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人民”,一个邪恶
 - 施化:现代中国走向
 - 施化:仇恨,如不消
 - 施化:独立,还是反
 - 施化:一个百年的历史
 - 施化:实现自由的悖
 - 施化:清明时节读顾

 
 
感怀情人节:爱人还是害人

施化


 

 

今天是2007年的214日,情人节。本来,情人节和我早就没有什么关系。就是嘛,那是年轻恋人和商人们的节日。年轻人借情人节来给爱情加温,商人借情人节多做几笔生意。我早过了热恋的年龄,有了自己美满的家庭,即便老天再送一个情人来也不敢随便乱爱。但是,一早醒来,对枕边人轻轻说一声“情人节快乐”以后,还是思绪连翩,忍不住要写下几个字来感怀情人节。

 

情人节是温馨的,美丽的,甜蜜的。随便是什么人,只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就一定需要温馨美丽和甜蜜,也就是一定需要爱,任其是爱人或被爱。我有一个亲戚的小女儿,才两岁,小名叫丫丫。丫丫和父母生活在美国西部的一个城市,有自己的一个大房间。直到最近,她的父母才开始训练她晚上在自己的房间一个人睡。这下可闯了祸,小姑娘死活不肯,一夜要哭醒四五次,开了灯,打开房门,去找爸爸妈妈。大人孩子几乎整夜都没法睡觉。

 

一个两岁才学会走路说话都不连贯的孩子,就这样害怕失去爱,一夜一夜哭死哭活地去找亲人的爱,人的天性在这里一览无余。

 

可是世界上还有一种人,自从创造了一种东西以后,就把爱,也就是自己的天性丢掉了。这种东西就是意识形态。搞意识形态的人,严格区分敌我,他们眼中没有人,即有血肉有情感有生命的人,只有敌人和同道。联合同道,消灭敌人,就是他们的全部生命意义。

 

对敌人是绝对没有怜悯同情的,只有肉体的消灭。最近才看到一篇来自柬埔寨的游记,追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红色高棉统治时期,怎样把所有知识分子当作敌人一律从肉体上消灭掉的惨剧。这些人为了革命信念,可以毫不犹豫地用钻头钻透一个抱着孩子的年轻母亲的后脑。这有照片为证,照片是用来恐吓人的。多少年以后,人们发现大量的人头颅骨,后脑都带着一个黑色的圆洞。

 

意识形态真是一个害人的东西。它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空概念,人们(特别是读过几本书的)就死命往这个概念里填稻草,让它站立起来,然后再往上插一个标签,就死死抱住不放,睡觉也要和它在一起。

 

革命,反革命,社会主义,资本主义,集体主义,个人主义,独立主义,分裂主义,左派,右派,爱国,卖国……等等等等,都是意识形态空概念。和空概念没完没了地纠缠,完全是空转无效劳动,不产出任何社会价值。但只有流氓政治家玩概念玩意识形态才是有实效的。他可以借一个标签把你从观念上打倒,排斥你,压制你,就得到了实际政治权力和控制一切的好处。而不打算卷入权力斗争的有实事求是之意的老实人,最好不要去玩意识形态,从而把天性和爱丢掉。

 

有人问,这个意识形态清单中为什么不列上“自由”,“民主”?可见你很虚伪,有选择性。对这种很无知的以矛攻盾,我只好苦笑。

 

区别什么是意识形态,什么不是意识形态,有一个很简单的鉴定法。这个鉴定法就是,注意一下,在这个名词的背后有没有“人”。这里指的是不带任何褒贬色彩的广义的“人”。“自由”和“民主”,本身的真实含义,是反映人的本能需求的,是不把任何敌人排除在外的。说得明白一点,她们只爱人,而决不害人,不害任何一个人。如果有害人的“自由民主”,那就是假的。

 

情人节的启示在于,假如我们给这个世界只设立一条准则,那么,所有的野蛮,残暴,丑恶,黑暗都将被轻易地驱赶,失去藏身之所。

 

这条准则的界限是黑白分明的,那就是:爱人,还是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