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施化:大难启发良知
 - 施化:民主是个好东
 - 施化:善恶之道,此
 - 施化:我的价值观
 - 施化:紫微,泼妇还
 - 施化:《色戒》终于
 - 施化:平等是基督教带

 
 
施化:透视仇恨

施化


 

 

 

仇恨作为一种天生的情感,属于人类的天性。这种情感甚至也可以从一些高智商的动物身上发现,比如猫。如果你不小心惹怒了一只猫,它不但立即向你示威,同你断决友好往来,甚至还会找机会报复你。

 

作为情感的仇恨,它的性质、产生过程和对于人类社会的影响,都是很有趣的话题。之所以感到兴趣是因为注意到,仇恨对人类文明史所产生的作用,实在太大了。按理说仇恨只是人类众多情感中的一种,其余的还有爱、同情、怜悯、快乐、陶醉、钦羡、妒忌……可是细心回顾一下,人类历史几乎所有重大篇幅都和仇恨的作用有关,仇恨情感一直主宰着成长中的人类。

 

我在油画上见过希腊的复仇女神。她们被称作欧墨尼得斯,即黑夜的女儿。身材高大,眼睛血红,头发间蠕动着一条条毒蛇,一手执着火把,一手执着蝮蛇扭成的鞭子。凡是读过希腊史诗《伊利亚特》的人都知道,为了失去美女海伦而复仇,两个国家交战多年,战死了十万人。耶稣之所以受难而死,正是因为不明真相的仇恨。然而耶稣原谅地说,“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假设没有仇恨,耶稣不致被迫害致死;同样如果没有原谅仇敌这种脱俗理念,基督教不致有如此源远流长的生命力。

 

《希特勒的志愿行刑者》的美国作者丹·尼尔戈德哈发现:普通德国人对犹太人充满仇恨。这种仇恨不仅来自于党的纲领,而且是一种感情上的仇恨、心理的仇恨,认为“犹太人是卑鄙的;犹太人是骗子、坏蛋;犹太人是德国的敌人,他们危及了德国的生存;犹太人是撒旦,……”正是由于仇恨,千万个希特勒的自愿行刑者被成功地造就出来。

 

不讲远的,单讲近的。美国“911”人间惨剧,其背后推动着的直接原因,也是仇恨。没有仇恨,很难想象靠什么才能让自杀式攻击者视死如归。中东以巴间连绵不断的流血冲突,根本原因还是仇恨。每一次新的爆炸和攻击,都在增加着长期积淀的仇恨的厚重。顺便提一句,以美国为主导的世界反恐战争,尽管惩罚罪恶,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找到途径化解仇恨,将毫无终结地永远打下去。因为肉体的消灭从来不彻底化解仇恨。

 

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中国人,并无缘置身于仇恨之外。中国人给仇恨添加了不少“中国特色”,比如,“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种阴柔的心理,加上韬晦的谋略,将仇恨烹调出特别辛辣的怪味。中国的古代君主深愔仇恨的可怕,创造了世界民族中绝无仅有的“株连”法,连不相关的远亲、不懂事的孩子也统统杀掉,避免仇恨死灰复燃。上个世纪的大半期间,中国人不论年龄性别、党派信仰,都不同程度地浸泡在仇恨的酱缸中。不说战乱年代,就是在我个人成长的和平时期,仇恨也伴着我一起长大。这时候仇恨的名称叫做“阶级仇,民族恨”。

 

第一个让我崇敬的小英雄刘文学,小小年纪就死于偷辣椒的地主之手,在我头脑的白纸上涂下了仇恨的第一笔;人人敬仰的好战士雷锋,最大特色就是“爱憎分明”,对敌人“象秋风扫落叶一样残酷无情”。到后来,社会需要我去仇恨的东西不断增加,越来越多。先是地富反坏右,蒋匪,美帝,印度反动派,后来又是苏修,反动学术权威,黑六类,“五一六”,现行反革命,党内走资派,现代孔老二,林彪“四人帮”,越南挑衅者……如果算上“斗私批修”,我还必须仇恨我自己头脑中的“私心杂念”。不知道让一个半大的孩子吞咽这么多仇恨,能否消化得了?他那小小的心灵空间,充填了大量仇恨之后,还剩下多少爱?

 

不要以为“十年浩劫”结束了,滋生仇恨的土壤也一同消失。在当今华夏的土地上,对异“族类”“群体”的仇恨、对异“主义”的仇恨、对异“信仰”“教”的仇恨、对异“政见”的仇恨,总之,对异“我”的仇恨,一天也没有停止过,而且被社会理念暗暗地挑动着、鼓励着。这都不需要很多例证,有嗅觉的人,只要闻一下从被严控的媒体中,每天透露出的突发事件的火药味血腥味,就知道究竟了。

 

不相信一个只懂恨、不懂爱的民族,会有善终。

 

之所以我很鄙视、厌恶仇恨,有以下几个理由:

 

其一,仇恨,不管是带着桂冠的或染着血污的仇恨,都是低下的人类行为。任何有仇恨因素掺入其中的决断和行动,哪怕名义再高尚,结果再伟大,都是发自于情感而非理性,都是幼稚的、不负责任的。“让仇恨化为力量”,这种“力量”只能是破坏的力量。对“不平等”的仇恨,可以引出革命。而革命只不过交换一下“不平等”的双方角色,对改善“不平等”于事无补。有一种说法“用下半身思考”,仇恨就是属于此类。

 

其二,一个人如果坚持以仇恨情感代替理智,最好和最坏的结果只有一个:被人利用。当然,不会有人明明白白说出“利用”两字来。你听到的一定是:某某受到压迫,某某受到侵犯,你要站到正义的一边,贡献你的一切,解救……等等。人世间的摩擦纠纷的故事永远会有,于是充满正义感的你,立刻热血沸腾,英勇献身。而站在仇恨发端的那个人,一定永远比你理智。当他有一天与你心目中的仇敌握手言欢的时候,除了让你大跌眼镜之外,还让你赞叹领袖的胸怀大度。一句话,用仇恨换来的一定不是你的真正利益;用思考换来的,才可能是你的真正利益。

 

其三,由于仇恨情感的发泄目标,一定是另一个人,和你相同的人,而不是日月山川、花鸟虫鱼,因此,追根到底,仇恨的终点,将是反人类。其表现很可能是群体灭绝或种族灭绝。当然,这里指的是终点,并非起点。可是,当在一个人不受制度约束的客观环境下,比如象科索沃或苏丹,从起点到终点并无障碍。人性本来应有的怜悯和恻隐之心,将被仇恨扫荡一空;人血非但没有引发罪恶感,反而带来胜利感。

 

只有当一个人,开始对“仇恨”二字重新审视、加以戒备的时候,他才有资格说:“我离文明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