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施化:大难启发良知
 - 施化:民主是个好东
 - 施化:善恶之道,此
 - 施化:我的价值观
 - 施化:紫微,泼妇还
 - 施化:《色戒》终于
 - 施化:平等是基督教带

 
 
施化:一个特立独行的女人

施化


 

 

 

1902年出生在美国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的芭芭拉.麦克林托克,四个孩子的排行老三,是二十世纪世界最有影响的科学家之一。1983年,芭芭拉度过八十一周岁生日的这年,作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单独女性,获得了诺贝尔生物学奖。她的一生,特立独行,一直被世俗和周围看作是孤独的、特异的女人。1992年逝世前不久,九十岁的她,仍泡在实验室里,做她热爱的玉米遗传研究。芭芭拉曾对人说:“我的一生过得很精彩,我一点都不后悔。”她的故事,对世人和后代的影响,将超出学术范围。

走着自己的路

芭芭拉从小就开始的独立性,有时候让父母也感到惊讶。家中的孩子多,母亲经常无法照顾她,她不哭也不闹,一个人自得其乐地玩着。在一岁半的时候,被送到叔叔家寄养,五岁时再回到父母身边。在叔叔那里那里她更学会独立自主,时常一两个小时静默如山地沉思,思考她的疑惑所在。虽然是个女孩子,她却喜欢参加男孩子的活动。这在那个年代,被视为与众不同。然而,她的父母却与众不同地默许了女儿的行为。他们没有试图扭转孩子的自然倾向,告诫她不可以这样或不可以那样。他们鼓励她向大自然学习,给予她自我寻找答案的空间和机会。

麦克林托克夫妇鼓励孩子尽量发展自己的兴趣,而且在大部分的情况下,孩子的喜好会决定一切。对芭芭拉一家来说,学校只不过是“成长经验的一小部分而已”。重要的是小孩子的本性是什么,而不是他们“应该”要变成什么。她的父母很愿意,甚至很急切地想保护孩子的个人特色,这一点就算在现今也是非常特别的。但也许就是这样特殊,使芭芭拉与社会格格不入。

芭芭拉选择的专业在当时是个冷门:遗传学。后来的事实也证明,毕业后她无法凭这个学历找到稳定的工作。推动她这样选择的只不过是兴趣。1921年,她参加了一个遗传学的讲座,此后,她认定了这将是她唯一热爱的专业。

她选择了康奈尔大学,当时仅有的几个开遗传学课的大学之一,开始学习钻研。大学期间,男性的骚扰让她心烦,觉得在浪费生命。她从那时就已习惯不依赖于他人的生活,并厌烦人际间的纷扰,拒绝一切社交活动,并决定一辈子单身。而她的朋友们,却都一致赞许她的女性化。1927年,她在康奈尔大学农学院参与博士后研究,以玉米为材料,研究连锁基因和染色体的交换。从那时起,她找到了自己的终身伴侣——玉米。

坚信自己的认知

从开始科研的最初,芭芭拉就在研究所和实验室,被公认为具有极好的素养和技巧,是行业中首屈一指的专家。但是,她的发现总是让人不知所措,不知道应该赞同还是应该反对。新发现有时不是不对,也不一定是不重要,而是人们不知道如何将它嵌入现有知识的墙上。

她的一些奇特的念头在今天听来也很有趣。在说到事物的一体性的时候,她表示:“基本上,万物是合一的,你没有办法在事物之间划出一条分界线。我们所做的,只不过是一些细分工作而已,但它们并不是真的。在我们的教育体制里,充满了人工的细密画分,它们根本不应该存在。我想,或许诗人会更懂这种事吧,虽然我并不读诗。”她说,“植物的细胞是有思想的”,果然,科学家现在发现,植物不但能通过释放特殊气体进行彼此间以及与昆虫的交流,它们还能通过细胞的结构式,进行欧几里德几何学计算,就像是个斤斤计较的老板,连最小的错误在几个月内也记得一清二楚。

1951年,芭芭拉第一次公布她的发现就遭受挫折。她当时提出的基因在染色体间转换的设想,违反了那时所有权威的科学结论。权威认为,基因的遗传是固定不变的。而且她的研究手段——光学显微镜也显得过时,完全不可以同使用X光的分子生物学相提并论。同行们的反应,只不过是批评和沉默的混合。在其后的一些年里,许多权威人士甚至拒绝再次给她机会发表,批评她理论的不合理性。

美国的学术自由气氛,拯救了这位天才。即使在多年(十几年甚至二十几年)众口铄金的反对声中,芭芭拉仍然可以坚持自己的理念,继续不断地获得资助和研究合作。她去过中南美洲,在土著人的协助下,研究玉米的发展。她也帮助年轻的科学家和学生,从事遗传学的传播和研究。1970年,美国政府授予她最高的科学荣誉——国家科学奖。

直到七十年代,新的分子生物学肯定了芭芭拉用肉眼观察的发现,转基因理论才开始产生作用,比如应用于癌症研究。1983年,在她的成果面世32年后,科学界才承认了她的贡献。芭芭拉还是幸运的,她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看到了她发现的结论,也被其他的人承认。

结语

芭芭拉关于转基因的发现,改变了世界。这些发现传递到各个领域,带来了新的发现,比如,转基因可使细菌的抗药性传给邻近的细菌,可参与癌细胞的转型,可参与细胞的分化,等等。现代的生物学、遗传学、医药化学都从中受益,发生质的飞跃。

她的影响和贡献还不仅于此。她说过一句让人深思的话,“我的发现只不过是尊重我看到的事物的本来面目,并非由于想要去发现它。”这对于所有打算投身于学术研究的后人,都很有启示意义。

作为一个女人,特立独行也许并非她个人的福。但是作为一个社会,让那些特立独行的男男女女们走各自的路,将是对每一个人以及他们的后代的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