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人民”,一个邪恶
 - 国家强大就好了
 - 权责必须相符,功过
 - 施化: 一开枪,就分
 - 施化:什么人才是公
 - 施化:大难启发良知
 - 施化:民主是个好东

 
 
我所相信的利益驱动论

施化


 

 

中国历史教科书很早就告诉我,占人口大多数的人民在推动历史。它说,纵观历史的发展,由于一次又一次的农民起义,推翻了黑暗腐朽的旧王朝,实现改朝换代。每一个朝代的初期,为了缓解民间的积愤,政策大都比较宽松,也注意纠正一些政治弊端,因此,历史就进步了。这套教科书编写的时间,是在刚发生过一次最大的“农民起义”之后,用于解释权力的合法性是必要的。可是这种说法现在碰到麻烦。因为今天中国的十亿农民已经又陷入贫困,饱受熬煎。照教科书的说法,又该开始起义了。这一推理,的确让从统治阶层到精英阶层到市民阶层的人都为之恐惧。

如何避免这样恐惧的事情发生,有一个办法就是检讨一下教科书,发现一种比农民起义驱动论更合理的,避免让人联想到起义的说法。其中一个就是我所相信的,可以普遍解释得通的利益驱动论。当然,在很多正人君子看来,利益驱动论不登大雅之堂,不可以写在纸上。所以现在需要讨论一下的是,这个不雅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有没有必要“君子远庖厨”?

写下《史记》的老祖宗司马迁就说过,“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一点也不回避利字。在现代的自由主义者眼里, 人性“趋利避害”,每一个公民的利益,天经地义,必须受到国家机器保护。也同样不回避利字。

有人会问,你说的利益就是权益吧?不是。两者看起来相似,但不是同样的东西。利益是先天的,权益是后天的。利益是本位性的,权益是社会性的。必须先有了对利益的客观承认,才可能划定出权益的保护范围。不知利益为何物的立法者,绝对制定不出一个保障个人利益的权益保护法。

首先,利益不是“钱”。在商品社会里,钱可以交换到大多数商品,所以世俗观念以为,钱就是人的最大利益。其实,人的利益需要,远远超过钱所能交换的范围。也就是说,很多利益需求,是无法用钱买到的。比如安全。当然,钱可以雇来保镖,以防有钱人遭遇不测。然而,在一个没有保镖就不得安全的环境里生活,成天提心吊胆,这就满足了他的利益吗?起码精神脆弱一点的马上要进医院。其他还有公平、公正、关爱、温馨……,都是钱买不到的。

其次,利益不是私有物。当说到个人利益的时候,有人立刻联想到每人给自己造一圈高墙,墙内和墙外势如水火。这是无知。个人利益外围的不是墙,而是细胞壁。如果没有细胞壁保护,细胞会立刻死亡。如果不同外部衔接交换,细胞自己也活不长。个人利益不是孤立封闭的,它可以集合成整体,但整体又不完全代表个体。这个比方的含义是,一个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利益,只有在和他人(他族他国)的利益相面对、相依赖、相生相克的情况下才得以实现。利益之不同于私利就在于,它既是自我的,也是开放的。

所以,利益不是厕所里的脏东西。利益是社会细胞——人的最本质的内涵之一。人本能地追求符合自己需要的利益。社会只有具备了满足个人利益的大多数条件,个人才能存在,才会活动,才可以对社会作贡献。人对利益的本能追求,保证了人类的活跃生命力。这个本能的利益追求,既造就了人生,又造就了社会,也造就了历史。

当然,无序的、无游戏规则的利益追求,会造成冲突和暴力。但人类是聪明的。人类在成长过程中,学会了制定一套大家共同承认、自愿遵守的规则,也就是民主规则,用以调节和满足不同的利益追求,让他们和平安全地共存和繁衍。

利益需求和性需求一样。性需求也不是厕所里的脏东西。人们早就知道不可能通过全体阉割来消灭容易闯祸的性需求,当然也不允许让性泛滥来毁灭社会。道德规范和法律制度,已经成功地让文明社会中人的性行为,处在既有冲动又不形成破坏的状况下,生生不息。

用利益驱动论看待阶级冲突,结论一定不是阶级斗争。如果承认每个阶级(团体)都有自己的利益,就根本不会想到要消灭阶级。不同的阶级(团体),为了各自的长远利益,都必须有所争取、有所退让。用利益驱动论来看待民族冲突,结论一定不是民族主义。每个民族(国家)都有权利为自己的利益说话和采取行动。把其他国家为争取自己的利益的努力看作是对本国的侵犯,这种原始意识将会慢慢淡化。本族(国)将在国际秩序中,发挥越来越积极的建设性作用。

利益驱动论告别了马克思和共产主义。社会学揭示,人和人之间的个体差异,包括性别差异、年龄差异、遗传差异、生理差异、精神差异等,决定了他们不追求完全相同的利益。世界大同是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的。保持了先进性的共产党员,与其去为那些不存在的阶级利益而奋斗,不如踏踏实实研究一下,不同阶层的的人都有什么不同利益,如何去协调保护,以防止一种利益去吃掉另一种利益,最后危害和谐社会。

利益驱动论奠定民主。因为,如果承认人人都是由利益驱动的,那么大家一定彼此彼此,都在同样的道德水平上,没有谁先进谁落后,谁革命谁反动,谁高尚谁卑微,谁爱国谁卖国,谁该捧谁该棒……这就是平等,每个人都立足在一个相同基点上的平等。要解决他们之间矛盾冲突,自然就是平等的利益协商,在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地方划中线。

有人认为民主是一种先进的理念,错了。先进的多半是虚幻的。民主只是一种折衷、缓和的理念,但是满足一个社会安定和谐的全部需求足够了,根本不需要什么所谓的先进理念。而且,比民主出现之前的那些虚妄霸道的东西,民主的确要高明一点。

 

 

 

2005-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