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国家强大就好了
 - 权责必须相符,功过
 - 施化: 一开枪,就分
 - 施化:什么人才是公
 - 施化:最危险的思维:
 - 施化:台湾大选的胜
 - 施化:应对突发事件

 
 
施化:最危险的思维:血缘思维

施化


 

 

刚读到一条今天的新闻,韩国政府表示,他们支持联合国通过一项批评北韩当局侵犯人权的决议。这与以往不同,韩国上届政府以朝鲜半岛南北双方关系敏感为由,曾经对几项类似的决议投弃权票。因为决议指责北韩广泛存在侵犯人权现象,并敦促平壤尽快改善人权状况。

联合国委派的特别研究员、泰国法律学家蒙丹蓬2月提交的一份最新报告,指责北韩当局把一些家庭的全家人监禁起来,而且监狱中的条件是“可怕的”。报告还说,北韩“广泛存在拷打和公开处决”。韩国外交通商部负责人权事务的官员康石熙说,汉城支持蒙丹蓬的工作。

这条不起眼的新闻,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三月中旬以来爆发的西藏骚乱和镇压事件,以及中国大陆和国际社会对此不同的强烈反应。简单说,中国领导人和韩国领导人,有着不同的思维。这种思维方式,不但影响各自国民的行为,而且影响世界和平安全。

对一个新近发生的事件或案件,可以用不同的思维逻辑来判断是非。最现实的思维是实事求是,把事件发生看作是具体当事人的个人行为,按照现有法律,对当事人进行独立公开的裁判。是什么性质的是非,就论什么性质的是非。还有一种思维,是意识形态的判断。预先划定敌我阵营,凡是敌的,就是错的,凡是我的,就是对的。最危险的思维,是以血缘论是非。凡是属于我的民族血缘的,就是对的,不同的就是错的。不但非我族类的人一定错,甚至连相同族类的人,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也不由分说划到不同族类去,冠以什么分子或什么奸。

很多人不会认同这种思维的危险性,反而认为这才体现民族的骨气,才是民族的生存之道。我相信有过半数的华人,用的就是这种危险思维,但是现在很难让他自己意识到,原因是历史。

汉族的历史,有很大一部分,是被外族侵辱的历史。尽管史学家们极力美化蒙元和满清的奴役,自作多情地说把他们同化了,但血迹是无法掩埋的。近代史上列强的暴行,更加厚了汉族心灵上的盔甲。不仅仅是汉族,有着相似历史的其他民族,比如大韩民族,也有着相同的民族情结和民族思维。

这种思维的原始性在于,人们只用肉眼来判断敌人,不用大脑来分析敌人。因为在所有情况下,入侵的外族势力不代表这个民族的每一个人,只不过是一些具有权力野心的强人,挟裹了本民族狂热的从众。随着世界进入现代,当每一个个人有了知情权和选择权以后,民族之间发生血仇的事件越来越少。基本只发生在非洲的一些落后国家和地区。

血缘思维危险就危险在,当其发展到某一阶段,就一定是民族仇杀,人类灭绝。历史不断地向人们发出这样的警示,希望人类清醒。

很多大陆中国人对早期的美洲印地安土著的被杀念念不忘。其实只要他认真地去研究一下历史,就知道责任不全部在白人移民。但是白人的后代们勇敢地承担了责任。最初的欧洲移民和土著人相处得很和睦,他们交换商品和粮食,共同开发。当然,白人中一定有贪婪的歹徒,这对所有民族都不例外。一些独立的事端,很容易地被不同血缘的隔绝诱发出民族血仇。这期间,有印地安人被杀,也有白人的妇女儿童被杀。最后,由掌握更先进武器的白人占了上风。今天北美大陆的所有居民,都不认为哪一方的杀戮是正确的,都不认为只有杀回来才是公道。只有远在大洋彼岸的汉族人的部分挑拨者,才不厌其烦地歪曲这段历史,挑动本民族和白人之间的仇恨。

民族隔绝很容易由语言不通产生。因为没有共同语言,无法沟通,也就无法理解和谅解,隔膜和仇视如同决提的洪水,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有鉴于此,我对今天抱着平等心态,了解和介绍藏族文化的汉族人,报有无比的感激和崇敬。他(她)也有资格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愿一些头脑发热的同胞们,借鉴一下我们的邻居,用仁慈,正直,宽阔的胸怀,来对待一切血缘不同于我们的民族,不以血缘来划定自己的是非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