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俞力工->正文
 专栏新作
 - 文明冲突与自闭症
 - 俞力工:基督教与政
 - 俞力工:“犹太王”
 - 俞力工:当前欧洲神
 - 德国人的反犹历史与
 - 俞力工:基督教《新约
 - 俞力工:以色列院外

 
 
俞力工:殉道精神与宗教文化

俞力工


殉道精神与宗教文化
俞力工
 
近年来,有关恐怖主义的议论形形色色。笔者始终认为,霸权主义对平民百姓的杀戮、对民用设施的肆意破坏,与个人的自杀/杀人爆炸事件之间,不存在一道万丈鸿沟。前者,破坏规模虽然无与伦比,但主流媒体刻意轻描淡写;后者,范围虽小,传媒却无限渲染。显然,单单指称伊斯兰教一方的暴力行动为“恐怖主义”,难免有失公允。其实,两种暴力活动的真正的“质差”在于:霸权主义的“恐怖分子”,绝不轻言牺牲自己的性命;而伊斯兰教“恐怖分子”,却明显抱着殉道决心。或许,也就因为如此,主流社会把前者的恐怖暴力当作文明与合法;后者,不外乎残忍与野蛮。以下,不妨就殉道现象作一探讨。
 
犹太人的世界观
 
翻阅《旧约》,不难理解犹太人的最大兴趣在于建立现世的家园。巴勒斯坦,是上帝对这批“选民”所作出的承诺。只要尊奉上帝、凝聚力量、勇往直前,上帝必定会协助他们排除万难,消灭敌人,从而让他们世世代代在这片“冒出蜜与奶”的宝地上重建家园。至于来世,整本经书竟不见刻意渲染。这似乎意味着,一旦对天国着墨太多,恐会瓦解重建现世国家的力量。
 
犹太人并非藐视乐园与天堂。不过,对他们而言,圣经《创世纪》对天堂的描述,唯一的宗教意义在于,突出“必须信奉上帝”。具体而言:人类的祖先曾经违背了上帝的意旨,由是让上帝驱除出乐园。人类的现世生活,算是上帝的妥善安排。如果人世间继续冒犯神的意旨,则还会不断遭到天谴。犹太人,系唯一真正受到上帝青睐的民族,也是唯一与上帝心有灵犀的民族,然而即便如此,一旦出现违背上帝的言行举止,上帝的审判即刻呈现在眼前,其惩罚手段既是激烈、迅速又明确,绝不拖泥带水留到某个末日清算总帐。
 
根据《旧约》,犹太人在上帝庇佑之下,必然摆脱压迫民族的奴役,也定然战胜占据巴勒斯坦的一切敌人。万一,在征战过程中牺牲了生命,则捐躯为的是民族的前途和贯彻上帝的旨意,而不是为求永生或在天堂享受荣华富贵。因此,犹太人的“殉道”,主要是为自己的、民族的、现世的利益,与现代的民族主义运动极为接近。犹太人作为长期流离失所的民族,利用一系列宗教故事来激励自己,凝聚向心力,体现出早期人类的智慧。 
基督教的世界观
 
从宗教史的研究,已可推论早期的基督教运动带有较革命的情绪,其初始目的在于,把罗马帝国治下各奴隶族群的思想与力量统一起来,以争取奴隶阶级的平等地位与自由。经过三百年的发展与壮大,罗马当局眼看镇压无效,无奈地与基督徒达成妥协,并承认其为合法教派;而基督教,也不断作相应的调整,把对现世权益的关注,逐步转移为对来世的追求,由是产生了“凯撒的事体归凯撒,上帝的事体归上帝”的 “政教分工”观念。
 
与犹太教的强烈民族色彩有所不同的是,基督教既有普世传教的目标,也有着“末日接受上帝审判”的观念。信道者,或为上帝意旨和传教事业殉职者,最终可与神同在,获永生,在天堂里过着“不再有饥渴,死亡,悲哀,哭嚎,疼痛,诅咒,黑夜”的日子(马太25:46;约翰14:3)。至于背道和不义者,将接受“投入火湖”的惩罚。
 
就教义观察,基督徒憧憬的天堂,至多是个回避了痛苦的“乐土”,性质是相当 “精神性”与朴素的。这或许反映了奴隶阶级即便脱胎换骨,也“不敢过于奢求”。其次,该教义所尊崇的“殉道”,也不是指圣战中的杀身成仁,而是“迫害致死”。因此,依基督教士的诠释,它基本上是个平和的运动。基督教虽然派生于犹太教,发展过程中却消除了犹太教义的刚烈情绪,放弃了与罗马政权的尖锐对立,最终取得了“权柄”的认同,形成为世界第一大教。如今大家不论接受与否,应当承认它的策略是老成圆融的。
 
