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施化:大难启发良知
 - 施化:民主是个好东
 - 施化:善恶之道,此
 - 施化:我的价值观
 - 施化:紫微,泼妇还
 - 施化:《色戒》终于
 - 施化:平等是基督教带

 
 
施化:躲进文明?

施化


去中国旅行数周后回到温哥华,又进入周而复始的家居和干活的循环圈子。不过还是感到与回去之前有少许不同,哪怕只是间隔了这么几周。在例行的晚饭后近邻散步的路上,深吸一口被方才的阵雨清洗过,甜丝丝不带悬浮物的空气,又注意到身边不再会有边走路边吞烟吐雾的过往行人,心情分外放松。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已把自己心中对外部世界的评判标准慢慢地改变了,从是不是繁荣发达,改变成是不是文明(Civilization)。比如说,初到一个城市,我会对什么特别注意?过去注意的,是城市的街道建筑是否富丽豪华,过往行人的服饰是否摩登入时。而现在不同。现在我只注意,城市建筑有否绿色环绕,公共场所是否井然有序,人们之间是否礼貌友善。当然这些都仅仅不过是表象,表象里面,是所在地居民天然发自内心的,对于另一个 “非我族类”、“非我群团”、“非我等级”的人的尊重。由于那里多数的人都尊重自己也尊重他人,他们构建的社会架构将是公平合理的,他们投资的建设项目是人性化、舒适自然的,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是融洽而非对立的。自然,作为每一个独立的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对文明的不同判断标准,上面的只不过是我个人的标准而已。

人有趋利避害的天性。记得很多年以前在国内的时候,分得了一套简陋的公寓单元。不提它的得来不易,那简直是多年奋斗的结晶,只说经过一番装修,兴高采烈地搬进去以后。我的一个“重大”发现是,几乎每户人家,推开门进去,豪华洁净得像五星级宾馆;而走出门外,杂乱无章得像贫民窟。而人们就是每天在这样的强烈反差中进进出出,熟视无睹。可以理解,不是他们不爱文明,他们非但爱并且爱得像“老鼠爱大米”。这是不得不采用一种无奈的方式:每天傍晚把自己关入房门内,躲进文明。选择这种方式的也包括我自己。比如,说白了,我选择移民就是选择了“躲进文明”。相信像我这样“躲”法的移民,不止一个。

和其他一些国内出来的人稍有不同,我对于西方世界的认识,不仅仅停留在它的发达的物质水平上。这些物质水平,现在国内的某些地区已经超越了。透过西方表面的先进发达,我看到了一种内在的因素——文明。文明不是人们从外部看到的那光鲜的外壳,文明是许许多多世代的智者们,从几千年人类相互残杀的血与火中间得出的教训,总结出的精华。文明是一套完整的价值准则,这个准则的核心是表达一种与以往不同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是作为认识起点的“互爱”或“相互尊重”。说透彻一点就是,作为一个独立体,意识到另一个与自己具有相同权利的独立体的存在,愿意以平和的方式,与对方共荣共存,而不是企图将对方排斥或吃掉。

难道就这么简单,你太天真了吧!人性是恶的你知道吗?的确,人性有时候表现得很恶。注意,是“有时候”,是在某种特定条件下这样表现的。总体来讲,像趋利避害一样,人性是趋善避恶的。哪怕一个连环杀手或一个战争罪犯,在公众面前,也会表现出一副善良纯洁的样子。如果他明知道人性喜恶,为什么不现出自己的恶来,以博得公众喜爱呢?公众意志,或者说公开透明的媒体舆论,总是真实准确地表达人性。但是,在传媒被严格控制封锁的地方,结果会很不同。尽管如此,这也是“某种特定条件”,不能借此来否定普遍和根本。

文明使得人类一天天走出黑暗,已成为不争的事实。你看,大国之间的利益冲突,不同宗教之间的信仰冲突,不同政见者的理念冲突,包括平和的人们与恐怖分子和社会犯罪的冲突,都与以往不同,不再引发全球性的混战和骚乱,而且几乎都在理性的框架下,渐进式地得以解决。相信在全球性的反恐战争和屠杀平民之间划等号的,只是少数带有目的或不明真相的人。

问题在于,文明可以像世外桃源一样,躲进去就得以实现的吗?

在国内,遇到一件给我印象强烈的事,使我对“躲”产生怀疑。有一个亲戚,某大学的博士导师,知道我回国,特意从另一个大城市搭火车赶来看我。哪知托人买车票,买了一张去成都的长途车票,和满车厢的回乡农民工度过了几小时。对此他感到很不习惯,苦不堪言,甚至差点生病。相信国内的白领高层人士,一不当心就会碰上类似境遇。可是在加拿大就肯定不会碰到。加拿大的国策不鼓励扩大贫富差距,把穷人抛到文明之外,让他们像癞疮疤一样同体面长在一起。因此,“躲进文明”也要看往哪里躲,起码目前在中国,是无处可躲的。也许以后会改善。

再深究下去,加拿大也不是世外桃源。加拿大每年从发展中国家引来的移民,以及这些移民从自己出生地带来的文化,正在慢慢地“改造”加拿大。并不一概反对引进文化,相比而言,那些文化的“爱”、“平等”、“尊重”的成分比较少,不太着意和谐共存。一旦这些文化一朝得势,成了社会主导,我又要再找一个地方去“躲”了。那时将真的无处可躲。

2005-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