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湘君->正文
 专栏新作
 - 湘君:会哭的孩子有
 - 湘君:杨开慧与毛润之
 - 美国--体育造就的国
 - 湘君:福尔摩斯的帐
 - 湘君:我来给吴官正
 - 湘君:故国故园,今
 - 湘君:美国中国 --

 
 
人是地球的癌细胞

湘君


人是地球的癌细胞,这个吓人的题目,并不是湘君独创,而是来自今年某期《读者》杂志。湘君这篇东西,也并没有企图要说明人究竟是不是地球的癌细胞,只是想借这个题目说几句话。

如果把上面的地球一词理解为地球上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那么,人是地球的癌细胞这个比喻还是挺恰当的,人的癌细胞性质,在发达国家,表现在对资源的无限制的消耗,在发展中国家,则表现在人口的无限制增长或是对自然环境极大破坏。

对中国而言,人口问题是最大的问题。老毛最大的过失,应该不是文革,反右或是大跃进之类,而是其错误的人口政策。反右文革等造成的危害,三十年,四十年,至多五十年即可完全消除,而庞大的人口包袱一旦背上,其影响则以百年计。当初老毛批马寅初时,他那伟大的头脑里考虑的一定是象如果世界上发生核战争,中国死掉一半人,乘下一半还有多少亿,凭这剩下的一半能否翻本这样的问题,所以他会说人多力量大。於是那些年中国人口飞速增长。五三年人口普查时,中国是五亿八千多万人口,到了八二年人口普查时,中国人口已超过十亿,在不到三十年的时间里,中国人口几乎增长了一倍,国家从此背上了巨大的人口包袱,对个人而言,人均享有的资源与机会也大大减少了。

本来,人口控制是集权国家的优势,在象印度这样的民主国家,人口问题是其无法解决的痼疾。集权政治的中国本有控制人口的先决条件,却没能及时控制住人口过快增长,令人扼腕。万幸的是,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起,决策层意识到人口飞速增长将对中国产生的灾难性影响,开始实行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来控制人口增长,取得了很大成果,从一九八二年到二00二年的二十年间里,人口只是从十亿增长到十三亿,与此前三十年相比,可以看出,人口增长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专家预测,中国的人口增长到某个临界点后,将开始出现负增长,尽管如此,到二0五0年,中国的人口数仍将达到十五亿左右。当然,这个预测是建立在假定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各项政策制度保持不变的基础之上的,如若中国有朝一日真的实行了民主政治,计划生育与公民权利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关系?与计划生育有关的各项立法是否能继续存留?这些问题,也许是我们现在就应该认真考虑的。

人口增长自然与资源,环境有着极大的关系。有清一朝,是中国人口增长的一大高峰时期,人口数从清世祖顺治十八年(1661年)的八千四百万增长到民国元年(1912年)的四亿四千三百万。最近读到《读书》杂志里一篇文章,提到明清时期中国人口的快速增长与环境的关系,文章谈到:十六世纪,原产美洲的玉米和甘薯输入中国,和中国传统的以家庭为单位的精耕细作的农业生产方式相结合,极大的促进了中国的粮食生产能力,从而为大规模的人口增长创造了条件。从十六世纪到十九世纪,玉米种植带动了对大面积丘陵山地的开发,这些地区包括浙西北,皖南,江西,湖南,云南,广西和贵州的山地,以及汉水流域,甘南,陕西,鄂西,豫西南等广大地区。和移民开发,玉米种植相伴而来的是大片的森林被毁坏,严重的水土流失使新开发的玉米地在十年之内肥力尽失,一旦地力用尽,农民又不得不去开发新的地区,而被冲蚀的土地却变得一无所用,只能长期废弃。这样数百年内,上述大片地区生态环境遭到极大破坏,各种自然灾害便愈演愈烈。(《读书》二00三年第一期,陈亚平:《玉米与明清的移民开发》)

可以说,先人们预支了后人也就是我们的环境资源,而我们是否也在预支我们后人的环境资源呢?看看我们现在的环境和资源现状,国土沙化问题越来越严重,沙尘暴周期越来越短,范围也越来越广,黄河每年断流的时间越来越长,各大城市的水荒也越来越厉害。如今,我国又吹响了开发西部的号角,实在不知,那生态环境本已经十分脆弱的西部,还能经受得住怎样的开发?今年夏天,中国和世界上其它许多地方出现了罕见的高温天气,不知这样的一种环球同此凉热,是否与人类的社会活动有关,在此请教于方家。

总之,就世界范围而言,人口增长, 环境恶化,资源短缺的问题,还没有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长此以往,人类文明最终必将毁于人类自己之手。

也许,在这个问题上,湘君有些杞人忧天,过于悲观了。如果有人能站出来说明人决不是地球的癌细胞,那可正是湘君所期望的。

二00三年八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