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人民”,一个邪恶
 - 国家强大就好了
 - 权责必须相符,功过
 - 施化: 一开枪,就分
 - 施化:什么人才是公
 - 施化:大难启发良知
 - 施化:民主是个好东

 
 
施化: 一开枪,就分裂了

施化


一年一度的六四又到了。今年是十九周年,明年将是二十周年。这是一个哇哇啼哭的婴孩长大成人,完全懂事明理的过程,但是看看周围的同胞,对六四的看法,仍然是那种茫然无知的神态,就感到揪心地痛。俗话说“一叶障目”,究竟是什么该死的东西,把人们的眼睛遮住,把人们的心灵扭曲?

 

我每年都在重复说明,六四的要害是开枪。这不仅仅是个别的军人开枪防卫走火误伤,而是有策划有组织的大规模火力进攻,已经远远超出维护治安的范围,无异于群体谋杀或者屠杀。这是极端的野蛮,极端的非人道,极端的无理,极端的罪恶!

 

退一万步讲,学生过火了,学生领袖是野心家,但他们毕竟是学生!学生们即便犯法,也是可以减刑或免刑的,因为他们还年轻,还不具备完全的法律责任。对于当时的政府领导人来说,那些学生的年龄相当于他们自己的孩子。有哪一个家长由于孩子闹事,就拔出枪来,一枪击毙的呢?这样的家长还是人吗?

 

当然受害者主要是北京市民。没有一个北京市民配得上是暴徒,相反,他们充满对孩子的爱心,就象现在的成年人对四川地震冤死孩子那样的爱心。北京市民为什么要阻挡军车,还不是因为宁愿自己流血,也不愿孩子受伤吗?有这样爱心的人就是暴徒,没有这样爱心的人就是共和国卫士?这种伦理颠倒状况可以在一个国家持续近二十年毫无改变,这是一个怎样的国家?这是一个怎样的民族?我为你感到极度悲伤和羞耻。所以,我毫无悔意地选择了告别你,惹不起,躲得起。

 

不能不承认,由于可以避免的原因,中华民族已经是一个分裂的民族。分裂状态一直演进到今天。我说的不仅仅是台湾和大陆,国民党和共产党的分裂,还包括所有的海内外华人。他们虽然是同样的肤色,同样的语言,但是脑子里想的,心里相信的,却是完全不同甚至相对立的东西。一个存在这样状况的民族,就是分裂的民族。世界上很少,或者几乎没有像汉族人这样的对立和分裂。即便是某些极端的华人民族主义者,也一样不知好歹地把同族人当成敌人。我至今还没有看到过世界上有这样可笑的“民族主义者”,所谓民族主义者一定是团结本族的敌人,一致对外的。

 

这个原因就是暴力,简单说就是开枪。开枪不仅是生死的分界线,也是一切伦理,一切是非,一切准则的分界线。大家是同胞,是成年人,无论什么是非对错,政治主张,都可以慢慢讲。讲不清可以等。如果为了讲清道理,损失了经济发展的时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为了经济发展快一点就要杀掉一批人,这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据说当时决定动武是因为老人们感到生命威胁。我不知道哪一个学生领袖威胁过哪一个老人的生命安全。如果有这样的证据,把这个学生领袖拘留起来送进大牢就行了。可是他们不放心,还是要调动军队。

 

根本上,这就是因果报应,历史循环。循环的是412屠杀的历史,国共两党动用倾国之力,生死拚杀的历史。严格讲起来,凡是向同民族的政治对手开枪的人,都是民族罪人,因为他造成了不可弥合的民族分裂。一开枪就要死人,一死人就是人命关天。人们毫无退路地要在赞同死人和反对死人的对立中作出选择。因为死人是关天的,这个选择必然是关天的选择,不可能中立。

 

于是,一开枪,就分裂了。这个最起码的道理,望今后每一代中国的政治家们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