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雨半窗->正文
 专栏新作
 - 台湾游记(三): 吃在
 - 台湾游记(二): 吃在
 - 台湾游记(一): 台湾
 - 回国散记(三):也
 - 回国散记(二):瞎
 - 回国散记(一):看
 - 希腊游散记(一)

 
 
回国散记(一):看跳水

雨半窗


暑假孩子回国,报名参加了一个游泳班。那天我闲着无事,就与姐姐一起去看他们上游泳课。

据说他们上课的游泳馆是几年前为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建造的,里面的设施很正规。到游泳馆后我进去一看,里面的面积并没有我想像的那么大:游泳馆内有两个池子:一个是分好了道的游泳池,好几组孩子正在里面上游泳课;另一个池是跳水用的,池的两边立着好几个跳板和跳台,跳水池里有二十多个孩子在练习跳水。

游泳池与跳水池之间有一根绳子隔着。我姐指着跳水池跟我说:那是国家跳水队在训练。

听说是国家跳水队,我精神一振,眼前马上出现了伏明霞,高敏,高晶晶,田亮。。。。。我没了看孩子游泳的心情,而是找了张凳子,坐在跳水池附近看跳水队训练。

跳水池挺长,离我远的那边有三个跳台,中间的最高,估计是十米跳台。两边的跳台矮一些,但也有七,八米高。跳台跳水的队员们是这群孩子中年龄最大的一组,大约有十四、五岁。他们有单人跳、双人跳,向前跳,向后跳,臂立跳。。。跳起后身子在空中扭曲、转弯、翻滚好几圈,动作相当难。不过他们入水时溅起的水花普遍比较大,压水花的技术比起伏明霞来还是相差不少。

靠我这边的水池边上立着五个跳板,三高两矮。高跳板上,一组男孩和一组女孩在各自的教练指挥下轮流练习,那群孩子大约有十二,三岁,他们的跳水动作比较简单,一般起跳后就在空中转一圈。离我最近的两个跳板最矮,估计也就一米高,在矮跳板上练习的是六个女孩,年龄在十岁左右,她们都是细瘦身材,模样都很清秀。

这六个女孩的教练是个三十多岁的女子,个子不高,披肩发,穿着半短的裤子。

小女孩们练的跳水动作很简单:面向水池、起跳后伸直两臂、头冲下垂直入水。每个女孩跳水前都看一眼站在岸上的教练,这时教练就给她们做个动作:两臂向上直伸、胸往前一挺,我不明白这个动作的意思,但每个孩子跳水前看她时,她都重复这个动作。

一会儿轮到一个扎小马辫的女孩跳,她走上跳板后照例看了一下教练,然后脚在跳板顶端掂了几下后起跳。我看她的动作跟别的女孩并没有两样,可女孩从水中冒出来后,女教练让她站住,然后弯腰捡起脚边的一只拖鞋,狠狠地向这个女孩扔去。

扎小马辫的女孩吓傻了,拖鞋飞过来时,她本能地在水中跳了一下。拖鞋没有打中她,而是落到了离她不到一米的水中。女孩满脸惊慌地看着教练,但随后就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马上站直,将两手放到背后,低下头,面向教练站着。

我不知道这个扎小马辫到底做错了什么动作使得女教练这么生气,她扔完鞋后仍然余气未消,一手插着腰,一手指着女孩骂,骂的时间竟长达五、六分钟。

女孩低着头站在水里,听着教练骂,不敢吭一声,更不敢动一下。

教练骂完了,挥手让其他几个女孩继续跳。扎小马辫的女孩仍然低头站着,一动不动。教练扔过来的那只拖鞋在她身边浮着,随着起伏的水波上下漂动。

这时我姐和她的女儿小岑走了过来,我让她们看那个被罚的女孩。我姐叹了一口气说:“这些孩子挺可怜的,有次冬天我一大早起来跑步,在体育场看到两个小女孩躲在角落里哭,过去一问,才知道她们是国家跳水队的,因为起床晚了没赶上早练的集合,队友们在操场上锻练,她们又不敢过去,怕教练骂,所以直掉眼泪。。。。。”

我问我姐:“这些孩子在哪里上学呢?”我姐答道:"他们在这里的附小和附中插班读书。小岑上小学时,她班上就有同学是国家跳水队的."

小岑已经是个初中生,她的小学是在大学的附小读的.

“我上小学时,班上有三个同学是国家跳水队的,他们都是外地来的。”小岑接过了她妈妈的话:“他们挺苦的,上午跟着我们上课,下午训练,常常是过年过节都不能回家。”停了一会儿,小岑接着说:“四年级时,他们中的一位女同学的眼角膜在练跳水时破了,再也不能跳水。她妈妈来北京接她回家,走的时候到学校跟我们告别,她和她妈妈都哭了,我们老师和同学们心里也都很难过。。。”小岑说着,眼圈有些红。

跟我聊了一会儿,我姐她们去了游泳池那边。我继续坐着看跳水:那个扎小马辫的女孩已被解放,回到了她的跳水队伍。这时她们跳板的上空吊起了一个大支架,支架的两端各拉下一根绳,女孩们轮流走上跳板,将绳子绑在腰上,然后背向水池起跳,起跳后头冲下入水。

。。。。。。

孩子游完了泳,去洗澡换衣服,我跟着去了更衣室。这时那个扎小马辨的女孩与另外一个队友也来到更衣室上厕所。因为游泳课刚完,几个厕所都被占领了,两个女孩就排队等着。我走过去问扎小马辨的女孩:“小姑娘,你们今年几岁了?”女孩抬起头,警觉地看着我。小女孩的一双眼睛很漂亮,不是很大,却清澈如一潭湖水。她看着我,似乎在犹豫该不该跟陌生人讲话,犹豫了一会儿后她轻声地对我说:“我今年十岁”,然后指着站在旁边的队友说:“她今年九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