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国家强大就好了
 - 权责必须相符,功过
 - 施化: 一开枪,就分
 - 施化:什么人才是公
 - 施化:最危险的思维:
 - 施化:台湾大选的胜
 - 施化:应对突发事件

 
 
施化:抗日*也是一种有害意识形态

施化


 

 

我曾经在一篇评论中提到,革命是一种意识形态,抗日也是。所谓意识形态,也就是某个时期普遍共同的大众意识。这种大众意识有时并不和现实吻合,也不是社会的基本需要,但通过反复的大众传播,渐渐强化固定,形成一种思维定势。于是,整个社会就照着意识形态的引导走,而不是照着实际需要的方向走。凡是违背主流意识形态的,都被指为异端和极端,被看作危险的和不可接受的。只有到了某个重大事变之后,人们才会如梦初醒,惊呼一声原来这样,然后再跟着另一个意识形态稀里糊涂地走,而丝毫意会不到意识形态的有害性。

 

在维基百科的词条意识形态下面有人写道,每个社会都有意识形态,作为形成大众想法或共识的基础,而社会中大多数人通常都看不见它。占有优势地位的意识形态,以一种中立的姿态出现,而所有其他与这个标准不同的意识形态则常常被视为异端,不论到底真实的情况为何。努力追求权力的组织会去影响社会中的意识形态,将它们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政治组织(包括政府)与其他团体(比如说议会外游说通过议案的团体)试图透过传播他们的意见来影响民众,这也是为何社会中的许多人通常看来都有类似的想法。当社会中绝大部分人对于某些事情的想法都很类似,甚至忘记了目前的事物还有其他选择,这就变成哲学家葛兰西(Antonio Gramsci)所说的霸权。所以从基本上说,意识形态是一种有害的社会共识。它既是一个有野心的政治势力故意制造出来违背现实的虚幻概念,又不允许任何新的思想对其挑战。虽然名称极其动听,令人向往,实际害人至深。

 

事实上,人们现在已经接受了革命是有害意识形态这个观念,有意无意之间把这个意识形态抛弃了。革命并非国货,是有人从外国有意识地传输进来的。经过尊为国父的孙中山和他的追随者的反复呼号,成了上个世纪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中国受到过革命的灭顶之灾,已经是公认的事实。所以现在搞政治的人,很少言必称革命了,而是称改革,科学发展,和谐社会。如果有人在40年前鼓吹和谐社会,一定被当成反革命抓起来,搞不好枪毙。是不是说40年前就不需要和谐只需要革命,而到了现在才需要呢?显然不是。只不过当时的意识形态扭曲了实际需要。林彪爆炸和四人帮覆灭是导致转折的重大事件。

 

但是一说到抗日也是一种有害意识形态,还是有很多人受不了,觉得太极端。所以在这里有必要详述一下,为什么说抗日会是一种意识形态。如果听懂的人,很快也会理解,现在正流行的改革,或也已经变成意识形态。

 

上个世纪的中日战争,整个地改变了中国的命运。在当时,抗日救亡,反抗日本侵略者,的确是中国民众的现实需要。也正是这个需要,把千千万万优秀的中华儿女送上了革命的道路。有不止一个抗战时参加中共的老人对我说过,当时他们年轻,想法很简单,谁抗日就跟谁走,不分国民党或共产党。不过左翼青年对抗日的鼓动宣传,比国民党更有成效,尽管是国民党而不是共产党支撑着抗日的主战场。当宣传实际成了共产党抗日而国民党不抵抗的时候,这个口号就演变成意识形态而不是简单的反侵略了。在抗日口号下贩卖私货的某些人,都从这个民族危机中间牟取了最大利益。

 

意识形态有着明显的正确与错误的对抗,而且是我对你错,位置绝不会颠倒。这种对抗不一定是现实需要。如果不是着眼于私货,完全可以就事论事,脚踏实地做事而不是以正确压人。比如有人明明做了实际对国家对民众有好处的事情,但是没有高调叫喊抗日,就立刻给他扣上汉奸帽子,暗杀掉枪毙掉,既消灭了政治对手,又抬高了自己的政治地位。有人会以为我是暗指汪精卫,也是也不是。专门搞抗战史研究的人,比我更有发言权。同样经历反法西斯战争的法国,举国投降,也从没有几十年不断地捉过“法奸”。

 

意识形态只教给人们两样东西:正确和错误。凡是正确的,不管有多么荒谬,都要硬着头皮撑到底;凡是错误的,无论多么对人有益,都要干净彻底地消灭掉。中国革命是从俄国革命照搬来的,这个革命坚持多久,中国兜圈子走冤枉路时间就浪费多久。抗日并不例外。揭露某党抗战时期利用国难,壮大势力历史真相的,已有很多史料。即便在国民党的杂牌嫡系之间,借抗日之名扫除异己的,也不少见。抗日意识形态,还可以在战争早已成为历史的时候,干扰外交关系,给地区和平制造危机。虽然抗日是一个崇高目的,但越是崇高的目的,越是真的崇高目的,越有被利用的价值。

 

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意识形态到和谐社会的大转弯,花了近40年时间,其中有不止一次的宫廷斗争,也有大流血。可见意识形态对社会的决定性影响,不容易被改变。只有看清意识形态的实质,知道这不是一个好东西,时时提防着。同时,不要一边倒地扼杀现在看来极端的非常弱小的自由言论,也许能少走一些弯路,至少不再多花40年。

 

*注: “抗日”在这里专指一种深入人心的观念意识,而不是指整个抗日战争历史阶段。这个观念意识包括现今大陆学校课本对抗日历史的记载和描述,是一种是非判断标准。这个标准认为,中共是抗日的中坚,抗日意志的唯一民族代表,领导了抗战的胜利。凡是与中共对立的,都是不抗日,不抵抗,妥协和汉奸。现阶段的抗日观念还包括,日本人是中国人世世代代的死敌。所有这些观念意识,都是长期宣传教育潜移默化的结果,大部分不符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