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容若->正文
 专栏新作
 - 博客日志:作秀背后
 - 容若:年关杂感
 - 容若:风水的世界
 - 容若:温哥华的云
  
  
  

 
 
容若:风水的世界

容若


风水的世界

近些年,在我周围的华人朋友圈子里,买房看风水成了必经的一道程序。据说在风水的起源地中国,如今早已是风生水起。辞海、辞源里解作“堪舆”,斥为迷信的风水,历经革命时期破四旧的磨练,有如凤凰涅磐,在中国大踏步跨向科技现代化的今天,已然成为建筑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不仅堂而皇之地列为大学选修课程之一,而且各地风水学会、风水培训班应运而起,风水大师们重又风行天下,四处忙着为生者选住宅,为死者选墓址,甚至城市规划也少不了他们忙碌的身影。

风水自然是国粹,但在西人的世界里也一样大行其道。德国在本世纪初举办了首届世界风水大会,日本想要争夺风水申遗权,美国的国会图书馆里仅英文风水图书就有五百余种。海外的风水师,不仅限于华人或其他亚裔人种,而且有了不少金发碧眼的传人,讲解起风水来,一样的神圣严肃,而信者更是遍及各人种。

请了风水的人们,或是选了难得的宝地,或是有了破解的妙方,惶惶地安定下身心,一方面憧憬着升官发财福运长久的未来前景,一方面有如披挂了刀枪不入的护身宝符,自认从此可免凶险危难。即使隐约传来某大师凭三寸不烂之舌一年揽钱数十万的消息,蒙他化解的众生,也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结果。风水大师也是人,凭知识(风水理论)和劳动(四处跑腿)致富,应当应份。

现在轮到不信风水,也不请风水先生的人们作难了。在一个讲风水的世界里生活,你总会遇到与信风水的人打交道的时候。一般而言,任何人买房置业,都不会是一生一次,如果有一天要卖房,买主请了风水先生陪同,只消几句话,可能你就失去了潜在的客户。也就是说,你可以不信风水,但却挡不住人家信。买房时你可以不看风水,卖房时人家要看你就没脾气。与其卖时困难,不如买时预作准备,先请风水先生查看。结果,不管你信还是不信,风水先生都要请,这就是风水世界的第二十二条军规。

虽说风水对人的吉凶祸福至关重要,但风水宝地也是一种稀缺资源,并非人人可以享用。比如,依山傍水为上上好地,不懂风水也知道是最佳的居住环境。不过,这样的宝地,往往价格不菲,非我等小民可以跻入。闹市大街,车水马龙,躁音扰人,谁看都不是宜居之处,但普通百姓,首要是求头顶上有片瓦,遮风挡雨足矣,买不起宁静内街,有个当街路冲的破房也不错,至于风水嘛,先不考虑了。原来风水竟是如此的嫌贫爱富,或者说,风水本来就是富人的奢侈品,在随意选择,不受价钱约束时,讲究越多越显出贵气十足,穷家小户要是谈风水,得先看看自己有没有讲究的本钱,不然就真的成了“穷讲究”。

当然,除了大富之人予取予求之外,中产的百姓,倒也可以在budget之内的可选择范围里,尽可能地求得风水的佑护。退而求其次地选择“过得去”的风水,或者采取各种补救手法,诸如室内装修、家具摆设、养鱼栽树,去掉不利的气势,最终达成心理的平衡与安慰。在风水先生看来,就没有不适合的宅基,因为最不利的地势都可能有不同的解法,而且,宅主的不同需求、事业婚姻,也早在风水师的一双慧眼下了然于胸,这时候的风水师,与其说他们在讲解风水,不如说他们在剖析心理。

总之,无论把风水怎样地提升到文化的高度,或者强调其与自然科学中通风、向阳、采光、清洁、减躁、无辐射等的相通性,它也只是很基本的一种居家常识,平常人选房时稍加留意就可以了。至于富人嘛,本来就应该把财富通过各种方式向社会其他人群转换,风水师只是其中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