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国家强大就好了
 - 权责必须相符,功过
 - 施化: 一开枪,就分
 - 施化:什么人才是公
 - 施化:最危险的思维:
 - 施化:台湾大选的胜
 - 施化:应对突发事件

 
 
施化:人民不会自发革命

施化


人民和革命,是两个意识形态概念。凡是意识形态概念,不同于科学概念,都可以被人任意拉长缩短,随意定型。人民本身带有正面意义,神圣不可亵渎。但人民是人的集合体,而人并不一定是政治正确的化身,何以凡是被划入人民范围的人,都立刻成了正确的化身?革命也是如此。对革命可以有无穷解释,但如果不确指哪个朝代哪个社会哪种背景,谁都不知道这个革命是什么东西。革命可以是政变,可以是造反,也可以是一种改革。可惜这两个概念百年来在中国被应用得太频繁太广泛,几乎人人都避不开。为了说明某种观点,这里也不得不再沿用一次。

现在中国有两种人,由于太害怕人民革命和太希望人民革命,势同水火,互相极端抵触。对立的结果是,许多本来应该在正常情况下解决的问题矛盾,比如对在意识形态上和体制制度上的弊端进行改革,都变得异常复杂化敏感化,弊病越拖越严重,小病拖成大病,大病拖成绝症。而我的观察是,人民不会自发革命,害怕由于暴露问题解决问题而造成执政危机,其实是杞人忧天。

假设人民是指广大受压迫的劳动者,革命是指用激烈手段改换政权的名称性质人员组成,那么,几乎所有在中国受教育的人,包括中国现任领导者都坚信,当压迫到了某种程度,人民会自动起来造反革命。是这样的吗?请先看看事实。

近百年前最轰动的辛亥革命,的确是军人自发的。可是发动革命的军人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革命,立刻把指挥权交给革命对象黎元鸿。显然这不是革命,只是一次意外的兵变或哗乱。只不过各派政治势力利用个契机,进行了博奕和重组,才出现了人口相传的辛亥革命。后来的共产革命也不是人民自发的,这毫无疑义。如果没有共产国际的背后极力操纵和资助,参加第一次党代会的代表,根本不会想到后来推翻全国政权的前景。

既然中国革命不是,那么最为显赫的英国革命和美国革命呢?也不是。只要正视历史,就知道被视为革命样板的这两次革命的发起,和被压迫人民没有什么直接关系。革命的策划组织者,自己都没有深受压迫。相反,他们受到过很好的教育,拥有充足的资产。美国革命前夕显然也不是劳苦人民受压迫最深的时候,你看,革命胜利后,南方黑奴们受的压迫一点也没有减轻。

压迫越深,反抗越重,这句话并不真实。宣传这样一种观念,目的是鼓动人民起来,为建立一个新王朝抛头颅洒热血。现在人们都知道,被压迫最深的无过于山西黑窑的奴工。奴工们被骗拐绑架,失去人生自由,没有任何工资福利,一天十几小时地干苦工。他们知道反抗吗?不知道。他们只是在慢慢地被榨干死去。

人民是一个广大的集合体,人民中间的每一个人对所受压迫的感受都不相同,对压迫的承受力更是千差万别。有人试图通过民意测验,检测出人民的幸福感和满意度,但是永远不会有准确的数据。相对而言,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的测定要准确得多。

想说的是,如果谁打算找到一个人民受压迫最严重时刻的来发动革命,他一定无功而返,根本不存在这种时刻。职业革命家想发动革命,每一刻都可以发动。没有他们的领导组织,任何革命都不会出现。但是有一个时刻相当确定:当一个政权自我腐败糜烂,到了丧失基本功能的时候,就一定崩溃。触发崩溃的因素也许根本不是革命,而是任何小小意外。前苏联和东欧的崩溃,严格讲都不是人民革命,而只是必然中的意外。

人民不会革命,首先对现在的执政者是一颗定心丸。这个政权目前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管制危机。从中央来看,政令不出中南海。从地方来看,民心日见不满,群体事件层出不穷。尽管采用了大量行政命令和政治思想动员,腐败松懈的地方政府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一点也不给中央面子,只给中央麻烦。中央则高度戒备紧张,风声鹤唳。不敢大胆推出任何有力措举,生怕牵一发而动全身,引起全局动荡。

由于亲历过革命的恐惧,不论是土地革命革人家的命还是文化革命革自己的命,生怕再次出现万劫不复的革命场面,中共高层始终绷紧过度的免疫张力。凡是出现不同的意见,不同的声音,一律当作敌对势力打压下去,把一切潜在的不测消灭在萌芽中。殊不知,拒绝一切有利于肌体的微生物生存,死亡进程恰恰更快。

其次,对社会良心而言,人民不革命打破一种无谓的幻想。由于相信人民的革命力量,许多本来可以积极动作,抗衡社会黑暗的人,都变得裹足观望,静待革命时机。在他们看来,社会的腐烂越严重,革命的时机就越成熟。有的甚至还故意参与作恶,从另一个方面推动改朝换代。国内的许多黑暗现象被揭露,大量的维权抗争,实际上都不是民主人士所为,也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革命。

清醒的人都知道,目前如果不改变一些根本机制,这个社会照这样下去难以为继。但一方面这些人被捆死手脚,另一方面也有意等着看好戏。这样便出现积极的力量不作为,消极的力量放手干的局面,良性循环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不是说人民的力量是决定性的吗?不妨让社会烂下去,最终人民来一次革命就解决了。

事实上,人民是不革命的。革命需要大量财政支持,需要深度密室策划,需要广泛严密的动员和组织,普通老百姓生来就不是被训练干这种事的。这种事职业革命家干,但现在这样的国际国内大背景,标准的职业革命家已经不再生存。被称为光杆司令的民主革命家王希哲先生,簇拥者越来越少,也是一个证明。

一边是神经过敏,一边是翘首观望;一者在害怕革命,一者在等待革命,都不能齐心合力来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从根本上解决现存问题,这都是相信了必然到来的人民革命而惹的祸。要知道,退一万步讲,即便真的来一次人民革命,也不能取代目前迫在眉睫的观念转型和体制转型。也就是说,这个转型任何时候都要做,永远一直要做。人们为何不打掉对革命的恐惧和幻想,现在就一起来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