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杨柳岸->正文
 专栏新作
 - 杨柳岸:写在办公室
 - 田 头 歇 烟
 - 杨柳岸:曾国藩的家书
 - 边草 燕支草
 - 晚霞中的未名湖
 - 孔 子 故 里
 - 梅 开 沈 园

 
 
诗文里的茶事

杨柳岸


  “从来佳茗似佳人”,这句话实在妩媚,非深谙茶中三昧者不能道出。于古
代诗词名家中挑挑捡捡的猜,也只可出自苏东坡之手。苏东坡曾专门作过一首咏
茶词《水调歌头》,显然比之大为逊色,其中最好一句“两腋清风起,我欲上蓬
莱”,在我看来,不痛不痒,有强自为欢的感觉。他自己可能感觉挺好,又在《
行香子》里意思重复“觉凉生、两腋清风”。我便生疑:苏氏可能只想着两腋清
风去做神仙,譬如他把酒问青天时,也是欲乘风归去。

  诗词家好夸张,早已司空见惯。唐代卢仝之茶诗,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说“
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
说得真好。他又说“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蓬莱山
在何处?玉川子乘此欲归去。”显然醉得一塌胡涂,落入苏氏作派。卢仝早于苏
东坡,“卢仝茶诗唱千年”。苏氏“两腋清风起,我欲上蓬莱”之句,疑是袭自
于此。我觉古代诗词家写茶,于此窥一斑见全豹,明明说的茶,到后面往往成了
酒力。古人吟诗作赋,大多于欢宴送别之时,一般地以酒为佐,我估计他们都喝
醉了,醉眼挑灯看酒,却当作茶来吟,醒来不好说破。所以,后人读着读着,冷
不丁地就闻到酒气了。

  自然也有例外。郑板桥之《满庭芳》就作得一点酒气也没有,中有“寒窗里,
烹茶为雪,一碗读书灯。”真是绝妙的佳句。我对“一碗读书灯”爱不释手,此
句可出“从来佳茗似佳人”之右,其境界极为清悠淡远。但我于其“烹茶为雪”
大是疑惑,茶神陆羽之《茶经》有曰:“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这雪水却
是不在列举之中,猜来是次下之品。可清朝人大是欢喜,除郑板桥外,曹雪芹算
一个。《红楼梦》三十二回,贾宝玉作《冬夜即景》,有“却喜侍儿知试茗,扫
将新雪及时烹。”,说的是新鲜的雪好煮茶。又,妙玉将贮藏多年的雪水煮茶,
待客于黛玉、宝钗、宝玉三人,据说乃五年前取自梅花之上,着实费心。宝玉饮
罢,顿觉清凉无比。说的是旧雪好煮茶。说来说去,无非在说雪水宜煮茶而已,
我等南方人没这福气,不敢妄说。但欧阳修的《大明水记》有说,雪水大抵排在
第二十种,可见是次之又次。话又说回来,宋时的天空,清时的雪,时过境迁,
自然有别。况且“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北京人喝大碗茶,广东、闽南人喝工
夫茶,牛饮抑或品茗,能喝出一种好心情来,就算是茶中人物了。

  本省仙游人蔡襄有著《茶录》,这部著作我没有见及。仙游邻近安溪,猜来
言及乌龙茶篇幅较多。闽东这一带出产绿茶,以茉莉花茶著名。但近些年,嗜好
铁观音的人多了起来。《群芳谱》有道:“上好细茶,忌用花香,反夺其味,是
香片在茶中,实非上品也。然京、津、闽人皆嗜饮之。”其中闽人大概单指福州
以北一带人,不包括闽南。但那“忌用花香”之说也太绝对,茉莉花茶的味道可
以对其进行反驳。我窃以为,乌龙茶比较适合男性,而茉莉花茶比较适合女性。
冰心文中曾言及她的饮茶,乃是将她父亲杯里的浓茶,倒一些于白开水中兑着喝,
可见女性大多不胜茶力。 彼岛作家三毛道: “人生有三道茶:第一道苦若生命,
第二道甜似爱情,第三道淡如微风。”似有“茶过三巡”的说法,《说文解字》
段氏注里也有“三口为品”之说,可见饮茶以三为限,而品茗乃饮茶之最佳境界。
闽西友人曾送我一罐苦丁茶, 饮罢感受恰如三毛所言, 然人生终究不同于饮茶,
那“淡如微风”之境界,岂可易得? 所以,便有 “烟嗜头口,茶饮二道”之说,
谁都愿意饮那香甜的第二道。

  有道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茶虽末位,却也是生活之必须,所谓粗
茶淡饭,便是这意思。现代人对古人把茶列入“七件事”之中,可能难以理喻。
有的人就喝白开水,日子过得不比喝茶的人差。可见茶中道理,现代人知之甚少。
因而,渐渐自“七件事”的末位退出,成了饮食男女之外的事。酒醉后喝茶,已
经摆到酒的后头去了。我比较不喜欢“寒夜客来茶当酒”这句话,好像茶真是不
如酒似的。且,这话也是穷家人气质,底气不足。

  晏殊有“一曲新词酒一杯”之句,却不是“一曲新词茶一杯”。疑心茶道之
衰,从那时就开始了。其实,茶之于我们十分亲近。各人桌上都有一杯茶,茶道
实非衰,而是淡。近些年,茶道大兴,可自各类茶苑林立、生意兴隆见现代人之
趣好的改变。这种改变,是否可认定为饮食文化品味的提高?若此,茶就庆幸地
摆到酒的前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