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容若->正文
 专栏新作
 - 博客日志:作秀背后
 - 容若:年关杂感
 - 容若:风水的世界
 - 容若:温哥华的云
  
  
  

 
 
博客日志:作秀背后的真我

容若


Catch me if you can

近些日子,玩“家”丧志,多次匆忙往返于新居与Home Depot之间,竟创下连续三天未上中文网、连续半个月未更新博客的新记录!这在网络时代汪洋博客之中,不知该划为反潮流的酷家,还是该归类为outdated 的老土,总之,当朋友来电询问,为何久未更新博客时,我才回过神来,原来除了新居的庭园,还有虚拟中的一亩二分地还待时常打理,而博友们在各自田间地头新上演的各类歌舞,也该去观摩学习兼捧场点评了。

此时,一个长久萦绕于内心,困惑至今未求其解的问题却突然涌上心头:我们为什么要写博客?据说最初兴起博客,定义是轻松愉快的网络日志或个人心情及琐事日记。不过,写博时间一长,或多或少,点击率、评分与留言评论等等开始变得重要起来,而写博是为自己写,还是为了给他人看的问题,某种程度就成了哈姆雷特面临的生死选择难题。

假定我们切合博客创始的初衷,一开始的本心是只想写给自己看,作为自己真实的人生记录,吃喝拉撒、酸甜苦辣、个人恩怨、内心思绪,都一古脑儿地倒出来,这种感觉其实是最轻松最自由的,写起来无所顾忌,真可以做到收放自如,不拘一格。只是这样的内容,势必涉及大量个人隐私,实在是很不适合放到网上的,当然也不必放。如今的电脑,内存足够大,实在不行,还可以添置一个大容量的外接硬盘。即使想要利用网络的便利、移动硬盘的方便即时,在虚拟的家园设一个流动的个人档案馆,也可以设置成私密状态,只供个人阅读就好了。所以,心情日记一说,多多少少是自欺欺人的又一件皇帝新衣。

实际上,目前我们看到的多数博客,从内容到形式,总的说来,还是写给别人看的,更象是发表于无门槛刊物的各色个人作品(无论是文学,还是书画、摄影与歌曲)。目的是与熟悉或不熟悉的各类朋友分享自己的生活、展示自己某些方面的才艺技能、表明个人对各类事物的观点与看法等等。

既然要写给别人看,是一种创作,且公开发表于大众空间,那么,无论是话题的选择,还是行文造句、赋诗填词、摄影绘画,都变得不太可能随意而为。所谓博主人生记录的功能也就随之萎缩了。人们更多关注的,主要是文笔的高下优劣、才艺的有无多寡、观点立场的同异争执,诸如此类。写博不再是自由自如的一种倾诉,而渐渐变成了在虚拟社区复原现实生活中无处不在的竞秀演出,陷入博网的人们,既是看客,又是演员。既要自己秀出彩头,又要忙着为别人喝采。尤其是当网络中一批批的普通人通过写博而一举成名(出书、上电视)、当现实中一批批的名人汇入写博行列之后,写博益发呈现出纷纭扰攘的竞秀特色,越来越象是不分种族不分国籍的一场集体性的作秀狂欢。

狂欢的聚会历来是很累人的,尽管当时很兴奋。所以,不时有博友宣告潜水、隐遁或者干脆长睡不醒,实在是情有可原。人毕竟不是机器,总是处于表演状态,自己辛苦,看客也容易“审美疲劳”。所以,歇几天再出来秀倒也是狂欢中的一种调剂。而虚拟社区的演出,亦如同“人生大舞台,舞台小人生”的名言一样,呈现的尽管不一定是私下真实心情的全部写照,但每个人的真我本性,还是透过演出作秀的字里行间,甚至一问一答的留言记录,让聪明的看客逮个正着,这或许就是类似Catch me if you can的斗智游戏吧,且让我们继续各自的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