爱好者。可他功架一亮开,把我们
    都镇住了,我们发现,他的武术功底,是我们队里面最深厚的,已经接近专业水平了。
    他会的项目很多,有长拳,剑,枪,单刀,棍,地趟等等,是位全能型选手。他训练
    很刻苦,阿花告诉我们,渡边每天的训练时间都在八小时以上,不象我们其他队员,
    只有每周一,三,五下午各一个半小时训练。
    
    有两次,我们几位中国队员到训练场时,开始聊聊天,早就练了一个下午的渡边走过
    来说:你们赶紧开始练起来吧,人家中医学院练得可认真呢。渡边的话起初叫我有点
    惭愧,觉得我们中国队员的敬业精神比不上他。可是后来想了想觉得也并不是那么回
    事,练得认真不认真,跟个人的动力动机有关。渡边练得认真,是因为他把这个当专
    业,这是他今后吃饭的家伙,不认真不行,而我们纯属业余爱好,练得好不好就那么
    回事,毕业以后谁也不会指着这个吃饭。再者我们和中医学院是没法比的,中医学院
    武术队员都是特招生,基本都是专业运动员,我们队却都是从普通学生中选进来的业
    余爱好者,我们怎么练,总分也超不过中医学院去,所以,我们是永远的团体亚军,
    没有办法拿冠军的。因此,我们动力不足,也情有可原,因为不是专业,也就谈不上
    敬业。我的这个想法,在我自己后来赴美之后得到了证实,当我在美国改学电脑以后,
    为了生存,也是没日没夜地在学校机房里写代码,那种精神,可是一点也不比当初渡
    边差哦。
    
    因为渡边武术水平高,队里一直指望他比赛时帮我们队团体抬抬分,哪知道这位平时
    看着练得挺好,一上场比赛就跟个游魂似的,不是掉枪就是掉棒,有一次比到中间,
    竟扭伤了脚,一套拳才打了一半,就一拐一拐地下场了,结果,队里各位的全能成绩,
    他老兄分最低,竟扯了全队的后腿。
    
    渡边中文说得很好,如果只是说说日常用语,听不出他是外国人。有一次,我和渡边
    以及玩得很好的队友阿舒,阿炳一起在学校干训餐厅喝啤酒聊天,一位阿舒的同学也
    过来一起聊,渡边也偶尔插上一两句话。当我们告诉阿舒的同学渡边是日本人时,他
    瞪大眼睛看了渡边好几秒钟,冒出一句,“如果他是日本人,那我就是英国人。”日
    常会话对渡边没问题,但高深一点的话题他就听不懂了。六四时,学校高自联有个电
    台,每天在校园里大喇叭播放学运消息,我们问渡边能不能听懂喇叭里说什么,他茫
    然地摇摇头说一点也听不懂。
    
    我们很早就开始憋着让渡边放血请我们吃饭,渡边自己也答应了,这事一直到我们大
    四时才找了个借口兑现。那天我们去学校附近找了家餐馆,坐下后,想起队友阿炳生
    肝炎住在学校隔离病房里,大家一商量,决定把阿炳也叫来。做了这个决定后,我看
    到渡边脸上有点惧色,嘴里喃喃道:“中国还有肝炎。”(我还真不知道,日本有没
    有肝炎)我们也不管,我和阿舒去把阿炳叫了来,给他一个专门的碗放菜。本来大家
    准备很杀渡边一顿的,后来念他也是个学生,手下留情,没有点最贵的菜,结果十个
    人左右,也就吃了九十多块钱。结账时,渡边捏着钱包在那儿算了很久,也不象个特
    有钱的主。
    
    我们队里比较特殊的队员除了渡边以外,还有一位,是位师姐,比我高一级。这位师
    姐的特别之处在于,她进来时,是师姐,她出去时,已经是我们的准师母了。
    
    
    (待续)
    
    
    
    二00五年三月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