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施化:大难启发良知
 - 施化:民主是个好东
 - 施化:善恶之道,此
 - 施化:我的价值观
 - 施化:紫微,泼妇还
 - 施化:《色戒》终于
 - 施化:平等是基督教带

 
 
施化:为什么我反对暴力?

施化


 

 

 

暴力显然是指一个人使用激剧的力量,如语言、肢体动作和武器利器,对另一个人从精神和肉体上加以伤害直到消灭。暴力从范围分,有家庭暴力,社会暴力,国家暴力。从形式分,有语言暴力,肢体暴力和武器暴力。正当防卫在许多国家被谨慎对待,不让防卫过当的暴力泛滥。国家机器是用来制止暴力的,但也同样会出现过激反应,反而制造最大的暴力即国家暴力。用各种特权威胁强迫,征服他人意志的,也应当属于暴力范畴。

中文维基百科把暴力定义为“个人或犯罪集团间的殴斗以及凶杀”,但同时又肯定了列宁关于暴力是革命的火车头的学说,把暴力称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利器”。这从某种程度上说明中国人在暴力认识上的困扰。对于血腥的暴力,善良平和的人们本能地反感和反对,这几乎没有疑义。但是如果把反对暴力的理由列举出来,恐怕能更好地帮助认识理解,让更多的人加入拒绝暴力,限制暴力的行列。以下试着从几个方面列举。

首先,暴力摧残人类。尽管从自然属性讲,人都具有一定的暴力倾向,但是这种倾向可以被疏导而后化解,这是人类和动物的区分。一般来说,青少年是暴力倾向的高峰,随着年龄增长,将自然递减。但一当暴力倾向受到理念或意识形态的强化的时候,人类灾难就开始了。历史上的流血战争,大多数从文明落後的地区推向文明进步的地区。一次战争所造成的大规模人口灭绝,财产毁坏,疾病爆发和饥饿蔓延,使得人类倒退几十年上百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从肉体上毁灭了大量社会精英,后来接替的平庸下一代,由于缺乏智慧,很快又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人的知识积累和智慧形成,需要花费几十年甚至几代人的时间,暴力摧毁只需一瞬间。一些过度的摧毁后,恢复非常困难。

即便在和平时期,暴力泛滥也会造成社会的心理恐慌和广泛精神疾病。许多成年人犯罪或精神残疾,多是由于儿童时接触暴力生成的。有恐惧心理的人,思维和行为多半乖张,失去正常的观察力和判断力。有时候,仅仅从大众的眼神,是友善坦然或是戒备警惕,就可以直接判断出一个社会的恐惧水平。

恐惧是自由的天敌。如果一个社会由于黑势力暴力泛滥,警察安全系统非但不有效制止,反而警匪一家,助纣为虐,自由将会被恐惧吞噬。失去了自由也就失去了创造,整个社会将死气沉沉,不再有鲜活的生命力。

其次,暴力毁灭良知。用杀人抓人制造的恐惧,由威胁强迫带来的惊悚,可以轻而易举地毁坏社会的公义和良知,颠倒常识对真假对错的判断,把社会推入原始的愚昧。

维持社会基本道义的主要力量是社会良知,也就是一般大众对于起码是非对错的判断。这种最简单的大众判断形成一种无形的压力,迫使一些人收敛违反人性、破坏社会公德的过度行为,促使人们向善。

在暴力的强迫下,良知会受泯灭或被扭曲。由于人们的惊惧,害怕受到可能的惩罚,不自觉地约束了自己的思想和言论,对一些显然违反人道的现象不再指责,睁眼闭眼,顺水推舟甚至推波助澜,这使得社会道德急剧崩溃。好人不再受到鼓励,坏人不再受到谴责。好事越来越少,坏事越来越多。这样的社会将不可挽回地堕落下去,直到超出自身的承受力而解体。

第三,暴力破坏制约。暴力主张者的一个主要目的是为了摆脱制约。摆脱制约并不是自由,而是专制。只有在公众言论和社会良知制约下的一切才是自由。国家暴力可以轻易铲除毫无自我保护能力的异见持有者,将他们暗杀或监禁;也可以任意摧垮手无寸铁的抗议人群,将他们击毙或驱散。

一个人或集团如果不受制约,当然就可以为所欲为。人们希望为所欲为的人做的是好事,但谁也不敢保证他为所欲为而不做坏事。一般的规律下,不受制约的人所作的坏事一定大量超过好事。这时候,就需要一个更强大的暴力来与之抗衡,以暴易暴往往成为恶性循环的怪圈。中国历史上政权的武力交替,大都是缺乏对暴力认识的结果。

所庆幸的是,除了更强大暴力之外,还有一种可以对抗暴力的力量,这就是前面提到过的社会良知。不过如果当社会良知也被毁坏,结局会相当悲观。好在暴力的威力不是无限的,当对异见者的清除达到一定人口比例,超出警力和监狱容量的时候,当暴政内外交困的时候,暴力的强度就急剧削弱,这也是以和平意志抵制暴力的最佳时机。

最后,暴力被人利用。有一些暴力被称为革命的暴力,正义的暴力,保证安全的暴力,这些暴力应不应该受到提倡?回答是否。因为,除了前面提到的,暴力还有一个很大的特点是容易被人利用。从巴黎公社到世界共运到恐怖主义,有一条猩红的血线,就是用美丽的言辞为借口杀人,不论好坏有罪无罪一同杀,喜爱美丽言辞的一群跟在后面一起杀。

均贫富,世界大同,主持正义,维护治安……都是美好的言词理由。可是一旦人被杀了,谁能客观公正地来证明你是对是错?没有人能够或者敢于指出你是错的,那么就唯你正确。如果是个圣人倒也罢了,万一是个小人怎么办,大家不是都被你毁了吗?只要无法用和平的言论证明谁是圣人谁是小人,腐烂肮脏丑恶就都繁殖在暴力的保护伞下。这时候,世界是黑暗的,是非是颠倒的,只有一个唯一的高举血淋淋屠刀,拒不承认暴力有任何过失的的英明伟大正确

因此,我连革命的暴力也反对。不论是已经过去的革命暴力还是即将发生的革命暴力。