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施化:大难启发良知
 - 施化:民主是个好东
 - 施化:善恶之道,此
 - 施化:我的价值观
 - 施化:紫微,泼妇还
 - 施化:《色戒》终于
 - 施化:平等是基督教带

 
 
施化:平等是基督教带给世界的福音

施化


我从小接受马克思主义教育,知道了宗教是人民的精神鸦片,无神论才是最先进最科学的信仰。多年来对宗教的成见,一直根深蒂固。但是到后来,共产主义的破灭对我的冲击更大。共产主义在上个世纪的暴行所至,可称之为人类灾难之最。不仅由于死于和平时期的迫害和饥荒人数之巨大,更由于彻底摧毁了传统社会所依赖的基本信仰伦理,把人性之恶激发到极致。否定之否定的结果,使我最终皈依基督教,成为基督徒。

可惜由于天生的太多的怀疑精神,对基督教的信仰总是不够虔诚。我绝对相信神的存在也就是超自然力量的存在,但是也绝对怀疑神可以通过某个人间中介和人类沟通。哪怕对圣经的句子,也有所保留。我去过不同的教会,得到完全不同甚至相反的感受,更读过很多关于中世纪教会黑暗的故事,包括十字军远征。因此只相信一点:人类和神的接近,只能像人和真理的接近那样,永远只是一个过程。虽然已经走了几千年那么远,也才不过刚刚开始。

可是对基督教的有一点绝对精神,我没有任何怀疑。非但不怀疑,还心悦诚服地相信。这就是平等。平等的观念几乎不可能从人类自己的意识中间自发产生,她只能被神造。我曾在《梦想平等》一文中说过这样一段话:

——人生来向往自由,但不一定向往平等。这就是人类所有悲剧的根结所在。从跻身贵族,主宰奴隶的欲望,到灭绝他族,扫除异教的残忍,从古到今,人的本质的邪恶总是在制造不平等上显露出来。我必须制伏你,占有你,无论身体,尊严或财产,才得以显现我的存在价值。这是古往今来任何统治者羞于出口的内心信条。只不过说出口来就变成“国家民族的大义”之类神圣言语。平民又怎么样呢?程度上也许好一点,机会不到而已。但从本能上,对乡下人,外省人,肤色较深的人,教育程度较低的人,智商不如自己的人等等的蔑视,都无不显示人的本性的恶的那一面。莎士比亚说过,妒嫉是罪恶的根源。什么是妒嫉?妒嫉恰恰是一个人无法正视他和别人之间的差异,欲“高人一等”而不能罢了。“出人头地”这一中国传统的人生信条的本质是什么?那就是想尽办法,甚至不择手段,让周围的人在仕途上,在名望上,在财产上,或在属于自己名下的女人的质量和数量上,远远不如自己。什么是最有效的手段呢?当然你可以拼命努力地读书做事,那都不如下列手段来得快:倾轧,诋毁,出卖,献媚,收买,贿赂,逐赶,落井下石,等等。总之,人的本能渴望不平等,因为只有分出高低贵贱来,才能显出我高你低,我贵你贱,得到最大的心理满足。但是,这种心理满足的代价是:攻奸恶斗,战争杀戮,种族灭绝……

现在看来,小到家庭暴力,大到世界战争,一切非人道的残忍行为,只不过由于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从根本上的藐视,不把那个人当成和自己一样的人。新西兰被通缉的华人凶嫌薛乃印,杀妻抛女,潜意识无非是,“你是属于我的,所以我有权任意处置你”。缅甸军政府向抗议示威的僧侣和民众射出致命的子弹,所支持的根本信念,和纳粹刽子手屠杀犹太人无异,只不过是“你们这些低贱的人该死”。一个简单的反推理,任何一个使用暴力的人,都不会对自己尊敬的或尊重的人下手,除非他精神失常。

世界上所有贪婪腐败的落后制度形成的人性基础,看起来好像是“自私”。继续分析下去,还有更深的一层:“不平等”。为什么?人的自私也有合理的一面,因为凡是人,都有保护和维持自己的本能需要。但是当一个人,不一视同仁地看待另一个人的“自私”,侵犯和剥夺就开始了。而当这个不平等继续下去,解除了另一个人由于受到侵犯而产生的反抗,阶级压迫或群体迫害就变得血淋淋,不断地制造出社会动荡。

假设一个自私的人,意识到别人和我一样也有自私的权利,这种平等意识将带来某种妥协,至少不把对方逼上死路,这就多少能创造一点社会和谐。可惜,人的自我优越的意识,特别是那些得到不寻常机遇的人,比如领袖,财阀,大佬,知识精英,权贵后裔,城里人,受教育较多的,甚至男人(相较于女人多一些体力),都不会自发自觉地产生平等要求。弱势群体才有平等要求,但那只是梦想。上等人一个和蔼的微笑,甚至让一个下等人终身不忘。

如果不带偏见地考察世界各个不同的国家,就一定能够发现,凡是那些社会制度比较公平合理,人和人之间较少歧视,相应国力也比较发达的国家,都是社会平等意识比较普及的国家。继续查找这种社会意识的来源,就很容易地找到基督教那里去。

基督教对于在神之下的人类的平等,给予其他宗教望尘莫及的彻底解释。在神的眼里看来,每一个人都是上帝的子民,都受到同等的关爱。“因为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马太福音》第六章)受神照顾的人无“类”,所有的“类”都是人自己造出来的,并不得到神的认可。一切上帝的子民之间,只有一种关系即“兄弟姐妹”的关系。而中国传统儒教不同,一切皇帝的子民之间,不但有“君臣父子”的关系,还有“男尊女卑”的关系,“上智下愚”的关系。儒教认为,这才是秩序。所以,中国的传统专制意识根深蒂固。

可以这样说,自由民主的理念,来自于平等意识;而平等意识来自于基督教。从这一点来讲,基督教的确将福音带给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