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国家强大就好了
 - 权责必须相符,功过
 - 施化: 一开枪,就分
 - 施化:什么人才是公
 - 施化:最危险的思维:
 - 施化:台湾大选的胜
 - 施化:应对突发事件

 
 
施化:领袖的情商

施化


情商(EQ),是个比较新鲜的玩意。人们对这个新事物的认识还不长久,也不完全。十六年前的90年代初期,美国耶鲁大学的心理学家彼得·萨洛韦和纽罕布什大学的约翰·迈耶提出了情绪智能、情绪商数。在他们看来,一个人在社会上要获得成功,起主要作用的不是智力商数,而是情绪智能,前者占20%,后者占80%。1995年,美国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丹尼尔·戈尔曼提出了情商”(EQ)的概念,认为情商是个体重要的生存能力,是一种发掘情感潜能、运用情感能力影响生活各个层面和人生未来的关键的品质因素。

许多研究还认为,高情商是领袖必备的素质。具有不寻常情商的领袖,常常能够察觉他人的情感,理解他人的观点,关心他人的利益。正由于此,在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中,才能显现出个人魅力和凝聚力,减少争执及协调不同解决方案,促进合作并建立团队。

但是毕竟这个玩意太新,尤其是舶来品,刚从洋文翻译过来,也没有经过本国学者的深透消化,更不用说应用到现实中去。更由于国学传统,讲究的是为我所用,说不定情商这个新舶来品,哪天就演变成“三十六计”之外的另一条新计,改得面目全非。

我理解中的情商,在中国古代思想家那里已经有过论述。比如孟子说过,“恻隐之心,人皆有之”。自古以来的士大夫,自己推崇也劝告帝王信奉的,有一条叫做“悲天悯人之心”。这些都离不开一个“情”字,讲的是情感和感受。作为一个人的本体能力,能在自己没有遭受苦难的情况下,感受到另一个毫无关联的人的苦难,而且别人身体内的病痛,也会传到自己身上,痛得刻骨铭心,这就是情商高的表现。当然,能够传送痛苦,也一定能传送欢愉。

这种传送,大概既不是通过磁场,也不是通过光电波,主要是通过情绪记忆。我知道,一些情商很高,情绪记忆力很强的人,可以把自己多年前遭受的失去亲人的痛苦,自然转移到现在,对另一个几乎不相识的人发生同情和关爱。这种事例,生活中经常可见。

今日之领袖不同于昔日之帝王,他们的存在是为大众某福祉的,而不是成就个人的帝业。既是这样,尽可能深切地感受到大众的痛苦和幸福,对于一个名副其实的领袖,不可或缺。否则的话,你大刀阔斧推行的政策,正在给民众带来痛苦,自己却毫无知觉,以为是给人家幸福,这个笑话就闹得过份了。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就不止一次地闹过这种悲惨的笑话。据说现任总理温家宝常掉眼泪,也许证明他的情商很高,对别人情感的感受明了直接。

可惜感受他人这种情商的基本功能,不被中国的民间传统看好。读过《三国》《水浒》的中国人,个个深知“无毒不丈夫”的要紧。你不吃掉人家,一不当心就被人家吃掉,怎么可以婆婆妈妈,讲那些百无一用的“妇人之仁”?要想称王称帝,就决不可心慈手软,该下手时就下手,杀人也杀得干净利落,不留后患。你看曹操,听见有人磨刀就把他杀了。明明杀错了人,还不认错,索性将杀猪热诚款待他的这一家老小全杀光,“宁可天下人负我”。

可是曹操还是知道把情商当术来用的。比如他假惺惺的割发代颅,就感动得三军上下一致拜服。术就是工具,工具嘛,用得着的时候捡起来,用不着的时候就扔掉,此一时彼一时。而且这还需要会演戏,把装假也表演得如真,让人看不出破绽。否则,怎么能赢来人心?宁可放下身段演戏,也要争取人心,曹操的表演,从一个侧面解释了情商对领袖的重要。关键时候他可是不敢造次,祭起他“宁可天下人负我”的法宝的。

说到表演,不能不提那些很有观众缘和人气的演艺明星。明星当然靠高超演技,但也不全依赖演技,有时候还靠一张脸。如果这张脸长的对观众有吸引力,表现出迷人的亲善之情,走到哪里都会被“追星”者簇拥。不是演员的王妃戴安娜,也有这样一张脸,身後还受到全世界的喜爱。过去我不大信看面相的算命先生,就凭一张脸,也能测出我的富贵贫贱?照上述解释,这种看相还真有一点道理。人还是可以“貌相”的。有亲和力的相貌,比较容易获得别人的接受和帮助,尤其是,如果这个“别人”中间有一个重要人物。因此,“命”也就比一般的人好。那“红颜薄命”呢?漂亮的美人胎子遭人嫉羡,自然谈不上亲合力。

如果确实如专家建议,领袖需要具备高情商,希望避免像演员那样的以假乱真。尤其是长着一张有亲和力的脸,内心却冰冷阴沉。倒希望再见到像胡耀邦那样高情商的领袖,喜怒常形于色,高兴时甚至手舞足蹈。他平反文革冤案的大手笔,不是具有一般同情心的人可以做到的。可惜这不符合中国国情,他的有情被无情淘汰。

也许有人在笑话我痴人说梦。中国人有选举权吗?空谈什么领袖的情商。的确如此。我这里只是现实归现实,空谈归空谈。只要谈得多了,碰巧成为多数人的意愿,现实也许就会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