伊斯兰教的现世与来世观
 
依照上述不同教派的虔诚信仰,无论《旧约》、《新约》、《古兰经》,都是出自“上帝的话语”。然而根据学术探讨,《旧约》明显是部犹太民族公元前上千年的历史故事、传说,经过梳理、筛选,汇编而成的经书。《新约》则是耶稣逝世后,其弟子及信徒根据追忆和迎合时代需要而编篡的著作。至于《古兰经》,穆罕默德虽自称文盲,但相对而言,其个人的思想成分,在这本伊斯兰教的经书里体现得最多。过去,德国某评论家曾发表过一句名言,即“《新约》不能告诉我们到底耶稣的思想为何,但至少说明基督徒认为耶稣的思想为何。”就《古兰经》而言,我们却不需任何旁证,只消略加翻阅,便能发现穆罕默德的个性与意图不时跃然纸上。因此,也是一本最易考证和解读的经书。
 
本文所涉的三大宗教虽然信奉的是同一个上帝(亦称神、真主、安拉),其形象在三本经书里却各自不同。《旧约》里,上帝对犹太人的态度既钟爱,又严厉;对乱世、叛道者,以及犹太人的敌人,更是极尽残暴之能事(如诺亚方舟、出埃及记的叙述)。《新约》中,上帝已“转化”为一个对世人充满了爱的大救星;他为了指点迷津,特地派遣自己的儿子,耶稣来背负、化解人世的苦难。基督徒为了把犹太人的民族宗教普及化为世界性宗教,《旧约》中繁琐、苛刻的教规(如割礼),也在《新约》中作了相应的简化与修改。然而到了公元七世纪的阿拉伯半岛,无论是犹太人的民族宗教,或平和的基督教,均不适于嫁接在这片小部落星罗棋布、地方势力专断割据,战争司空见惯的土地上。彼时彼地,和平的取得只能通过战争,民族、思想的统一必须采用军事手段。于是乎,穆罕默德在参考、融合犹、基两教教义的基础上,创建了一套自称为“中庸”的伊斯兰教教义。据笔者的分析,他的“中庸思想”应当解读为,上述两种截然不同的上帝个性的“中间形态”:即上帝(真主)既不是那么“雷霆万钧的残暴”,也不是那么“无所作为的平和”,而是,着眼于解除伊斯兰教徒所承受的压迫、清除伊斯兰道路上的一切障碍,同时还具体规定,必须以信仰、圣战和殉道,作为通往天国的必要“付出”(《古兰经》61:10-12;4:74;9:111)。此外,穆罕默德所理解的真主,是个既能在今世保障伊斯兰教徒消灭敌人、取得胜利;到了末世,又能通过睿智与审判,让信道者步入天国,将不信道者投入火狱。前文述及犹太人的努力是为现世的回报;而伊斯兰教徒,不只认为现世的斗争可丰收,可战无不胜,来世也有厚报。
 
值得顺便一提的是,若是拿《古兰经》的天国与《新约》的天国作一对比,基督徒的天国顿然显得“清汤挂面”。因为,《古兰经》里的天国,是一片下临诸河的乐土,“有水河,水质不腐;有乳河,乳味不变;有酒河,饮者称快;有蜜河,蜜质纯洁;他们在乐园中,有各种水果,可以享受;还有从他们的主发出的赦宥”(17:15);有“僮仆轮流着服侍他们”(52:24);他们“在珠宝镶成的床榻上,彼此相对地靠在上面。长生不老的僮仆,轮流着服待他们,捧着盏和壶,与满杯的醴泉;他们不因那醴泉而头痛,也不酩酊。他们有自己所选择的水果,和自己所爱好的鸟肉。还有白皙的、美目的妻子,好象藏在蚌壳里的珍珠一样。那是为了报酬他们的善行。他们在乐园里,听不到恶言和谎话,但听到说:祝你们平安!祝你们平安!”(56:15-26)。如此这般,基督教在天国里的“精神升华”转变成伊斯兰教的“精神与物质升华”;奴隶阶级的卑微愿望,跃升为帝王般的最高享受。
 
言及此,必须要指出的是,基督教发展过程中,也曾出现过中古时期为参加圣战而不惜殉道的狂热。究竟,这是由原有的“朴素的殉道精神”自然延伸出来的浪漫行为;还是教会鼓舞战争时对圣经的刻意曲解;还是受到伊斯兰教教义的影响,似乎还有待进一步的探讨。其次,穆罕默德从不作强迫入教的主张。他所厌恶的,首先是那些对伊斯兰教有所抵触的行为,也因此一向把排除外来的思想歧视、武力压迫当作第一要务。此外,不能否认的是,殉道思想的确是伊斯兰教的重要属性。它的特殊表现在于视死如归。战死、殉道,绝不是无谓的牺牲,而是步入天国的捷径。由社会学的角度看来,改变这种殉道精神的途径似乎只有三个:一是促进伊斯兰教世界的社会发展,让人文科学、启蒙运动在彼处自然生根发芽;一是彻底消灭伊斯兰教,永远用暴力手段来支撑“我的神大于你的神”;再不,就是停止对其压迫,避免招惹殉道者的袭击。
 
说明:本文的“基督教”系指基督宗教的所有主要教派。《新约》引用的是“和合本”。《古兰经》引用“马坚本”http://www.irib.ir/worldservice/chinese/quran/quran.htm。
 
2005-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