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杨柳岸->正文
 专栏新作
 - 杨柳岸:写在办公室
 - 田 头 歇 烟
 - 杨柳岸:曾国藩的家书
 - 边草 燕支草
 - 晚霞中的未名湖
 - 孔 子 故 里
 - 梅 开 沈 园

 
 
六 朝 才 气

杨柳岸


  有两个著名的典故,一个是江郎才尽,一个是梦笔生花, 都是关于江淹的,
使得这个人也变得很著名。事实上,在六朝江淹并非鹤立鸡群,六朝的才子非常
之多。如果说,江淹在古中国文化星座中能占有一席之地的话,那么关于六朝文
化的那一角天空将是群星璀灿的银河。

  若是以文化人的眼光去看,存在于四到六世纪的六朝,简直是一个不可思议
的时代。因为六朝恰恰是处于古中国走向鼎盛之前的漫漫长夜,她作为中国封建
社会第一个大动荡的时代,二百多年的历史,一直是以淮河长江为界分裂成南北
两个部分。令人感到困惑的地方就在这里了:前是汉,后是唐,都是盛世,艺术
的发展是自然的,艺术的厚度也是自然的,却始终没有六朝这么纯粹。

  在这个被鲁迅先生称作“文学的自觉时代”的时代,艺术之花开出绚丽的花
朵。这个时期的中国人,好象特别聪明,文化的脚步在这里走得特别快。在这期
间突然涌现出的一大批才华横溢的读书人,吓了历史一大跳。他们仿佛是从各自
的书房里不约而同地走出来,把精研多年的艺术成果公之于众,但恰恰他们又是
那么年轻。他们的人数之多与艺术成果之丰硕空前而绝后。

  六朝文化的发展,首先是思想界的开放,创造了一个信仰自由、百家争言的
宽松环境。这时严格意义上的思想家不多,迥然不可比于春秋战国之盛况,但都
很有见地,比如范缜的无神论和鲍敬言的反君主思想,攻击点都是封建王朝代代
得以承继的精神堡垒。他们得以大张旗鼓地放纵其说,说明从来严于精神禁锢的
封建君主在六朝,特别是刘宋以后的统治者似乎变得特别开明,他们采取更加温
和而不是扼杀的统治态度,缓和了社会矛盾。在南京曾设有儒学馆、文学馆、史
学馆、玄学馆,这些机构对于促进文学艺术的发展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时间
的文学家实质上是戴着文学冠冕的思想家,以文学的形式来表达对人生的看法。
南京作为东晋和南朝的帝都,成为这种文化艺术的沃土,名家云集。六朝文坛的
先期,诗歌、散文和赋十分兴盛,特别是赋和散文的创造作,量上与质上都可称
得上历代之最,六朝文人于其形式技巧变化手法的刻意追求,无论是先期的曹植
的《洛神赋》,还是后来江淹的《恨赋》、《别赋》,左思的《三都赋》,孔稚
圭的《北山移文》,陶渊明的《桃花源记》,都达到登峰造极的境地,成为脍炙
人口的千古名篇,带动了其它文学形式的萌动和发展。干宝的《搜神记》一直是
被认为历代志怪小说的代表作,刘义庆《世说新语》开创了轶事小说与志怪小说
分道德扬镳的先例。在史学方面也十分热闹,同样的《晋书》,一个时期竟出了
好几部。范晔的《后汉书》、沈约的《宋书》、萧子显的《南齐书》都是作为中
国公认的正史《二四史》的一部分。对于六朝文学,值得大书特书的的还在于其
文学批评的空前繁荣,它的前提在于文学本身非常发达的要求。作为揭开一代文
学批评序幕的是曹丕的《典论.论文》,事实上,它是我国文学批评史上的第一篇
专题性论文。陆机的《文赋》起了承上启下的桥梁作用。终于孕育出了文学批评
史的巨著:刘勰的《文心雕龙》。我认为她是中国文学批评史上最有价值的著作,
也只能诞生于六朝这样的时代。与作为稍后的钟嵘的《诗品》和肖统的《文选》,
都是六朝文化发展推动下的产物。虽然《文选》只能说是一部作品集,却也是最
早的一部。

  单从文学角度去评介六朝的才气,肯定是显得单薄。六朝时同样杰出的书法
家与画家,作为六朝文化的另一类星座,其光芒与文学界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辉煌千古的书圣王羲之,就是六朝时住在秦淮河畔乌衣巷中,关于他的民间传说
是很多的,从而在他身上披上了一层异彩。这时期的书法与画艺,在古中国文化
史上的地位是不言而喻的。王羲之的儿子王献之,也是一位大书家,还有一位被
称为卫夫人的女书法家卫铄。在画坛,与王羲之一样具传奇色彩的大画家顾恺之、
张僧繇,在今天的传媒中还不断地宣扬他们画龙点睛的绘画轶闻。在音乐与舞蹈
方面,最著名的是《广陵散》,嵇康临刑,《广陵散》从此绝矣!《广陵散》相传
为仙人所授,被誉为天音。金庸还借此写了一部《广陵剑》的武侠小说,来安慰
世人。现在说到六朝时最出名的舞蹈,陈后主与一代佳人张丽华的《玉树后庭花》,
便想到这样一个问题:六朝的才气,究竟是一种怎么样的才气?

  关于六朝文化,后人常常追溯到魏晋时的建安风骨时期。以曹操父子三人为
代表的建安文人,把文学作为“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包括后来的“建安
七子”,都是艺术融会于政治的“两栖高手”,他们把艺术放在政治的背椅上,
却并非都坐在上面。这时期的文人,表现出强烈的入世的创作倾向。他们开了六
朝文化的先河,壮阔奔涌,到了六朝,便演化为舒缓的气质。无疑,建安文人是
迥然不同于六朝才子的另一类文化星座。我们来分析六朝文化辉煌的前景,的确
没有一个时代的艺术,能象六朝这样超脱于时势而“自娱其乐”,使人感它的过
于放纵。两百年不是很长,对于历史是惊鸿一瞥,而对于纯粹艺术的纯粹发展,
两百年是足够了。这么长的时年与这么肥沃的土壤,使六朝的才气一脉相承,也
使其才气过剩。这时代出现了太多的才子,香花与毒草并存。特别在文学上,宫
体诗与玄言诗的泛滥,逐渐向轻绮繁缛的道路上发展,由质朴而藻饰,现实而形
式,更多地表现为对文字技巧上的追求。

  作为为艺术而艺术的时代,六朝的才气缺乏大气。她是小家碧玉的美丽,楚
楚佳人的姿韵。六朝的文字太妙,反而无力。这是因为他们是一批只讲艺术而未
尝有关注社会的才子。也不是说南京这古都产生不了文学巨人,但六朝的确没有。
六朝的文人便有一种奇怪的特质:善于处世又善于逃离。这种学乖的嫌疑,有悖
于历代文人的气质,使他们游离于入世与不介入之间,最终把艺术玩得十分干净。

  六朝是一个富有创造性的时代,她更是一个金粉的时代。她的非凡,恰恰证
明她的不伟大。正如前所提及的被后人称为“江郎才尽”的江淹,他晚节才思减
退的原因,实在是可以用来说明整个六朝功利的内在主流,却享有澹泊的好名声。
这种“形不符实”,使其才气浮在历史的水面上,让今人去看她的昔日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