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一娴->正文
 专栏新作
 - 地震和神仙
 - 一只颠覆常识的兔子
 - 雨夜微思
 - 在NBA现场感受美国文
 - 想起布拉格春天的小
 - 端午的沉思
  

 
 
端午的沉思

一娴


端午的阳光下,想起遥远的汨罗江。想起那位峨冠博带,长袍翻卷的诗人,和那颗孤独寂寞,悲怆绝望的灵魂;想起他“呵而问之”的《天问》,和他“忧愁幽思”而作的《离骚》.......

浪漫和清高的诗人是不宜做官的,虽然诗人的情操被千古传颂,虽然他的思想带着我们今天看来是局限的忠君思想,但是扭曲的朝代是永远不能容忍正直、清高和浪漫的。诗人的忠诚和忧患,最终只能付诸于盈满泪水的汨罗江。

遥远的汨罗江两千年来清澈而又浑浊,昔日的楚国早已不复存在,历史翻云覆雨着。年轻的一代,已经难以理解那样的诗魂和傲骨了。某地某时,当老师讲解屈原的时候,就有学生提出异议,不是说要珍惜生命吗?为什么要自杀呢?那个楚王值得忠诚吗?楚国秦国现在不都是中国吗?...... 老师叹口气,说,那是历史,你们要好好地读历史,读懂历史。

历史又是什么呢?培根说过:读史使人明智。读史可以认知过去,更好地把握现在和将来,所谓"以古为鉴,可知兴替"。可是历史有时又是任人打扮的小女孩,朝一时暮一时。强者或者随意涂写,抽取自己需要的部分,或者索性就让弱者患上集体失忆症。

读过的最惊心的关于集体失忆症的描写是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开始从记忆中抹去童年的印象,然后会忘掉事物的名称和概念,最后会认不出人,甚至失去自我意识,变成一个没有过去的白痴。” 集体失忆必然导致集体失去自我。

自我都没有了,谁还会像屈原那样上下而求索地忧国忧民呢?

两千年过去了,汨罗江依然缓慢地流动着,那江心坠落的佩剑和沉默的石头,仍然令我们遥想和怀念,追寻和拥抱那个风雨中的伟大灵魂。

屈原死了,我们还活着。我们抱着诗人厚重的诗集,遥望汨罗江,上下而求索。

遥远的汨罗江,民族和人民修远的漫漫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