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杨柳岸->正文
 专栏新作
 - 杨柳岸:写在办公室
 - 田 头 歇 烟
 - 杨柳岸:曾国藩的家书
 - 边草 燕支草
 - 晚霞中的未名湖
 - 孔 子 故 里
 - 梅 开 沈 园

 
 
再 度 百 草 园

杨柳岸


  百草园,现在是连草也没有了。

  鲁迅先生故居后院的那个园子,我大概是在三年前去过。当时,我惊诧于它
的荒芜衰败,迥然有别于课文中的百草纷繁、鸟虫欢跃的描绘。然而,尚有一些
杂草在风中微扬。“百草园”的称谓,虽已不适当,终还是一个草园,让人在唏
嘘中尤可追忆不再的华景。

  而现在,百草园却是一根草也没有了。沿着记忆尤新的走廊,弯弯曲曲地来
到后院,看见的是意想不到的情景:菜园。我原以为自己看错了,或者是走错了
地方,可是都没错,那就是百草园。

  百草园变成了菜园,三年前所见及的满园子的野草已然不再见及了。大概是
存在了百来年的野草,大概是被锄去了吧。除了去野草的园子好种菜,一垄一垄
地起伏的白菜,看上去健康白净。那农活也真的好!简直看不到一根草的存在。
但园子的左侧仍竖着那一块木牌:百草园。

  我心里有一种担心,似乎先生的《野草》也被锄去似的。这自然是不能够的
事。但贴着《野草》的封面,做着白菜的干活的内容,却是能够的事。这么一想,
就生出揪心的痛。

  我的心痛,有幸灾若祸的成分。终究我是看过了百草园的野草的,虽然它们
大是不如从前,虽然不过就是不可吃、卖不了钱的野草罢了。我曾经在一篇文章
里抱怨过百草园的衰败,现在是一点抱怨的心情也没有了。后来的人,不管老还
是少,你们已经没有这种福份了。

  百草园的运命,大抵就是如此了。诸多的没想到之后,大抵还会跟随着别的
没想到,这不是我们能管得了的事。我现在很怀念过去的百草园,真正觉得它的
好。自然不敢奢望先生笔下的那一个百年之隔的百草园,我说的仅仅是三年之隔
的百草园,却似有三百年之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