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人民”,一个邪恶
 - 施化:现代中国走向
 - 施化:仇恨,如不消
 - 施化:独立,还是反
 - 施化:一个百年的历史
 - 施化:实现自由的悖
 - 施化:清明时节读顾

 
 
施化:一个百年的历史嘲弄

施化


 

一百年前,摇摇欲坠的晚清王朝开始了迫不得已的宪政改革,朝野上下又是上书,又是出洋考察,就是催生不出一个君主立宪。一百年后,类似的场景又再次出现。这次有高层惊呼的“管制危机”,有底层提出的政改倡议,但是仍旧催生不出一个宪政民主。

需要问一下的是,这一百年之中,国人究竟在干什么?为什么一百年的时间,对几代人好像等于无,好像南柯一梦?一百年的时间可以使一个旧欧洲变成新欧洲,可以使一个中等国家的美国变成超级的巨无霸。日本从二战以后走入世界领先国家行列,只用了三十年。同样的情况正出现在韩国和台湾。中国人在干什么,在睡大觉?

简单地概括,中国人用这一百年时间在进行大革命,而且主要是无产阶级的大革命。读了陈子明先生《与“人民文革”说商榷》一文,文中引用梁启超的一段话,使我领悟了这个百年之谜。梁先生说:“我以为有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不成对待名词,只有有业阶级和无业阶级成对待名词。什么是有业阶级?如农民(小地主和佃丁都包在内)、买卖人(商店 东家和伙计都包在内)、学堂教习、小官吏与及靠现卖气力吃饭的各种工人等,这些人或有产,或无产,很难就‘产’上画出个分野来。什么是无业阶级?如阔官、 阔军人、政党领袖及党员、地方土棍、租界流氓、受外国宣传部津贴的学生、强盗(穿军营制服的包在内)、乞丐(穿长衫马褂的包在内)与及其他之贪吃懒做的各种人等。”

如果梁启超的划分属实,这一百年的答案就在了。中国的“无产阶级”也就是无业阶级在这一百年中,前所未有地壮大,完全控制了这个国家。不但控制了国家的资源和武装,还控制了国家的舆论和思想。中国人在这一百年里,不断地重复着一个动作,就是把一部分人的权力和财产,通过强制或欺骗手段,转移到另一部分人手里。从军阀手里转到革命党手里,从地主手里转到苏维埃手里,从国民党手里转到共产党手里。现在进行的则比较隐蔽,从国家手里转到贪官手里,从下台贪官手里,转到上任新官手里。同时,还不停地把财产从农民手里转到富商手里,从底层市民手里转到高层主管手里。尽管每一个人都祈求“稳定”,但实际上都在推动“无序”。有的是主动在推,有的是不作为,事不关己,明哲保身,事实上在推。

梁启超先生所说的“无业阶级”,非常贴切。看一下早期的革命党人,核心部分都是“无业阶级”的代表。毛泽东最为典型。这个很有文学才华的青年,几乎没有像样地就过什么“业”。后来的共产党官僚也是同样,把任何一个党官放到西方国家去,保证他活得穷困潦倒,靠救济度日。这些“无业”者的才能,主要用于破坏秩序,破坏公正,而以更公正的名义,侵占瓜分有业阶级。

早就有人说,“共产党像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党的政策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中共建政以来,不知修改了多少次宪法党章,但就是一次都不管用。许多次不管用以后,许多次用暗箱操作代替开诚布公以后,自然出现“管制危机”,这种危机是无法逆转的。

但是由于大众的强权崇拜和阴谋崇拜,对这样的蛮横不讲理的强盗骗子行为佩服得五体投地,不约而同地说:“看,这才是本事!”当然,这种崇拜来自于杀头如割草的历代历史。所以,中国可能还要被历史再嘲弄一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