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国家强大就好了
 - 权责必须相符,功过
 - 施化: 一开枪,就分
 - 施化:什么人才是公
 - 施化:最危险的思维:
 - 施化:台湾大选的胜
 - 施化:应对突发事件

 
 
施化:六四的法理含混和观念含混

施化


 

回顾半个多世纪来中国发生的事情,常常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不知道究竟是事情本身太复杂了呢,还是有人故意搞含混。刚过去的六四十八周年的多维博客辩论,就是一例。这次辩论自89知名人士王军涛博士的加入后,显得格外热闹。但是在整个世界华文传媒中的声响,就好像太平洋中掉进的一块石子。世界范围的中文媒体基本是静音,有两件事实为证。一是海外的,为期4天的“华文传媒国际峰会2007”6月4日在温哥华结束,来自世界各大洲、代表67家华文传媒的97位高层负责人共聚温哥华,同商海外华文传媒发展大计。很是巧合,六四这天结束会议,会议上却无一人提起六四。二是海内的,成都晚报为一则14个字纪念六四死难者的广告,开除了7个人,平均2字一个人。使人感觉六四像是一个幽灵。

事实上,长达数十页的多维博客辩论,也没有把六四的法理问题辩论清楚。一种意见认为六四镇压是合法的,一种意见认为六四镇压是非法的,各自列举了所有的理由,但谁也没有说服谁。认为合法的主要理由是,宪法第八十九条第十六项规定,国务院有权决定省、自治区、直辖市的范围内部分地区的戒严。既然戒严令不违宪,破坏戒严令的民运就是违法的,袭击戒严部队的行为更是犯罪,这种情况下部队开枪完全合法。认为非法的理由是,戒严令没有经过国务院全体会议和常务会议,是在邓小平家中的八老会议上作的决定。各自讲法理讲不清的关键在于,如果法院不开庭审理,所有的法理界线都口说无凭。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

其实有些东西也许没有人想到,在六四法理含混的背后还有更深层的观念含混。对此我是这样理解的:

在六四学运发生前,中国主流社会的正统观念是:群众运动天然合理,镇压学生运动的没有好下场。五四运动的光辉形象不用说了。文革责任没有被彻底追究,只被嫁祸与四人帮。最近一次爆发的1976年天安门事件被彻底平反,广场学生民众成了时代英雄。这一系列主导观念给了六四需要的全部精神动力。六四即便89不发生,99或09也要发生。

切不要误解我这是与民众对立。民众是无人敢于敌对的,但是随时可能被人利用。要知道,用了几十年的时间制造这种主流正统观念的,是一个奋斗了几十年的造反党。这个党在上台之前,如果没有充分的民众动员,没有让民间接受暴力夺权合理合法的思维观念,是不可能成功的。当然有了“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历史承传,这个动员来得更轻易。

问题是,在用这种方式接掌政权后,党便再也不能重塑相反的观念,即法治秩序。否则就等于否定自己的过去,等于自动宣布下台。唯一能做的,就是把造反观念含混过去,既不说这是对的,也不说这是错的。要知道,含混观念很不容易混过去,尤其是两种冲突的观念,to be or not to be,二者必居其一。造反观念平时波澜不惊,文革时老毛需要了,就轻松翻出来,文革结束后也没有完全沉回去。

建国以来(一直到现在)的中小学教材几乎没有从根本上修改,一代又一代人都是在暴力造反的熏陶下长大的。说穿了,六四是共产党用自己铸造的重锤砸在自己的脚上。即便退一万步讲,中共不负开坦克上街杀人的责任,也要完全担负宣扬暴力,践踏法制,误导社会的责任。

法理含混是观念含混的衍生物,是具有中国特色社会的需要。当一个造反党用惯性思维开始治理社会的时候,常常会与法治发生冲突。因为如果尊重法治,根本就不会有把旧政权连根拔掉的这种事情出现。而习惯性的粗暴命令和武力干政,使得法治变成多余的累赘。集中共精华之大成的共和国创始人毛泽东,就是一个典型的“无法无天”的人。他光着身子只穿睡衣接见外国领导人,尤为经典的一幕。

中国的法律之所以不成其为法律,被所有的人视如敝履,主要是因为在观念上有暴力在作怪。暴力比法律简单明快、实用有效得多,为什么要拣难的丢容易的?今天我不成气候斗不过你,吃了大亏,咱不在乎。风水轮流转,皇帝明年到我家,那时就要好好整治你。高层如此,中层如此,底层也如此。所以,一切与现代文明有关的观念,比如宽容,谅解,妥协,退让,统统与中国无缘。难怪李慎之老先生生前说了这么一句:“中国的问题无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