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人民”,一个邪恶
 - 施化:现代中国走向
 - 施化:仇恨,如不消
 - 施化:独立,还是反
 - 施化:一个百年的历史
 - 施化:实现自由的悖
 - 施化:清明时节读顾

 
 
施化:《留美幼童》读后记

施化


 

公元1872年8月11日,一批年龄在9岁到15岁的中国少年,从上海登船出发,目的港是旧金山。从1872年到1875年,大清王朝先后派出4批共120名官费留学生,远涉重洋,踏上美国的土地。 他们便是清政府设立的留学计划中第一批留美学生。这个计划由第一个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的中国毕业生容闳发起,开明官僚李鸿章等推动而成形,最后被朝廷中的保守势力拦腰斩断。他们的故事,奇异而曲折。

读完《留美幼童——中国最早的官派留学生》这本史料羽实的传记,难止唏嘘感叹。作者钱钢和胡劲草在这部作品里,很清晰地表达出两个思想:

一,关于“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争论。这个争论从清代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一百年了,一直没有人打算认真搞清楚。今天广为认同的所谓“中国特色”,其实就是“中学为体”的翻版。清朝政府自从鸦片战争以降,被外国列强不止一次地教训,开始转换脑筋。容闳的十年坚持也起了关键性作用。于是封闭的国门,终于开了一个小口。当然,当时还有许多民间的出洋留学,不过那不是政府行为。

这个口开放的大小程度,只到不影响“中”为止。而这个“中”,说穿了就是中央集权政府,包括他的操控统治。这个试验以失败告终,因为朝廷的“有识之士”看到,放留学生到国外去单纯学习科学技术,不接受文化影响,是不可能的。

和西太后一样,邓小平的脑筋也有相同性质的转换。中国五、六十年代闭关锁国的后果,是又一次与西方拉大了差距。邓的打开国门,比老佛爷的气魄大多了。开放的结果,是在物器上,彻底更换了中国的传统。但是,他始终没有放弃“中学”,坚持拒绝“西学”。所以说穿了,邓的开放只是慈禧开放的数量级放大,本质没有变化。有人说,物质决定意识,到一定时候自然会慢慢变的。然而晚清的教训在那里:变得太慢,来不及。

百年来的中华先知们,早就不止一次地分析过,“有什么体就有什么用,有什么用就有什么体”。反对羞羞答答的“体用”分家。胡适的“全盘西化”论,也早已超过半个世纪了。可是中国的当代知识精英们,仍在那里“以其昭昭,使人昏昏”。

因为一个民族情结在那里发酵。建议精英们去了解一点考古学的最新发现:中华民族的祖先,是从非洲东部移民来的,并非山顶洞猿人,DNA可以作证。民族情结想要什么?血液的纯洁性?我们早就背叛东非的祖先了。生活习惯?谁习惯怎样生活就怎样生活,现代人早就不干涉人家的生活方式。继承文化遗产?有的在那里丢不掉,没有的也造不出来。经过历代封建朝廷筛选而流传下来的帝王文化,可以说不是遗产而是毒药。更不用说那些被外族奴役而沾沾自喜的“光荣史”了。

二,体制改革如果蹒跚不前,错过的时机不可追回。钱钢完成这部书,前后大约花了一年多时间。他用了一个月左右在美国,靠着翻译,走访了很多老人。他更多的时间,花在清史资料的收集上。他的这部书,写的虽然是留美幼童,解剖的却是晚清社会。

晚清的一个很大国情,现今很少有人涉及的,就是推动改革和阻碍改革两种力量的角力,最后以前者失败告终。钱钢在书的第三部分中有一句特别精辟,大意说,当改革正蹒跚不前的时候,革命从身后迅不及防地扑上来,推倒了前者。

清末不乏清醒之士。上至曾国藩、李鸿章,下至谭嗣同、梁启超、容闳、严复,他们所推进的一切,在当时都是难能可贵的宏图大略。如果注意一下就会发现,清朝当时的经济发展速度也是惊人的,军事力量已经在亚洲第一。可是结果怎样?中国哪怕渐进为君主立宪,也会和今天的日本一样少走弯路。但是主张变革的力量不被主流认同,不断被压制被排挤,不得不迂回侧绕。到最后,一句“是日奉上谕:依议,钦此”,就断送了他们的全部心计。

今天的情势非常相似。最高领导层独断乾纲,局外无人可以推动,而自身又缺乏动力。“满朝”的清议,只一味迎合,毫无前瞻性的创意。少数清醒之士,完全成不了气候,相互间还各不买账。一切真是令人扼腕叹息!

那么只好等着从身后迅不及防地扑上来的革命了。

有人说,在今天的大环境下,革命是不可能的。不是没有道理。但历史的重复不一定是同样细节的重复。不可能发生同样的“武昌起义”,但是一定会发生另一种“武昌起义”,出现的样式无法预料。

如果不设预警机制,不高瞻远瞩地触及根本制度弊端,必将导致另一种形式的“革命”。可以预见,国内各种利益矛盾冲突越来越激烈(现在不断强化的压制都是促进媒介),只要有一个缝隙,比如股市或楼市的崩盘,银行信用危机,对外战争等,都可能导致一个窥觑最高权力的势力(甚至在党内)登高一呼,满腹怨愤的穷苦百姓一哄而上。他们的口号将动听得你我都无法想象,因而获得包括军队在内的同情支持。这就是我说的那种“革命”。

革命的结果虽然会出现很多可能,但是很少有机会出现民主宪政。因为几乎所有的主流言论,从过去到现在,都在数十年如一日地丑化民主。民主没有也不可能在民众心中扎根。没有大众基础的理念是不会形成社会制度的。钱钢在书中引用了这段资料:1881年7月23日,《纽约时报》发表社论称:“中国不可能只从我们这里引进知识、科学和工业资源模式而不引进那些带有病毒性质的政治上的改革。否则,她将什么也得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