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湘君->正文
 专栏新作
 - 湘君:会哭的孩子有
 - 湘君:杨开慧与毛润之
 - 美国--体育造就的国
 - 湘君:福尔摩斯的帐
 - 湘君:我来给吴官正
 - 湘君:故国故园,今
 - 湘君:美国中国 --

 
 
何处祭英灵

湘君


中国可以说是一个极不重视个体生命的国度,上下五千年,战乱绵绵。战乱之中,人命如草芥,有“宁为太平犬,不做乱离人”的说法,同时,还常常伴有残酷的集体大屠杀。 湘君知道的中国历史上最早的集体大屠杀是战国时期秦赵长平之战后秦将白起坑杀四十万赵国降卒,这件史实随着古天乐“寻秦记”的流行应该变得家喻户晓了。貌似强大的秦王朝后来还有“焚书坑儒”的“壮举”,不过它自己不久便二世而亡了。在秦军与楚军的对抗中,不知是不是回应白起的大屠杀,有二十万秦军降卒被楚霸王项羽坑杀了,而做下这样浑事的浑人项羽最终也逃不了兵败垓下,自刎乌江的命运。时间过了两千年后,到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中国国民政府开始清党,打出的旗帜竟然是“宁可错杀三千,也不可使一人漏网”,对人命的漠视,更有甚于此乎?湘君以为,仅此一点,国民政府被共产党撵到那个小岛上去就一点都不冤,更何况还有后来渣滓洞,白公馆内对共产党人身体和生命的无情残害。

国人对人命的漠视,还体现在有些人频繁使用“炮灰”一词。“炮灰”一词的出于何处,湘君不知,湘君以为应该是国人的发明,从不见国外有人将阵亡将士称为“炮灰”。在美国内战中,无论南军还是北军的阵亡将士都被人视为英雄,而奥斯特里茨阵亡将士纪念碑纪念的不仅仅是法国的阵亡将士,而是所有参战国的阵亡将士。湘君反对用“炮灰”这个词,尤其反对称中国人民志愿军阵亡将士为“炮灰”。对此,湘君前段时间有一贴,现抄录如下:

说到韩战,最让我痛心的是有人骂我们的志愿军烈士是炮灰。我在这里要说的是我们的志愿军烈士无论从何种意义上说都是英雄,不是炮灰。

关于中国出兵朝鲜的决策是对是错,我们可以争论,但我们的志愿军英烈们没有任何错,他们是军人,军人的职责就是保家卫国,英勇作战。志愿军英烈们尽到了他们的职责,他们用鲜血和生命为我们国家,为我们军队赢得了尊严,他们值得我们中国人永远尊敬和怀念。志愿军英烈们的死与南京大屠杀中同胞们的死,其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志愿军英烈们的死是有意义的,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国家数十年的和平,换来了中国的大国强国地位,从此没有人敢欺负我们,受益的是我们生活在和平国度的中国人民,请问在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中,还有那朝那代战死疆场的战士的死比志愿军英烈们的死更有意义有价值?既然连我们曾经的敌手美国军队都对我们的志愿军有神密的尊敬,为什么我们中国人自己就不能对志愿军英烈们少一些攻击,多一些尊敬呢? 其实我们应该做的不是去攻击他们,而是应该想想怎样更好地纪念他们,尊敬他们。牺牲在朝鲜的十多万志愿军英烈都是有名有姓的,也许这一点上我们应该学学我们的邻居日本,把我们英烈的姓名都集中在某个地方,让全国人民可以去缅怀,纪念,因为他们值得我们缅怀,纪念。我不敢说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战争,只要我们国家进入战争,就需要我们现代中国军人(也许包括你和我)象志愿军英烈们那样义无反顾,为国赴死。如果我们连为国捐躯的英烈都要谩骂,那未来还会有谁来保家卫国,抗击外敌?

可以骂政府,骂政党,但千万不要骂我们为国牺牲的英烈。生活在英烈们用生命换来的和平环境中,却谩骂英烈们是炮灰,那是丧良心,要遭天遣的呀。

湘君不会骂人,但湘君相信苍天在上,相信天理良心。是的,我们要做的是更好地纪念我们的英烈。美国有韩战、越战阵亡将士纪念碑,刻着每一个阵亡将士的名字,日本在靖国神社里供着些举世公认的战犯,尚且拜来拜去,而我们又到那里去祭奠我们自己的英烈呢?天安门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虽然宏伟,但又怎能负载得起千百万曾经鲜活的个体生命凝聚的份量?我们要纪念的是每一个个体生命,而不是一堆数字,更何况我们现在连精确的数字也没有呢。抗美援朝志愿军将士阵亡多少?有人说十五万,有人说三十万,还有人说一百万。对越自卫反击战我军阵亡多少?有人说二万,有人说五万,还有人说十万,为什么我们的政府就拿不出一个有权威的精确的数字呢?难道统计出一个精确的数字就那么难吗?这不是对人命的漠视又是什么?

要更好的纪念他们,并不能只是说说而已, 在这里,湘君提出一个具体建议,希望与国人共同商讨,就算是抛砖引玉吧。

湘君建议,把毛泽东主席纪念堂改名为人民英雄纪念堂,和前面的人民英雄纪念碑交相辉映。把老毛从堂内移出去,让他该去哪去哪,这是中共的一快心病,早点除去,应该不会有很多人反对。堂内毛刘周朱的资料也应移走,这些大人物已经有历史纪念他们了,关于他们的书籍、资料已经汗牛充栋,要纪念也要移到诸如党史陈列馆之类的地方去。湘君的方案是:1。把纪念堂几次对外战争分为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念馆、珍宝岛自卫反击战纪念馆、对印自卫反击战纪念馆,抗美援朝纪念馆和抗日战争纪念馆。每个馆内陈列的首先应该就是整个战争的综述,包括我军将士精确的伤亡数字,然后是图片陈列和实物陈列。2。应有专门的音像馆,可以从早到晚不停的为前来参观、祭奠的人放映音像资料。

3。应有专门的电脑资料馆,电脑应贮存我军每一位阵亡将士的个人资料(抗日战争阵亡将士的个人资料收集有一定难度,但也要尽量收集),包括姓名,籍贯,出生年月日,照片,参军时间,军职,于何时何地那此战役阵亡等等(将来我们的将士出征,也应随身携带象美军那样的身份牌)。个人资料可按姓名查寻,也可按籍贯、出生年月、军职 或阵亡时间查寻。电脑应用最大功率的服务器,并应上网,让全世界每个地方的中国人都能很容易地查到任何一位阵亡将士的资料。资料每日应有多个备份,以防电脑病毒侵袭。 湘君的这个方案,只有收集阵亡将士的个人资料可能要费些时日,但在这方面的花费,决不会比建国家大剧院或进口一两艘现代、基洛级核潜艇的花费更大,而对振奋凝聚军心民心却作用更大。试想,当我们的士兵出征时,他知道如果他牺牲了,他的个人资料将会永远贮存在人民英雄纪念堂内,那么他的士气又该是怎样的呢?

如果读到这篇文字的朋友中有全国人大代表或是认识全国人大代表的,请把湘君的这个建议或是有更好的类似的建议提交给全国人大,如果能形成一个提案并获通过,那么湘君感谢你,千百万在天英灵感谢你。如果提案通过而政府又实在拿不出所有的经费来,需要向民间集资一部分,湘君将第一个解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