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人民”,一个邪恶
 - 施化:现代中国走向
 - 施化:仇恨,如不消
 - 施化:独立,还是反
 - 施化:一个百年的历史
 - 施化:实现自由的悖
 - 施化:清明时节读顾

 
 
施化:精神领袖和社会良心

施化


 

施化

巴勒斯坦哈马斯组织的精神领袖亚辛,一位靠轮椅行走的老人,从照片上看去长须白发,眼神温和,一周前被以色列军队用导弹暗杀了。阿拉伯和世界舆论为此一度掀起瀚然大波,同声谴责以色列的暗杀行迳。不过一个喜欢深挖新闻的人,只要多花几分钟在互联网上搜索一下,就很容易发现,事情远不如人们表面看到的那样简单。
 
亚辛其实是一个鼓吹极端民族主义和暴力的精神领袖,并且亲自参与策划恐怖行动。中东和平进程的缓慢与他有关。虽然他极力否认组织自杀式炸弹攻击以色列平民,造成数以百计的无辜生命死亡,可是将来发现的事实终将证实一切。以色列的“定点清除”行动与布什政府的伊拉克战争有异曲同工之处,虽然世人对此无可奈何,但“兵”乃凶器,不可以让其不受制约失去控制,舆论依然不可以闭上自己的眼睛,禁掉自己的声音。那么,舆论又靠什么来维持公正呢?我以为,靠的不是精神领袖,靠的是社会良心。
 
什么是精神领袖,什么是社会良心?现在就来谈谈我的理解。
 
在社会历史的演进中,始终有两类极具社会能量的人,左右着发展大趋势。历史和人群,总是小绵羊似的乖乖地跟着他们走。 一类人有人格魅力,有领导才能,有想象力,精力充沛,不安分守己。他们虽然智商极高,但无奈学不够专,或者不屑钻研,只热衷于他们的追求。有一点不得不道破:他们热衷追求的是权力。为了权力到手和不失去到手以后的权力,他们是不择手段的。理所当然,良心对于他们,还不如臭狗屎可爱。
 
还有一类人更多。他们是沉默的一群,在受控制的媒体上几乎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他们同样智商很高,但多半投入于专业和学术,并且在某一方面学有所成。也许因为精力有限,他们几乎不过问政治,只有当政治过问到他的时候,才站出来说话。他们一旦开始说话,就一定说实话,决不昧着良心。所谓实话,其实不复杂。只要那些了解真相的人,多数认为没有事实被隐瞒、虚构或扭曲的话,就称为实话。一个人,只要把事实说出来,象孩子说出皇帝光着屁股那样,就是深刻的洞见、前瞻的真理。

前一类人当中产生精神领袖,后一类人当中产生社会良心。我鄙视精神领袖,崇敬社会良心。
 
精神领袖常常在社会形态比较落后、人群比较愚昧的地方出现。这也是自然需要:愚昧的人群缺乏判断力,一双双幼稚的茫然的眼睛,始终寻找着、等待着有人登高振臂一呼。幼稚的人永远也摸不透精神领袖们的内心,此所谓“天机不可泄漏”。当然被领袖“泄漏”出来的,一定是大慈大悲、大恩大德,神圣崇高得让你不由自主地跪下,顶礼膜拜。为了他们的领袖地位,你必须永远保持自己和下几代的幼稚。
 
精神领袖最具有号召力的法宝就是“树敌”。几乎没有一个精神领袖没有自己的、自己集团的、自己族群的不共戴天的仇敌,而且必须动员他的信众以最大的仇恨和他保持一致。所谓“仁者无敌”对他们不适用。我理解“仁者无敌”的含意,不是“所向无敌”的意思,而是眼中永远不出现任何敌对的人。

不妨介绍一点识别领袖的决窍:如果一个具有领袖地位的人,只要不时时刻刻地在制造敌人,好歹就算一位合格的领袖。不过在某些文化氛围下,不制造外敌的领袖往往成不了气候。有一位伟大领袖,可以把身边所有的亲密战友都制造成敌人,偏偏还特别受人民的拥戴。他那指鹿为马的技巧,令人叹为观止。
 
许多历史事件,酿成惨不忍睹的悲剧,包括15年前北京的那场“风波”,史学家们极力试图从扑溯迷离中找出主线。有一条被验证过无数次的原理可以参照:只有领袖也唯独领袖们才具有搅局的能量。普通的个人,哪怕聚集再多,也无法制造“动乱”。台湾大选两大阵营势均力敌,剑拔弩张,肢体冲突,就是不“动乱”。两边的领袖们好歹守着底线。反过来讲,如果没有那些极具能量的领袖们的运筹策划、翻云覆雨、鼓动推进,所有我们这样的小人物的生活,将会多么宁静。对美国人来说,恐怕没有比策划“911”,打乱他们的生活节奏的本拉登这样更可恶的的精神领袖了。

世袭的宗教领袖,应该不归入本文描述的精神领袖之列,比如达赖喇嘛,虽然名称也叫精神领袖。但是如果有一天他开始煽动仇恨,就另当别论。可他始终不,为此而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那么什么人是社会良心呢?记忆中最早的当属马寅初。要不是误批了他的“人口论”,中国土地哪里需要多负担几亿人口,可是他生前被批得臭不可闻。最近的该为蒋彦永。无论是投书揭露SARS真象,还是上书求为“六四”正名,他始终认为自己没有做什么,只不过说出许多人放在心里要说的话而已。不在乎你承认不承认,正由于他,历史的某一小段,就被改写得正常健康更符合人性。

回首以往,瞻顾当今,可以被称为社会良心的国人,能够列出长长的名单,集成厚厚的名册。但从死不得其所的储安平,到死不准收尸的张志新,社会良心们仿佛生来就是为世人承担苦难的。“天安门母亲”是我极为尊敬的一群社会良心,以她们单薄孱弱的身躯,却一次次被投入囹圄。我为她们心酸,为她们祈祷。刘晓波近来还安全吗?真的不知道。

民主制度中的社会良心,所受待遇则好到天上去了。台湾的诺贝尔奖得主李远哲,应该算得上社会良心。他不常常公开发表言论,到了节骨眼上也只寥寥说那么几句。他说的都是实话,对朝野领袖有褒有贬,毫不哗众取宠、曲迎奉承。至今他还稳稳地做着他的中央研究院院长,也没有被削职降薪或逼迫提早退休的迹象。
 
社会良心也有法宝,那就是“承受孤独”。承受孤独已经被社会心理学家确认为健康人必须具备的心理素质,并且看得和社会交往一样重要。社会良心没有敌人,却也没有信众。他们不象精神领袖那样,一天离开信众就失魂落魄。靠着独立人格、独立思考、独立认知,他们与真实最近,也和真理最近。 哪一天世人们真正认识了精神领袖,也认识了社会良心,我们存在的这个世界就说不定就更太平一些。

2004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