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国家强大就好了
 - 权责必须相符,功过
 - 施化: 一开枪,就分
 - 施化:什么人才是公
 - 施化:最危险的思维:
 - 施化:台湾大选的胜
 - 施化:应对突发事件

 
 
施化:“非毛化”迫在眉睫

施化


 

刚刚过去的毛泽东逝世三十周年忌日,引发了中国土地上新一轮的毛泽东热。与此相应,也看到当局对热潮的左右为难。据中国时报报道,九月九日,大陆近年持续不退的毛泽东热达到高潮。特别是在当前大陆推动反腐败斗争的背景下,毛泽东的一切格外吸引大陆中下阶层百姓。“毛泽东”三个字频繁出现在网路上,不仅有“毛泽东博客”,而且有各种以“毛泽东”命名的网站。河北“毛泽东思想”网站是大陆最早的毛泽东思想研究和传播网站。今年三月,这个在二○○○年底开通的网站点击量超过了一亿次。与此同时,中共当局虽然保持低调,没有举行任何正式的纪念活动,但对民间的纪念持肯定姿态,没有像对其它民间热潮那样习惯性地封锁压制。

耐人寻味的是,自从建国以来,一直都随着中共最高层主旋律起舞的民间,为什么对高调宣传的三个代表,和谐社会兴趣缺缺,却一反常态地唱出与中央不同的主调,热烈地追捧毛泽东呢?这里面有什么可以解读出来的奥秘?

毛泽东热明显地显示民众的不满,尤其是在贪腐遍地,道德全民沦丧的今天。为什么要纪念毛泽东?一位80年代出生的网络青年这样写道,今天我们来纪念毛泽东,既不是无病呻吟的“怀旧”,更不是歇斯底里的“叛逆” ,而是因为在今天的这个时代,在现实的世界秩序中,清醒的我们深深地感到不幸福!非常的不幸福!我们要求变革,我们寻找着一条解放的道路,我们呼唤着一个不同的世界!

一个新的对未来的渴望,却以怀旧的形式出现。这本身是一个莫大的讽刺。这不仅表明一个民族由于禁锢而思维贫乏,还表明危险的躁动正在形成。这种迹象值得一切有思考能力的人士产生警觉。

对于毛的评价,已经到了非清晰不可的最后关口。邓小平说过,对毛的定论再等二十年比较恰当。现在距离他说这句话,已经二十五年。因为,除了掌握绝密的最高领导层小圈子,毛对于外人是一个有争议的形象。他有时是一个缔造国家的伟人,有时是一个罪大恶极的暴君。不论是他的拥护者还是反对者,同志或敌人,对他都彻底佩服,顶礼膜拜。这种状况持续得越久,中国人的灾难越大。我主张“非毛化”。严峻的现实在说,这个主张迫在眉睫。主要有以下理由。

毛的模式绝对不是文明和现代化的模式。毛泽东是旧时代出生,寻找中国未来出路那一代人的成功者。但仅仅是成功而已,远不是佼佼者,如陈独秀、胡适等人。他的主要文化背景是封建帝王的权术和小农的复仇意识。毛没有系统受过现代文明的教育熏陶,知识结构并不完整。他的主要精神资产,一是不懈的追求,表现为个人意志坚定。二是善于体验和利用民意,也就是御人之术。毛利用前人的知识遗产,拿来主义、实用主义居多,为一时一地的策略服务。作为一个开国元勋,却没有像任何一个国父如华盛顿那样,建立一个建筑在前人智慧结晶上的思想体系,也没有完成一个完善的政治架构。毛的三部曲,建国有功,建设有过,文革有罪,其中最有继承价值的遗产,只不过是夺权掌权的妙诀。这个妙诀正在被许多蠢蠢欲动的小毛泽东们学习和借鉴。

毛模式的本质是不择手段地达到成功目的。有人说,毛是一个流氓和无赖,虽然用词不雅,但是相当传神。只要是符合事实的表达,就不算作骂人。毛可以当面喊出“蒋主席万岁”,神色不变。也可以把一个歪理说得振振有词,“我就是秦始皇”。女作家张戎的《毛,鲜为人知的故事》,第一次把毛的另一面,用十二年时间的访问和资料收集,毫无掩饰地暴露给世人。其中给人印象最深刻的一点就是,这个人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几乎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如果目的好倒也不妨。可惜的是,事实一直在说,他的目的完全不是为中华子孙造福,否则中国人不会在他的淫威下受到有史以来少有的苦难。手段的卑鄙证明了目的的卑鄙,他的目的是个人野心。由于不顾廉耻,这个野心可以毫不困难地用最新最美的词句表达出来。有人说,如果毛不犯错误就好了。这不是犯不犯错误的问题,因为毛的一生,就一直是这样坚持过来的。你认为是错误的,正是他认为是正确的东西。

毛已经被神化了,而且远没有被从神坛上请下来。正由于此,破坏性毁灭性巨大。现今的中国,几乎没有第二种可以与毛抗拒的思想意识,不论是三个代表还是权钱崇拜。如果民间的毛热继续下去,而且没有任何看得见的力量出来阻挡,那么下一次毛式革命就不远了。从某种意义上讲,革命虽不是最可怕,但是最可怕的是毛式革命。这个革命绝无自由平等博爱的理念,或许带有一点平等,那只是小农的均等,完全不是民主意义上的平等。这次革命已经造成七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再来一次吗?

如果想避免,那必须从现在就开始“非毛化”,越早越好。“非毛化”不仅仅表现为减少官方宣传,或者删节学校课本,还要从根本理念上否定毛,建立一条符合天道的准则。如果自由平等博爱还不能被中国人接受,起码可以先划一条底线。这条底线很简单,就是一句话:不伤害别人。毛不但突破了这条底线,突破得很远,还自以为得意,丝毫不加反悔。更为甚者,十三亿人基本赞同。

有人(甚至大多数人)会说,你这是妇人之仁,太理想主义了。要想达到自己的目标,不扫除障碍怎么行?成为障碍的就是敌人,扫除掉敌人就能成功。老毛就是这样干的,多伟大。这正是我最担心、最焦虑的事情。如果一个领袖用毁灭人的生命的方式取得成功,不光可取,甚至值得推崇,那么,现在国际上的最大敌人是美国,以此来划线,凡是赞同美国的(不论主张有益无益,主张者在境内境外)都是敌人,都必须置于死地(至少是心愿,机会一到就实行)。这样一来,中国就应当退出现代化进程(因为每一步都要和美国合作),退回冷战,再来一次朝鲜战争,这次要动用核武器把美国灭掉。于是就理想中的成功就实现了。

和这个成功同步的是什么呢?要么是地球的核冬天,人类倒退数个世纪。要么是中国一片焦土,尸横遍野,在国际托管国际援救下度日。这不是诅咒,是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