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湘君->正文
 专栏新作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二 武缘
 - 人生缘之一 戏缘

 
 
人生缘之二 武缘(六) 武林旧事

湘君


    
    大学期间,能在武术队集训,我觉得是自己的幸运,使大学生活增加了许多色彩,而
    且也多了许多朋友。
    
    中国社会有两大比较特殊的群体,一是大学生,一是军人。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
    的兵,其实我们也可以说,铁打的学校,流水的学生,也许正是因为流的原因,厉害
    关系不多,所以,同学,战友,这两种社会关系也最铁(六四,就是这两个群体的直
    接碰撞,碰撞的结果,丘九远远不是丘八的对手,以前不是,现在也不是,但希望将
    来是)。而我们武术队队友之间,我觉得兼有同学和战友的双重关系,所以,队友之
    间的关系比一般同班同学更铁。
    
    武术队除了集训以外,还有很多活动,最多的当然是聚餐,节假日,比赛前后,都要
    找机会聚聚,打打牙祭,也算是增加营养,反正队里有点经费,不用白不用。
    
    有时也出去玩玩,我记得的有两次,一次是去公园野餐,划船,骑马。那次是我有生
    以来第一次骑马,发现骑马并不想想象的那么容易,尽管马还只是小碎步慢跑,我却
    觉得骑在上面有些晃晃悠悠摇摇欲坠的意思,看来要当一名真正的骑士不经过训练还
    真不行。
    
    另一次是大三国庆节时由阿花带着,全队骑自行车出去郊游。说是郊游,其实跑得很
    远,竟到了一百多公里以外的常熟。
    
    还记得那天出发前,大家推着自行车一字排开在校门口照了张合影,看见这张合影我
    才记起我那天的穿着:一身迷彩服类型的花里胡哨的衣服,头发留得很长,跟南霸天
    似的,鼻子上还架副墨镜。天,我那时候竟然酷成这样。
    
    自行车队往西北方进发,中午到南翔,饱餐了一顿正宗南翔小笼包。晚上到太仓住宿,
    忘了晚上干了些什么,只记得住的是大通铺,两个大间,男生一间,女生一间。第二
    天继续往西北方前进,最后抵达常熟。已经不记得我们在常熟的活动了,只记得常熟
    是很典型的江南水乡城市,让人想起古诗“君至姑苏见,人家尽枕河,古宫闲地少,
    水巷小桥多。”第三天往回走,从常熟到上海,一百多公里,从早上十点出发,穿城
    过镇,走走停停。起先大家兴致还挺高,说说笑笑的,到了下午,都没劲了,也没人
    说话了。入夜以后,路上静悄悄的,只有阿花前面车筐的录音机里那盘费翔反反复复
    地唱着:“归来吧,归来吧,浪迹天涯的游子”,让人印象奇深。那天直到晚上十点
    才回到学校。
    
    武术队里有男有女,一起活动很多,除了阿花阿红,队员里就是没有一对看对眼的,
    要不也有点风流韵事可记。我的体会,如果一个集体中有个自己密切关注的人在,因
    了这种关注,也会记住这个集体在活动中的具体细节,我现在对武术队大多数活动的
    具体细节都不记得了,大概是缺少那样一种特别关注的缘故。
    
    队里与我关系最好的是我们同一届力学系的阿舒和数学系的阿炳,我们三人都是队里
    的主力队员。主力队员的概念,就是可以记全能成绩,一个队员要参加四个项目,
    其中三个单人项目,一个对练项目,才可以记全能成绩。我们的对练项目正好是我们
    三人的三人对拳,阿炳生病住院后由渡边顶替。我的另三个项目是:猴拳,长拳,单
    刀,主练项目是猴拳;阿舒的另三个项目是九节鞭,长拳,枪,主练九节鞭;阿炳的
    三个项目是:南拳(阿炳可是正宗福建人),棍,朴刀,主练南拳。我们的主练项目
    都是获过冠亚军的,所以我们关起门来吹牛,说我们是校园里的猴王,鞭王,南拳王,
    好象也不是很夸张哦。
    
    每次比赛结束的当天晚上,我们三人会不约而同地聚到一起,三团游魂似地在校园里
    瞎逛。我很清楚,那是因为在白天的激昂,喧嚣,风光之后,骤然冷却,安静下来,
    内心有种难耐的寂寞,怅惘,需要找人交流,所以三个人很自然地聚在一起。那时刻,
    我能体会到什么叫英雄落寞。
    
    89年,我们这一届三名男队员,两名女队员全部毕业离校,等于是主力队员中女队的
    半数,男队的多数都走了,而那一年招的新生要去军训一年,没办法补充,我知道,
    那一年,阿花一定很难。
    
    前段时间,分别二十年以后,终于通过互联网与阿花,阿舒,阿炳以及其他几位男队
    员联系上了。上个月,一位在达拉斯的师兄在网上读到我《武缘》的前几节,也与我
    联系上了,大家自然都很高兴。然而,“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毕竟大家都已
    不在同一个环境中,联系上了,除了说一声“保持联系”以外,又能怎样?依然是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无论如何,愿队友们都心想事成,一路走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